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遭“無人機閃電戰”預示戰爭新模式
2019年09月18日10:49

原標題:沙特遭“無人機閃電戰”預示戰爭新模式

參考消息網9月18日報導 外媒稱,9月14日針對沙特石油設施發動的“無人機閃電戰”是一個明確的戰略信號,表明有人噴氣式戰機製空的時代已經結束。

無人機改變中東戰場

英國《衛報》網站9月16日發表了馬丁·查洛夫的題為《中東無人機標誌著快速戰鬥機霸占空中時代的終結》的文章,具體內容編譯如下:

在現代戰爭史上,“得製空權者得天下”一直是顛撲不破的真理。那些擁有最先進技術和最龐大預算的發達國家投入海量資金建設現代化空軍,確信這樣的空軍能夠在幾乎任何衝突中繼續令他們的軍隊佔據戰場主動權。

成本低廉的微型無人機改變了這種格局,尤其是在中東戰場的上空。僅在過去3個月裡,無人機就對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以及現在的沙特產生了巨大影響。在沙特,一半的石油產量——相當於全球7%的石油供應量——被9月14日的一次“無人機閃電戰”徹底端掉。這次襲擊沒有觸發空襲警報,似乎躲開了該地區最先進的預警雷達系統。

資料圖片:網絡上公開的9月15日拍攝的沙特石油設施遭無人機襲擊衛星照片,紅框可見標出的彈孔位置。(美國國防部網站)

無人機現在已經成為中東地區部隊的必備裝備。一些非國家組織也一直極力想得到它們,因為據信這些難以探測、即使損失也可忽略不計的“飛行玩具”已可以被當作戰爭武器。

以色列軍方裝備了最新式的噴氣式戰機和精確武器,但它在打擊敘利亞境內目標時還是依靠其無人機群。無人機可躲避雷達,從而讓被打擊目標猜不到究竟是誰實施了轟炸。這個能力對以色列領導人來說是有利的,因為他們試圖防止這場與伊朗之間的“影子戰爭”演變為公開衝突。

伊朗也懂得對手的優勢所在,擴大了其國產無人機群,既包括現有的成熟機型,也包括尖端的攻擊型無人機。

在伊朗軍隊的支持下,也門的胡塞武裝此前曾派遣無人機,深入沙特境內700公里的地方,轟炸輸油管道。

當時造成的破壞是9月14日所發生事件的前兆,而9月14日的襲擊似乎是首次對一個具有全球重要意義的戰略要地發動的全面無人機攻擊。攻擊過後,全球油價大漲,地區衝突升級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對沙特的攻擊是一個明確的戰略信號,表明有人噴氣式戰機製空的時代已經結束。美國尤其需要注意。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其製空權及美國空軍構成的致命威脅。發動一場具有重大影響的戰爭的代價其實並不高。

襲擊真相仍眾說紛紜

德國《明鏡》週刊網站9月16日發表了克里斯托夫·賽德勒的題為《武器專家的難題》的報導,具體內容編譯如下:

對於沙特石油設施遭襲,專家們正在嚐試尋求下列問題的答案:真的是無人機襲擊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設施嗎?參與攻擊的有沒有巡航導彈?誰能發射它們?為什麼沒有被攔截?

在發生針對沙特石油設施後果嚴重的襲擊後,美國政府公佈了衛星圖像。相關圖像提供的信息可能有助於回答幾個問題:是像也門胡塞武裝所聲稱的那樣,石油設施真的是被無人機摧毀的嗎?或者還使用了巡航導彈?

襲擊沙特石油設施的武器是從哪裡發射的?胡塞武裝稱,武器是從他們在也門的控製區發射的,甚至有人認為襲擊可能來自沙特領土。而美國政府的看法正相反,認為導彈是從伊朗發射的。與此同時,也有人猜測什葉派民兵從伊拉克領土發動襲擊。相關國家政府則斷然駁斥對它們的指控。

究竟是無人機還是巡航導彈進行攻擊的問題從概念上很難回答。因為即使對科學家而言,無人機和巡航導彈有時也不容易區分。

資料圖片:胡塞武裝此前公開的“聖城-1”巡航導彈照片。(美國雅虎新聞網站)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的烏爾里克·弗蘭克對本刊說:“無人機通常是能將有效載荷從A地帶到B地的無人飛行器,有效載荷可以是一種武器。”在到達目的地之後,無人機原則上應該能夠繼續飛行,而巡航導彈卻不能那樣。但也有一類“神風”攻擊型無人機(例如以色列的“哈比”反輻射無人機——本網注),這類無人機在對目標的自殺式攻擊中會被完全摧毀。

