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全省兩月新添1.5萬頭種豬:養得多更要養得好
2019年09月18日09:29

  原標題:浙江全省兩月新添1.5萬頭種豬:養得多,更要養得好

杭州市民正在選購平價豬肉。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杭州市民正在選購平價豬肉。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9月16日,記者在世紀聯華超市杭州和平廣場店看到,市民們正在定點攤位前選購平價豬肉。這裏夾心肉每斤17元,相比其他攤位至少便宜了三成。

  中秋小長假期間,浙江省投放了一批政府儲備的平價豬肉。這是浙江省平抑肉價的一項重要舉措。與此同時,浙江省各地市場監管局告誡生豬養殖企業、豬肉批發商等不得有哄抬價格、變相漲價、囤積居奇等不當行為。

  在養殖環節,浙江省出台多條鼓勵、穩定生豬生產的措施。預計到今年年末,全省生豬存欄量可增加60萬頭以上,兩年內將多養540萬頭豬,生豬年供給量將重回1400萬頭,70%豬肉實現省內供給。

  從全國範圍看,浙江較早開展規模化養殖,也率先鐵腕治汙、騰退落後養殖產能……畜禽養殖業曆經多輪洗禮。這次增養擴容,對生豬養殖業來說是又一次變革。

  這一次不僅是產能的提升,更是對畜牧業在防疫、環保、科技等多個領域的重新審視。

網易在安吉的味央豬場。拍友王銘 攝
網易在安吉的味央豬場。拍友王銘 攝

  安全防疫

  養殖戶每天多洗4個澡

  對於養了33年豬的安吉正新牧業負責人沈順新來說,今年卻是最讓他提心吊膽的一年。自從去年全國多地出現非洲豬瘟疫情,沈順新每天進出豬場,至少要多洗4個澡來消毒。“都洗出皮疹了。”他的右肩上,有一大塊紅色斑痕。

  記者進入“萬頭豬場”正新養殖場時,彷彿到了戒備森嚴的軍事基地。從養殖場1公裡外就開始安檢、消毒,經過風吹、噴淋等重重關卡,也才進入到外圍的辦公區域。而隔壁的豬場里,驅鳥器正在播放著“吱吱”的噪聲,趕走可能攜帶了病毒的不速之客。

  儘管追加投資近百萬元,布下了天羅地網來抵禦疫病,沈順新晚上仍然睡不踏實。

  今年以來,面對節節攀升的養殖利潤,許多養殖戶踟躕不前,不敢增產。養殖量的增加,意味著必須承受更大的疫病風險。

  “一年平,一年虧,一年賺。”沈順新說,多年來養豬存在這樣一個週期性的規律。豬肉價格往往隨著這個“豬週期”上下浮動。但是去年非洲豬瘟的出現,直接導致了生豬出欄的供應量下降。豬週期被快速推入到上升通道,對養殖戶的養殖預期和信心卻產生了負面的影響。

  受此影響,全國8月生豬存欄量同比下降。生豬存欄量的減少,導致了對外調生豬的依賴。

  這在浙江已經是普遍現象,據統計,目前全省有近一半的生豬需要外部調入。

  “前兩年流行南豬北養,一些本地養殖戶利用北方廣袤的空間,發展生豬養殖,再供應到浙江。但疫情趨緊後,部分生豬要留在當地保供應,遠水不解近渴;運過來的,因為防疫的要求,物流成本大幅增加。”浙北某縣一名畜牧部門的工作人員說,在高企的生豬調入成本和銳減的調入數量面前,“南豬北養”沒有想像中美好。

  補貼生效

  兩月1.5萬頭種豬入浙

  現象背後,再次凸顯著保障生豬自給的重要性。

  “強調生態保護,並不意味浙江不需要養豬了,而是根據生態容量合理地安排養殖。”省畜牧獸醫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一些地方一刀切地建設所謂的“無豬縣”“無豬鎮”,並不符合畜牧業環保整治初衷,也不利於保障民生。

  針對目前生豬養殖中存在的問題,今年6月底,浙江省出台《關於進一步促進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的通知》,即“豬八條”,通過8條措施穩定生豬的生產和供應,其中“包括規模養殖場從本省種豬場引進的種豬,每頭給予500元的臨時補貼”更是創下了全國範圍內針對生豬養殖的最大補貼力度。最近兩個月來,國家多部委也密集發文鼓勵生豬養殖。

