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怪”消亡簡史
2019年09月18日19:08

原標題:“水怪”消亡簡史

“自從手機有了拍照功能,尼斯湖再也沒出現過水怪了!”

▲ 圖片來自電影《尼斯湖怪:深水傳說》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沒想到,到了21世紀,居然淘出了“水怪”。

前幾日,“三峽水怪”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在萬眾矚目下,那個原本在水中隱隱浮動的水怪,先是被衝刷至岸灘曝屍於烈日之下,隨後又被人轉至平地。

最後被證實,所謂的水怪,只是一條破碎的廢舊氣囊。

這年頭,說有水怪,也有人信,挺不可思議。但回溯過往,“水怪”從未被確認是“鬼怪”,可關於水怪的傳說卻從未消停。

“水怪”傳言一直有

韓國導演奉俊昊曾拍了部片,名叫《江漢怪物》,那隻怪物就是“水怪”,是由水質受汙染、水中生物發生變異而成。

片中水怪純屬虛構,可“水怪”傳說從未走遠。

史上最著名的水怪,當屬尼斯湖水怪無疑。某種程度上,是尼斯湖水怪定義了“水怪”這個概念。

尼斯湖水怪的傳說,已經傳了1500年之久。

尼斯湖是位於蘇格蘭大峽穀中一個細長的淡水湖,水很深,均深200米以上,最深處接近300米。水很深的湖,自然就會讓人產生神秘甚至恐懼的聯想。

尼斯湖水怪,之所以會馳名世界,最主要的是有人拍到了水怪的模糊照片,並且不只一例。在此之外,還有人源源不斷地聲稱拍到了或看到了。迄今為止,尼斯湖水怪目擊案例已多達3500例。

▲ 圖片來自電影《尼斯湖怪:深水傳說》

雖然尼斯湖水怪至今沒有現出真身,不過關於它的猜測早已是滿天飛。其中,最具科學的說法,據說是因為尼斯湖處於地震多髮帶,尼斯湖水怪其實是因斷層活動從湖底噴出的大氣泡。

水怪當然不只尼斯湖有。這些年來,上了水怪排行榜的,還有喀納斯湖水怪、長白山天池水怪、亞馬孫水怪、剛果沼澤水怪、青海湖水怪、加拿大奧古布古水怪等。

有人還私下評出了“世界十大水怪”。而這才僅僅是諸多水怪中的“佼佼者”,還有無數的小水怪,曾經出現在各個年代的傳聞中,只是如今早已消失無影。

而盤點這些出現水怪的江湖水澤,會發現,其共同點是,人跡罕至,水深面廣,物種豐富。

因為人跡罕至,所以不易被發現,反而很神秘。因為水深面廣,所以可容留大型怪物生存,而這種怪物活著總不能喝風吃土,所以需要有豐富的物種。

滿足以上三點,再加上有人偶爾拍到一個巨型罕見的身形,傳播開後,便製造了一個又一個“水怪”出來。

而這三個特點,此次水怪謠傳的事發地“長江三峽”,都或多或少的具備。

長江很大,大型生物很多;三峽深且難行,“長江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這於國人也都是常識。此外,三峽的名氣也足夠大。

▲ 網傳“三峽水怪”。 圖片來自微博

以上種種因素,再配以模糊神秘的視頻拍照,加之迅捷的網絡平台傳播,讓“三峽水怪”迅速燃爆了網絡。

水怪在漸漸“消亡”

只不過,近年來,如果你稍稍留意,便會發現,關於所謂“水怪”的傳聞,在漸漸地減少。

原因何在?

簡要言之,是互聯網+智能手機漸漸殺死了“水怪”。

“子不語怪力亂神”,但對怪力亂神的迷信從未消失過,它跟不可知論共生。

但這些年,“水怪”傳說的傳播半衰期越來越短,被戳破得越來越快——因為人們有了智能手機去存證留證。

智能手機作為科技結晶,也為證偽這類傳言提供了科學支撐。

曾有人調侃:“自從手機有了拍照功能,尼斯湖再也沒出現過水怪了!”

說得沒錯,其實內在邏輯很簡單。現在的天下,是人人一部手機的天下。一個相機或許可以抓拍到“水怪”的一個側影,但如果眾人合拍,就不再是“盲人摸象”,而能描繪出整個大象的真實相貌出來,“水怪”也會現了原形。

曾有古生物學家對比了尼斯湖水怪和大象的圖像,發現二者相似度非常之高,認為尼斯湖水怪可能就是為了炒作故意製造的假新聞,所謂水怪不過是在水中洗澡的馬戲團大象。

“怪”,有時本就源於神秘。而如今攝像頭的普及,會為很多“神秘之物”去魅。

▲網傳“三峽水怪”真實面目。 圖片來自微博

這次的“三峽水怪”便是典型的例證:這次水怪小視頻的傳出,最早是於9月3日,事發地汽車輪渡管理所一工作人員拍到的。

小視頻先是傳到了朋友圈,被傳播開之後,也有網友從其他角度拍到了這一水怪,讓水怪的形象更加“豐滿立體有動感”,也更加接近真實了。

但假的真不了,平常之物不會“怪”太久。正是網友們的連續跟蹤抓拍,發現了水怪登陸後的樣子,才最後讓其現出了橡膠的本來面目。

當然,僅僅靠單個的手機,還無法破除謠言,這些單個的點還需要用互聯網將之聚成網、彙成團。這就像“無影燈效應”那般。

這也是互聯網時代的屬性:互聯網構築的便捷、扁平的傳播平台,讓謠傳的訊息飛速傳播,同時也能將證偽的信息及時反饋回來。

之前亞馬孫河頻頻傳出有“水怪”的消息,但有網友拍到,所謂的水怪僅僅是大型的魚類。進而有專業團隊介入,通過實地探查,確證水怪的確只是大型淡水魚而已。

此次的水怪事件,也是因為訊息在網絡平台的廣泛、快速傳播,才得到了網友的合圍助力,得到了水生物專家給出合理的解釋與反饋。也因為其具有謠傳性質,這必然進入澄清與闢謠的射程,得到官方注意,進而加速了“謬種”流傳的終止。

說到底,互聯網+智能手機的時代,已容不下“水怪”的存在。當每個人的手機都變成檢視“水怪”原形的“鷹眼”,當互聯網將諸路信息迅捷地彙總、分析,“水怪”們註定難以隱匿真身。

“水怪”消亡,於是成了必然。

□狄宣亞(媒體人)

編輯:和生 實習生:孫小雅 校對: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