資料圖片:社交媒體上出現的沙特沙漠中的疑似導彈殘骸。(美國雅虎新聞網站)

國際社會通過聯合國專家組提供的報告得知,胡塞武裝擁有無人機。報告中提到了一種自2018年中期以來頻繁活動的無人機。這種配有V形垂尾的無人機被專家們稱為“無人機-X”。它的時速為200至250公里,視風向和風力情況,航程可達1200至1500公里。胡塞武裝的新一代無人機航程能夠達到1500公里以上。

胡塞武裝的武器庫里也有巡航導彈。一種叫“聖城-1”的巡航導彈讓胡塞民兵尤為感到自豪。專家指出,這種導彈跟伊朗研發的“蘇馬爾”巡航導彈非常相似。“蘇馬爾”又是基於蘇製Kh-55巡航導彈的仿製品,據說這是伊朗於21世紀初從烏克蘭獲得的。

在襲擊發生後,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張據稱在沙特沙漠里墜毀的“聖城-1”導彈的照片。假設這些殘骸的圖像是真的,它可以得出一些有趣的結論。

美國詹姆斯·馬丁防擴散研究中心的法比安·欣茨首先表明,“聖城-1”和“蘇馬爾”導彈在細節方面存在著技術差異。例如,“聖城-1”導彈的彈體直徑要小得多,並且是由功率較弱的捷克製渦扇發動機——或者是類似的仿製品——提供動力的。

據伊朗方面稱,“蘇馬爾”導彈的射程為1350公里。根據欣茨的分析,“聖城-1”導彈的射程要短很多。欣茨指出,如果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聖城-1”導彈殘骸照片真的與本次襲擊有關,這反過來意味著,從也門發射是很難的,甚至根本不可能。胡塞武裝盤踞的也門北部到遇襲石油設施的距離超過1250公里。

【延伸閱讀】外媒:石油設施遇襲暴露沙特缺乏自衛能力 美國也無法提供庇護

參考消息網9月18日報導 西班牙皇家埃爾卡諾研究所9月16日刊文稱,胡塞武裝對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並不是一次簡單的襲擊,雖然自利雅得2015年3月軍事介入也門以來,此類襲擊已經並不鮮見。但此次針對布蓋格工廠和胡賴斯油田的襲擊造成了嚴重影響,讓伊拉克曾在1991年向沙特投擲的飛毛腿導彈都相形失色。

文章稱,布蓋格工廠是沙特石油體系的心臟地帶,其處理原油能力達每天700萬桶,占全國產量的70%。多座油田的原油都會在這進行加工處理,隨後再進入石油市場。胡賴斯油田是沙特第二大油田,日均原油產量可達145萬桶。

9月14日淩晨遭到襲擊之後,沙特政府竭盡全力控製火勢。就在局勢逐漸恢復正常的同時,不久前剛上任的沙特能源大臣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宣佈該國原油產量或將無限期減少近50%,從現在的980萬桶減產到570萬桶。

胡塞武裝很快就宣稱對此次襲擊負責。但襲擊發生不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很快就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將矛頭指向德黑蘭。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甚至無法就此次事件作出一致解讀。有些消息人士認為是胡塞武裝導演了此次事件,並聲稱10架裝有炸彈的無人機是從數千公里之外的也門飛往布蓋格和胡賴斯。然而,還有些消息人士堅持認為此次襲擊是不明身份者從伊拉克境內發射巡航導彈造成的。

文章稱,此次襲擊所引發的最大的問題其實並不在能源領域。首先,得益於石油儲備和位於荷蘭、日本和埃及等國家的石油設施,利雅得有能力在未來數週內恢復被毀石油設施的全部產能,以便恢復正常供應水平。其次,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成員國從今年夏初開始再次減產,以維持石油價格穩定,襲擊發生後它們隨時有能力滿足市場需求。最後,經合組織成員國的儲備足夠滿足90天的需求量,而白宮也隨時準備動用戰略石油儲備以解決供應問題。總而言之,此次襲擊不會導致石油價格出現劇烈波動,雖然投機行為也很可能導致所有旨在穩定市場的理性努力化為泡影。