  一方面,相關部門通過新購種豬補貼、防疫設施補助、保險參保補助等方式,提振養殖信心,盤活目前規模養殖場的存量。另一方面,屬地政府按照要求取消超出法律法規的禁養、限養規定,並對合法合規的生豬養殖提供用地的便利,提升增量。

  密集的政策,讓養殖戶吃下了定心丸。種豬是生豬養殖量的晴雨表,據悉,兩個月來,已經有1.5萬頭種豬新增進入全省的各大養殖場。

  最近一年來,蓮都區農業局的技術員朱琳,跑遍了蓮都的角角落落,目的只有一個——尋找生豬養殖的儲備用地,為新建規模化養殖場做準備。“現在網上有一些文章,把豬價上漲全部歸咎於環境整治,這個太片面。”朱琳說,那幾年為了騰退散亂汙豬場,基層幹部肩頭的壓力很大,也有人被問責,“但是事實證明付出是值得的,如果沒有前一輪的騰退治理,這次疫情在本地造成的危害可能更大。”

  記者瞭解到,浙江已針對性地製定了一個通過增加養殖量來保障生豬供給的計劃。從全省來看,標準化、綠色化、循環化、規模化、數字化、基地化已經成為未來的趨勢,這也是保障生豬供給的優勢產能和核心競爭力。

  請豬上樓

  增養並非散亂汙的回歸

  9月5日,麗水蓮都區麗新鄉的黃嶺上村,意鑫牧業負責人陳小平,正在給從上海買來的550多頭優質種豬,辦“入住手續”。經過檢疫消毒,生豬搬進新家,他特意錄了視頻發了朋友圈,還配上了文字:“大喜的日子”。

  為了迎接這批種豬,陳小平前前後後忙了近半年,投入了1000多萬元資金,將原來的湖羊養殖場改造成豬舍,用於種豬繁育,“這些種豬是未來產能的發動機”。

意鑫牧業新改建的種豬養殖欄舍,防疫能力更好。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意鑫牧業新改建的種豬養殖欄舍,防疫能力更好。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陳小平說,上千萬元的投入,主要用在了提升環保設施和防疫設施上。在這個新改造的養豬場,記者看到豬舍分為兩層,中間有網格狀的樓板分隔。上層是生豬的生活區,下層則鋪滿了木屑等墊料。墊料里有發酵菌種,生豬的排泄物落在墊料上後,有攪拌機定時攪拌,發酵之後直接成了有機肥,“廢水幾乎可以做到零排放”。

  這套“讓豬上樓”的養殖模式,學名為“非接觸發酵床養豬”,是陳小平在2015年的時候探索研究出來的。那年,正是浙江水環境整治全面推進的時候,許多散亂汙養殖場被關停、拆除。

  環保能力幾乎決定了養殖場的生死。陳小平從一個養殖專家,變成了一個環保學者,經常在各地學習考察。“最早環保意識沒那麼強,各種方法嚐試了很多,都不能達到排放標準。”陳小平說,最後在縣里的幫助下,又嚐試了這套新辦法,解決了棘手的難題。

  如今,在環保考驗中生存下來的意鑫牧業,規模越做越大,這兩年存欄量穩步上升,已經成為了當地知名的牧業企業。美國一家知名畜牧企業的負責人,參觀完黃嶺上村的這個養殖場後,讚歎不已,立即提出了與陳小平合作的意向。

  上一輪整治,僅蓮都區關停的大小養殖場就有400多家,環境明顯改善。其中,騰退的絕大多數是百頭以下的小養殖場。這些養殖場,基本上沒有環保設施,直排的豬糞甚至淤塞河道;防疫措施上也不規範,雖然生豬的絕對存欄量不算大,但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汙染治理‘對事不對豬’,環保標準不能鬆。”蓮都區農業局局長葉慶武說,“新增的養殖量都是環保設施完善的規模化養殖。”

