女教師無償補課15年 收廢品賣頭髮資助患病學生
2019年09月19日06:44

  原標題:師者|武漢教師王海燕無償補課15年,賣頭髮資助患病學生

  開學前一週,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園林園藝學院實驗員王海燕已經準備好書籍和習題,打算送給即將入學的大一藏族新生,“利用課餘時間來帶領他們學習”。這是王海燕每年暑期開學的必備“禮物”,與禮物相伴的還有她利用課餘時間給學生提供的無償輔導。

  從2004年留校開始,王海燕常常利用課餘時間和假期給學生無償補課,免費輔導學生上萬次。她自己住在26平方米的公寓里,一部手機用了4年,一部二手自行車騎了10年,卻常常資助經濟困難的學生,在學生急需用錢的時候,她甚至收過廢品,賣過頭髮……

  今年4月,為了弘揚王海燕助人為樂的精神,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專門設立了“海燕助(獎)學金”,獎勵和幫助家庭困難學生以及少數民族學生。

王海燕給藏族學生補課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王海燕給藏族學生補課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打工賺學費

  王海燕出生於山東沂蒙一個貧困山村,父親是大山裡的鄉村教師,工資微薄,母親是一個常年與土地打交道的農村婦女。作為家中老大,王海燕還有兩個弟弟妹妹。

  1999年,王海燕考上臨沂師範學院(現臨沂大學)外語專業,她想像父親一樣畢業後從事教師工作。“但當時家裡條件很差,只有我爸爸有工資,下面還有弟弟妹妹正在讀書,出不起上大學的學費了。我是老大,就決定先不上了。”在高考後那個暑假,王海燕背著行李隻身去了北京打工。

  談起打工一年里的經曆,王海燕掰著手指頭數:當過保姆、在酒店洗衣房裡做過洗衣工、在幼兒園當過臨時老師……在打工之餘,為了多賺些錢,王海燕還給富裕家庭的孩子做家教。

  “當時給他們補習了小半年,家長覺得我比較能幹,給工資時經常會多給一點。”因為教得好,學生家長曾多次勸王海燕不要再讀書,留下一直做家教,但想了再想,王海燕決定繼續讀書,“我還是懷揣著大學夢吧,總覺得沒有知識會是人生的一個遺憾”。

  這一個想法,也是受到了父親影響。王海燕告訴澎湃新聞,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農村地區,一些貧困家庭為了讓孩子早點回家務農賺錢,常常上完初中就不許孩子繼續讀。為此,王海燕的父親不僅常常前往學生家中勸說,還從自己微薄的工資里掏錢資助學生讀書,為的便是圓學生一個“大學夢”。

  在打工的一年里,王海燕省吃儉用存下了6000塊錢,算著可以支撐自己一年的學費了,2000年6月,王海燕再次走進了高考考場,這一年,她考進了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園林園藝專業。

王海燕給藏族學生過生日。
王海燕給藏族學生過生日。

  無償補課15年

  2004年,王海燕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績畢業留校,成為了學院的助理實驗員,負責教授設施園藝實踐課和病蟲害實踐課。因為和學生們年齡相仿,王海燕很快就和學生們相處成好友。

  在讀大學時,王海燕學習刻苦、理解能力強,常常有同學過來請教她問題。畢業後,看到有些學生英語不太好,總過不了四六級,王海燕就開始趁著晚上、週末時間,給學生們無償補習英語。

  慢慢的,開始有學生來請教她專業課問題,王海燕就不餘遺力地給學生補課。從英語發展到專業課,後來又發展到公務員課程——學生們想考公務員,總是要找王海燕來培訓一下。只要學生有需要,王海燕就抽時間來給他們輔導。

  平時監考時,她發現常常有學生因掛科而苦惱,便開始特別關注起這些學生,無論有沒有帶這個學生的課,王海燕都會主動去要聯繫方式,把他們叫來實驗室補習。“因為我也是從這個學校、這個專業畢業的,瞭解學生的想法和哪個地方比較薄弱,就重點補這些地方。”有其他的學生聽到了消息,也會主動聯繫王海燕,希望可以過去一起補課。

  “並不是其他老師上課不好,而是有的學生注意力不集中,上課聽一遍可能記不住,我在給他們補課的時候,就要像小和尚唸經似的,三番五次的講同一個重點,再不停地提問知識點相關內容,他們就能記得比較牢靠。” 在給學生們補課的過程中,王海燕也逐漸摸索出了門道。隨著補課學生成績的提升,來找王海燕補課的學生也越來越多。

