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英雄 他們的精神正在傳承
2019年09月18日07:11

原標題:烈火英雄 他們的精神正在傳承

林火熄滅後,大山再度歸於沉寂,但每一個再度踏入森林的人都不會忘記,2019年3月,有一群年輕人曾為保護腳下這片山林奉獻青春,用生命踐行了“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的錚錚誓言。

救火英雄

“烈火無情,英雄無畏。”國慶節前,已經看過同名電影的王富泉又專門買了一本《烈火英雄》的紙質書。作為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涼山支隊西昌大隊四中隊的一員,關注消防員的故事,似乎已經成為他的一種習慣。

時間倒回2019年3月30日,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突發森林大火,31人因此喪生。其中27人系涼山森林消防支隊消防員,他們中年齡最小的不滿19歲,年齡最大的也不過39歲。

“3·30”木里森林大火後,關注、關心消防隊員逐漸成為社會共識。進入盛夏後,各地不時會有消防隊伍收到外賣員送來的奶茶、零食等愛心補給的新聞,外賣下單者往往會在備註里表達自己對消防員的敬意與祝福。

他的青春

27位消防員救山火犧牲

“快跑!火燒上來了!”

3月31日零點50分許,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接到任務稱,木里縣突發山火。兩小時後,大隊三中隊、四中隊共43人趕赴火場。

四中隊指導員胡顯祿介紹,“3·30”木里森林大火是西昌大隊今年連續撲救的第14場火災。31日淩晨接到緊急馳援木里的命令後,自己和隊友一行人經過6小時的摩托化行軍,於上午8點左右抵達火災發生地雅礱江鎮立爾村。“火場平均海拔3550米以上,坡度80度左右,溝穀縱橫交錯、地勢異常險峻,火場5個火點為中低強度地表火。我們攀爬的山路崎嶇狹窄,最窄處都不到30釐米,左邊就是陡峭的懸崖,背負10至25公斤滅火裝備的我們只能緊緊貼在右邊行走,還要牢牢地扶住山壁,讓開進顯得非常困難。再加上高原缺氧,不少隊員爬了不到一半路程,額頭上就掛滿汗珠。”

此後又經過了長達8小時20分鍾的艱難跋涉,火線出現在眼前。“在外線火得到有效控製後,我們發現位於穀底還有兩個煙點,如果不及時處理,在大風作用下很快會形成新的火頭,不僅會燒燬當地老百姓重要經濟來源的鬆茸山,燃著的鬆果還可能滾落下方引燃山林,威脅所有滅火隊員的人身安全。隨後,在現場負責指揮的地方有關領導召集我們開了個碰頭會,研究確定了行動方案。就在我們十人先遣組迂迴接近煙點時,卻突然發生了林火爆燃。”胡顯祿說。

四中隊三班副班長趙茂亦回憶,林火爆燃的瞬間形成巨大的火球和蘑菇雲團。一切發生得太快,“我聽見指導員胡顯祿在一旁聲嘶力竭地吼著‘快跑!火燒上來了!’可是,在坡度接近80度又佈滿亂石、倒木的山坡上,跑又談何容易。”

他介紹,發現爆燃後不到10秒,背後就傳來了樹木爆燃的“轟隆”聲,緊接著就是直撲而來的熱浪,“我知道火已經追上我們了,抬頭看去,一根直徑1米多的倒木阻擋了逃生的路。在我剛爬過去的瞬間,大火隨之將倒木吞噬,此時身後的6名戰友也不見了蹤影。”

27個年輕人

在“3·30”森林火災中,27名消防員和3名地方工作人員永遠地留在了大涼山。

趙萬昆入伍已經19年,在戰友眼裡,無論大小火情,趙萬昆都親力親為。“3·30”大火中,身為教導員,趙萬昆和往常一樣最後壓隊,最終避讓不及遇難。

23歲的劉代旭入伍4年,這個身高1.91米的大男孩從不吝於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生活。“餘生還長,何必慌張”是他曾經的“許諾”,如今再也無法兌現。

李靈宏今年22歲,但入伍已經6年,是名年輕的“老兵”。

代晉愷是家中獨子。他說,戰友們負責衝鋒陷陣,他負責還原現場。3月31日上午9點多,他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上發出一批現場圖片後,繼續往海拔4000多米的火場前進。最終,大家沒能等到火場照片,卻在犧牲人員名單里看到了他的名字。

蔣飛飛入伍已是第八年,他的婚期原本定在今年國慶節期間。

張浩與蔣飛飛同齡,朋友圈封面是他和妻子的婚紗照,而下方就是他深夜出發前往木里火場的動態。

高繼塏多才多藝,除了會吹口琴,還會打架子鼓。

趙永一愛彈吉他、愛唱歌,讀書時還養了幾隻小白兔。

孔祥磊,戰友們都喊他“老孔”,也是大隊里出了名的文藝青年。他的朋友圈定格在3月30日,那天他發佈了一段10秒視頻。視頻中,老孔坐在桌前,抱著吉他、半露著臉,悠閑自在地彈著一支小曲。

趙耀東,原計劃今年9月退伍後繼續上大學。

郭啟,2017年走進軍營時曾和朋友約定,等他回來一定要不醉不歸。

汪耀峰高考後主動報名參軍。在和母親談及參軍時,他曾許諾:“媽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當逃兵!”