  環保不能鬆,防疫要增強,這是浙江各地在新增養殖場時的普遍態度。一個新建的標準合規的萬頭豬場,產能抵得上數百家的散亂汙豬場,但汙染處理能力和防疫條件大大提升了。

  “生豬增養不是散亂汙養殖場的回歸,而是科技含量更高、抗風險能力更強的生豬養殖模式的探索和建立。”省畜牧局相關負責人說。

  綜合體

  養殖場的新風向

  “聞聞有沒有味道。”在義烏市義亭鎮的一處田野里,4幢6層樓的建築聳立其間,附近還有兩個5米多高的銀色罐體。記者站在圍牆外,深吸了兩口氣,沒有聞到任何異味。

華統在義烏市義亭鎮新建的養豬綜合體。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華統在義烏市義亭鎮新建的養豬綜合體。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施力維 攝

  “罐子是生豬的尿液處理罐,樓房裡住著1萬多頭種豬。”一旁義烏市華統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付開雲自豪地說,這個占地數百畝的養殖場,裡面只有20多個管理人員。

  與安吉正新和蓮都意鑫不同,這種“綜合體”式的生豬養殖場,體量更龐大,數字化程度更高。飼料投喂、糞便處理基本都是流水線投放,生豬的食量、體溫等各項身體指標,也有電子數據記錄。“大數據能幫助篩選出最優質的種豬。”付開雲說

  這個豬場,投資達4億元,生豬出欄量可達30萬頭。在人口稠密的義烏,如此大體量的生豬養殖場,讓人難以想像。

  “廢氣經過處理,可以做到基本無味;廢水預處理後,接入市政汙水管網,零外排。”公司總裁朱儉軍核算了一下這個豬場的建造成本,土地占了四成,養殖設備、環保設施各占了三成,“資金投入不亞於造一個星級酒店。”

  如今在浙江,生豬養殖不再是低門檻的傳統養殖模式,而是一個資金密集型、技術密集型的產業。

  坐在放著金豬擺件的辦公桌前,朱儉軍不斷接著來自全國各地的電話。這樣的“綜合體”式養豬場,華統今年要在全國建10個以上,目前在浙江省內除了義烏外,蓮都、衢江、蘭溪、仙居都在建設相同規格的豬場,平均每個豬場的投資都在4億元左右。

  “預計明後兩年就能投產,年出欄規模都在10萬頭以上。”朱儉軍說,這次豬價的波瀾,對公司來說是一次拓展版圖的機會。作為上市公司,華統過去以肉製品加工和生豬屠宰為主,這次通過收購、合作、新建等方式,佈局養殖,延伸了產業鏈。

  回顧創業史,朱儉軍和蓮都的陳小平、安吉的沈順新一樣,也是在上世紀80、90年代緊跟著農村政策發展種養殖,開始踏入養豬這門行當。只不過,陳小平和沈順新是直接養殖,而朱儉軍是賣飼料和屠宰起家。

  搭上21世紀初規模化養殖的快車,陳小平和沈順新把豬場從三頭五頭辦到了萬頭的規模。而華統的飼料、屠宰、深加工的產業鏈,也越做越長。

  多年來每一次波折,對生豬行業來說都是一場大洗牌。

  在市場、政策的雙重洗禮下,生豬養殖的門檻已經完全變了。大浪淘沙中,都是豬倌出身,沈順新成了一名能讀懂外文文獻的高級獸醫師;陳小平則對環保政策、技術瞭然於胸。而身在義烏的朱儉軍,抓住了機會,進入資本市場,企業成功在A股上市。

  浙江並不缺資本和人才。也有越來越多的外部力量正在進入養殖業,分享這塊巨大的蛋糕。

  10年前,互聯網企業網易在安吉建設了第一個豬場。2017年,網易黑豬在網絡上立即成為了眾人追逐的熱點。今年,網易也有新增豬場的計劃。

  “整個豬場採用智能控製,根據氣候變化自動調節溫度、濕度,根據豬的生長曲線自動調整配方進行飼喂。網易的豬都聽音樂、吃液態豬糧,不剪尾巴,不剪牙齒,可以隨意奔跑,生活很幸福。”網易味央相關負責人詩意地描繪了一個養豬場。

  沈順新是網易味央豬場在安吉的鄰居,對它很熟悉。他說自動控溫、智能投喂的那一套,在規模化的豬場里算不上稀奇,自家的豬場也能做,“不過,互聯網企業的營銷思維未來我們可要學一學。”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