文章還稱,一個關鍵問題在於,此次襲擊可能給沙特已經嚴重受損的形象雪上加霜。作為皇冠上的寶石,沙特阿美公司竟然遭到如此嚴重的襲擊,這表明沙特缺乏自衛能力,同時也暴露出華盛頓為其提供的安全庇護並不足以應對此類事件。眾所周知,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進口國,然而此次事件卻表明,雖然囤積大量武器,但沙特依然無法擁有一個足以自衛的防禦系統。在這種情況下,即便阿美公司是世界上利潤率最高的企業之一,投資者也不會輕易為其投資。

文章指出,此次襲擊事件無論出於胡塞武裝還是伊朗之手,都對沙特和美國在該地區實施的戰略造成很大影響。

文章認為,到了今天這一步,如果單純從成本收益率的角度出發,利雅得和華盛頓或許要重新製定整體計劃,以便繼續在波斯灣地區發號施令。但是一切都還是未知數。(編譯/劉麗菲)

(2019-09-18 06:14:01)

【延伸閱讀】洛馬再獲沙特“薩德”訂單:總價值已達53.6億美元

參考消息網7月23日報導 外媒稱,五角大樓19日表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獲得了一份價值14.8億美元的合同,向沙特阿拉伯提供“薩德”導彈防禦系統。這使得與沙特“薩德”交易的總價值上升到53.6億美元。

據路透社7月19日報導稱,五角大樓說,這份新合同是對此前簽署的為沙特生產“薩德”反導系統的協議的修訂。

2018年11月,沙特和美國官員簽署了報價與接受函,正式確定沙特購買44套“薩德”發射車、導彈及相關設備的條款。今年4月,洛馬公司獲得了一份價值24億美元的出售“薩德”攔截導彈的合同,其中一些導彈將交付給沙特。

報導稱,最新的合同涉及反導系統支持設備。作為美國最大的武器製造商,洛馬公司生產和組裝旨在攔截導彈的“薩德”反導系統,另一家美國企業雷神公司則負責生產的雷達系統。

資料圖:美國“薩德”反導系統。

(2019-07-23 13:51:48)

【延伸閱讀】沙特指責伊朗在紅海運作指揮船:向胡塞提供軍火並策劃襲擊油輪

參考消息網10月9日報導 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9月28日報導稱,以沙特為首的多國聯軍首次公開將一艘在紅海遊弋的伊朗貨船認定為軍事威脅。此舉可能是聯軍試圖登上這艘貨船的前兆。

在9月24日的例行吹風會上,聯軍發言人圖爾基·馬利基上校稱,懸掛伊朗國旗的“薩維茲”號貨船完全用於軍事目的,其中包括提供指揮與控製以及向其他船隻運送武器。馬利基確認了其它船隻中三艘的身份,但它們的名字與國際註冊的商船不符。

報導稱,2016年,“薩維茲”號被從美國製裁的伊朗商船名單中刪除。數據顯示,2016年12月這艘貨船離開伊朗的阿巴斯港前往紅海。此後,它幾乎一直停留在厄立特里亞和也門之間的國際海域。

據以沙特為首的聯軍在2017年11月公佈的一份檔案顯示,“薩維茲”號涉嫌向也門反叛組織——胡塞組織走私武器,而且還配有一張幾艘停在甲板上的快艇照片。

沙特新聞頻道“阿拉伯電視台”在2018年8月聲稱,該船“裝備了一種在貨船上很少見的雷達,用於在襲擊沙特油輪時指揮胡塞武裝的船隻”,但未提供消息來源。

報導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一項決議,授權成員國“採取必要措施防止”向也門叛亂分子轉讓武器,但它們只能根據國際海洋法檢查船隻。根據《公海公約》,各國海軍只能登上被懷疑從事海盜行為或奴隸貿易的懸掛外國旗幟的商船。

報導稱,目前,以沙特為首的聯軍在國際海域對前往也門港口的商船進行例行檢查。如果這些船隻拒絕被搜查,那麼只要它們進入也門領海,聯軍就可以登船檢查,因為聯軍獲得了也門政府的支持。(編譯/鄔眉)

資料圖:沙特邊防炮艇在靠近也門的紅海巡邏。

(2018-10-09 00:10:0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