  以往王海燕堅持每個工作日晚上給學生補課2小時,每週末補課半天,地點多是在學院實驗室。但自從找她補課的學生增多,王海燕開始輪流到各個班級,利用早自習、晚自習、週末點名的時間來給學生補課。

  從2004年開始,王海燕給學生無償補課,一直堅持到現在。15年下來,王海燕從沒統計過自己給多少學生補過課,但她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我們學院每個年級幾乎每一個學生,我都幫他們或多或少地補過課。”

  收廢品、賣頭髮幫助貧困學生

  在學校里,許多學生都知道一句話:“王老師對自己一毛不拔,對學生毫不吝嗇。”

  在今年3月前,王海燕已經在26平方米的小房子裡居住了十幾年,手機仍是四年前充話費送的舊機,而每天陪伴她上下班的二手自行車也已經用了10多年,騎起來總是吱呀吱呀地響。

  但如果學生有經濟困難需要王海燕幫忙,她總是會傾囊相助,多的時候曾一次性資助一名學生6000元。平時,為了讓貧困學生生活得舒心些,王海燕隔三差五就請學生們“吃好吃的”,或是以各種名義“獎勵”貧困學生“獎學金”。有急事找她借錢的學生,也總是有求必應,不論學生是否有能力償還。

  有一年寒假放假前,幾名藏族學生找到了王海燕,說買不起回家的車票。王海燕得知後,開始為這些孩子四處想辦法。“當時工資只是剛剛能維持住生活,只能想其他辦法。”後來看到賣廢品掙錢比較快,王海燕就發動起班里的學生一起撿廢品,“每個班賣的錢就用來支援班里的困難學生”。

  教師們得知王海燕在收廢品,便把家裡的廢紙箱、廢報紙、塑料瓶收集好送給她,有的同事還會把油桶用繩子穿成一長串,等著他們來搬。王海燕說:“當時我們把廢品都放在教學樓的一個空房間里,攢夠一波就一起賣掉。”

  幾天下來,終於把學生送上了回家的火車。但解決了學生們的問題後,王海燕仍堅持空閑時間撿廢品,換來錢還用在獎勵貧困學生上。

  王海燕為學生們做的,遠不止這些。早些年,王海燕有著一頭及膝秀髮,自從1999年當保姆時剪過短髮,一直都未曾剪過。但有一年,一名藏族貧困學生因患纖維瘤入院治療,急需醫藥費。彼時,王海燕的父親和弟弟也都患病入院,她剛剛寄回一大筆錢。但看到學生的樣子,王海燕心急如焚,在想過多種辦法後,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頭長髮,當即聯繫了收購頭髮的小販,一剪刀剪成了齊耳短髮,給學生換來了400塊錢。

  王海燕自己的東西總是用了再用,補了再補,但對待學生很大方。作為一個曾經上不起學的窮孩子,王海燕自己打工賺學費時吃過不少苦頭,她很能理解貧困學生的難處,“其實我幫學生幾百塊錢,對他們也產生不了多大影響,不能馬上改變他們的命運,但可以讓他們感受到溫暖,激發起向上的決心和信心,能讓他們面對困難迅速調整心態,走出困境。”

  許多受過王海燕幫助的學生每年寒暑假都會給王海燕帶各種各樣“禮物”,有家裡散養的土雞、自家種的橙子……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學生直接從家裡帶來的一大箱土雞蛋,有幾百個,把我嚇一跳,我想那一大箱土雞蛋得攢多久呀!”王海燕說。

  今年3月,王海燕獲得了武漢生物工程學院“三全育人”獎項。此外,為了弘揚王海燕助人為樂的精神,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專門設立了“海燕助(獎)學金”,用於獎勵和資助少數民族學生。

  校團委副書記駱群曙也畢業於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對於王海燕的事蹟他早有耳聞,“撿垃圾、剪頭髮這些事我們都知道,覺得很感動,也激勵了學校的其他教師。”他告訴澎湃新聞,“海燕助(獎)學金”是學校首次以教職工名字來命名的獎學金。

  此外,學校得知王海燕仍住在26平方米的小房中,便獎勵了王海燕一套110多平米的兩室兩廳房。王海燕知道後很開心,她告訴澎湃新聞:“房子大一點,我就可以叫學生們來家裡吃飯了,我親自給他們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