查衛光小名“六發”,在當地方言里,“六”讀作“陸”,很吉利。六發說,以後要和哥哥一起,掙到錢,改善家裡的生活條件。

孟兆星家是甘肅金昌下四分村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在姐姐眼裡,孟兆星很懂事,每次回家都會給父母帶禮物。

幸更繁在2015年初次徵兵時沒有通過體檢,等待第二年機會期間,因為家庭實在困難,他去了縣里一家餐館打工,賺錢貼補家用。

王佛軍,2000年7月出生,生前他總說自己太調皮,想在消防隊好好“改造”一下。

丁振軍3月23日剛開通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3月24日,他發出第一篇文章《凡是過往,皆為序章》,講述了自己的參軍夢。他說,喜歡現在像“火一樣的日子”。

徐鵬龍3月28日曾和母親視頻聊天,因為一連3天滅火,徐鵬龍沒說幾句話,“他說自己太累了。”

張帥是山東臨沂人,2017年入伍。他的入伍通知書一直放在父親的床頭,父親每天睡覺前都要看上兩眼。

康榮臻,每次執行完救火任務就會發一個朋友圈,向家人報平安。

古劍輝的父親回憶說,孩子經常給家人打電話,但很少提起自己的工作,“就是叫我們吃好喝好,不要擔心他。”

唐博英這次出發前,剛剛結束上一場的撲火任務。任務執行了3天3夜,但跟母親“彙報”時,唐博英只輕描淡寫地說,“費了好大的工夫才把火撲滅。”

程方偉很少跟家裡提及工作的危險,也從不跟父母吐露具體任務情況。

周鵬今年8月就可以申請探親假了。他曾說有了女朋友,8月份要帶回家給父親見見。

張成朋有一個暗戀三年的女生,他將女孩燦爛的笑容藏在心裡,表白的話卻始終沒有說出口。

陳益波曾計劃,9月 “回家看看父母、哥哥還有兩個侄子。”

楊瑞倫在3月31日淩晨出發前往火災現場前,發佈了一條“說說”。他截取的地圖頁面中,曲折的綠色線路以營地為起點,一直蜿蜒至木里縣的終點,“出發,深山老林,走起。”

時代影響

烈士所在集體獲得多項表彰

“3·30”森林火災當天,西昌森林消防大隊四中隊四班隊員王富泉被安排在營地站崗,沒有上山,但大火留下的印記,同樣也深深印刻在他的心裡。

“3·30”森林火災發生後,王富泉所在班的5名戰友犧牲。他回憶,知道戰友們遇難是在4月1日,當天他和其他留守營地的戰友被管理員集合起來,隨後得知這一消息,“忘了當時是什麼心情,每個人都回到班里偷偷地哭。”王富泉說,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自己和戰友也多次接到任務去處置火情,從來沒有過人員傷亡的情況。這一次送大家出發的時候,也從未想過這可能就是永別,“我不想他們成為英雄,我想讓他們回來。”

有同樣願望的還有四中隊原中隊長張浩烈士的妻子張越。張越說,3月31日淩晨,她接到丈夫打來的電話,說是要去木里滅火,“我一再叮囑他要注意安全,他說‘沒事,我很快就回來’。這些年,他每次出任務無論多晚都會給我打一個告知電話,每次任務結束都會打一個平安電話,這成了我們表達感情的一種方式,這些簡單的話語讓我很安心、很踏實。”

4月1日,有消息稱涼山州木里縣森林火災有撲火人員失聯。張越說,知道有隊員失聯後,曾無數次暗示自己張浩不會有事,但遺憾的是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想不到,31日竟是我們最後的一次通話。”張越說。

根據涼山州人民政府新聞辦公佈的遇難者名單,“3·30”木里森林大火中,涼山森林消防支隊共27名消防員不幸犧牲。其中除西昌大隊教導員趙萬昆是80後外,24人系90後,還有2人為00後,年齡最小的王佛軍還不滿19歲。

今年5月,涼山森林消防支隊西昌大隊先後被共青團中央、共青團四川省委表彰為“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全國五四紅旗團支部”“四川省青年五四獎章集體”“四川省五四紅旗團支部”。

頒獎儀式上,胡顯祿等親曆者代表再次接受媒體採訪。不少人擔心一次次地提及那場大火,會不會對倖存者造成二次傷害?

對此,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涼山支隊政治委員顏金國在頒獎儀式上這樣回答:“27名烈士雖然離開我們已經幾個月了,我卻時常在夢中聽到他們那洪亮的聲音、看到他們那熟悉的面容。作為老兵、作為兄長、作為一起戰鬥過的兄弟,我不想站在這裏再勾起那些傷痛的回憶;但作為政委,我又很想站在這裏,跟大家講講他們的英雄故事,通過英雄群體的縮影,展示森林消防隊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忠實履行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和維護社會穩定職責使命的偉大與光榮。”

光陰故事

“火場從來就不是懦夫的戰場”

大山不會因為年輕人們的離開,就不見火星;森林消防的任務也不會因為戰友的犧牲,就不再出現。“3·30”木里大火後,涼山森林消防支隊的隊員們很快就再次投入到了日常訓練、任務撲火的生活節奏當中。

王富泉在國慶節前買了一本《烈火英雄》的紙質書。在此之前他已經看過同名電影,這次又專門買了書,打算認真讀完。事實上,在《烈火英雄》電影上映後不久,希望能夠將“3·30”木里森林火災的撲救經曆拍成電影的呼籲聲也一直不絕於耳,但王富泉說,自己並不希望戰友們的故事被搬上銀幕,因為“哪怕是假的,也不想再發生一遍”。

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涼山支隊政治委員顏金國介紹,4月6日17點,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火場發生複燃。接到任務,木里大隊、直屬大隊99名指戰員重新回到戰友犧牲的火場。木里大隊五中隊一班班長王二強說:“火場從來就不是懦夫的戰場,我們永遠是一把上得去、打得贏的滅火尖刀。”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 統籌/池海波

攝影/本報記者 郭謙

責任編輯:朱佳琪(EN04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