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光紀海鵬將兄弟“趕出”公司的背後
2019年09月17日14:41

  “老闆有沒有可能換掉弟弟?”

  在原融信中國執行總裁(03301.HK)吳劍加盟龍光(03380.HK)的時候,這個問題被拋給了一個龍光地產(03380.HK)內部人士。

  “潮汕老闆,應該沒有那麼大尺度。”他說完全沒有這個可能。

  有一個細節可以佐證他這種斷定,龍光地產內部高管會議上,“大家說著說著,就說起了潮汕話,一些職業經理人直接蒙圈。”

  潮汕話是中國最難懂的方言之一,在香港,在東南亞,外出闖蕩的潮汕人,熟悉的鄉音,是他們辨別自己人最簡單、最親切的方法。

  這兩年來,陸陸續續有一些圈內有名職業經理人,加盟這家潮汕老闆創立的地產企業,這家公司也是“獵頭”傾力服務的對象。

  前新世界發展聯席總經理的陳觀展、前複地集團副總裁陳嵩泓、原萊蒙國際首席執行官鍾輝紅、原泰禾副總裁沈力男、原龍湖研發部總經理胡浩,再到融信吳劍加盟龍光任執行副總裁。

  蒐羅人才的區域越來越廣,級別一個比一個高,職業經理人與家族企業的“自己人”水火不容,該是53歲的龍光“老闆”紀海鵬做決定了——他直接將兄弟“趕出”了公司。

  龍光的公告透露,45歲的紀建德“因個人發展,需要投入更多時間處理其他事務”,自9月10日起辭任執行董事、行政總裁職務。紀建德為紀海鵬的胞弟。

  接任者為龍光地產執行董事、首席財務官賴卓斌。

  48歲的賴卓斌2007年加盟龍光地產,一直負責龍光的財務管理,2013年11月獲委任為龍光地產執行董事,2015年7月獲委任為公司首席財務官,亦是龍光集團財務總監。

  龍光地產從2008年籌備上市,至2013年底才“勉強”上市成功。從履曆對應的時間來看,賴卓斌不僅為龍光的上市立下了汗馬功勞,也是龍光從百億到千億的重要操盤手。

  2013年上市當年,龍光突破百億銷售額;到2019年前8個月,龍光已實現626.4億元銷售額,全年銷售目標雖然為850億元,但龍光地產內部,千億已近在眼前。

  這家從汕頭走到深圳,繼而佈局粵港澳大灣區的地產商,有可能將成為第一家區域型的千億地產商。

  從百億到千億,這家公司有著股權、職業經理人、財技等諸多的秘密,未為外界所知。

  1

  和深圳很多房企一樣,龍光是兩兄弟掌舵的企業。

  這樣的搭配有好處也有缺陷,好處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兩人分工搭配可以全面掌控公司,就算兄弟一人出了問題,另外一個還可以撐著。

  缺陷並不是沒有,公司是一個商業實體,最終還是要靠人去做,利益分配問題導致兄弟鬩牆的事情也不少見。

  兩兄弟相當於公司的兩個老闆,有時候派系自然而然的滋生出來。

  龍光成立於1996年,在招股書中,紀海鵬成立公司的資金,來源於其早年在建築業務中積累的個人財產。2003年,龍光正式進入住宅開發業務,弟弟紀建德開始在公司擁有權益。

  紀建德正式加盟龍光是2006年,擔任執行董事兼副總裁,主要負責管理汕頭地區的業務,以及建築、採購等板塊。

  龍光地產2013年末上市後,紀海鵬一人挑起董事會主席和行政總裁的職務。直到2018年初,紀建德獲委任為行政總裁,這被視為紀海鵬對外放權。

  短短一年多時間,紀建德就被“換”下,其中緣由無從知曉,但下一步紀建德要做什麼,可以進行合理的推測。

  此次紀建德不僅辭去行政總裁的職務,也辭去了執行董事的職務。在龍光地產上市公司裡面,紀建德僅直接擁有少量股份,性質為發給高管的期權。

  龍光擁有特殊的股權結構,紀海鵬安排其“90後”女兒紀凱婷通過家族信託,控製了龍光地產61.96%的股權;同時,紀凱婷還通過公司間接持有龍光地產15.48%的股份。

  當所有人驚呼,“90後”紀凱婷成為最年輕富豪時,《汕頭日報》的一篇文章稱,在家族信託中,還有其他人擁有權益,不僅僅是紀凱婷,所以計算方式應該錯了。

  就算紀建德在家族信託中擁有權益,但其已辭去上市公司內所有職務,意味著紀建德要全面遠離上市公司,未來最有可能的任職是在龍光集團中的職務。

  龍光集團之中,除龍光地產上市公司體系以外,還存在著另外一個“龍光”,即那些未被裝入上市公司的資產——“龍光交通”、“龍光物業”。

  2

  龍光物業的工商主體為“廣東龍光集團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其股東為“龍光交通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光交通集團”)。

  龍光交通集團是龍光集團最大的一塊未上市資產,股權結構為紀海鵬(47%)、汕頭市泰富投資發展有限公司(25%)、姚美瑞(17.5%)、姚耀林(9%)、紀建德(1.5%)。

  第二大股東“汕頭市泰富投資有限公司”中,紀建德擁有60%的權益、姚耀家擁有40%的權益。

  這意味著,紀建德直接和間接控製了龍光交通集團16.5%的股份,為第二大股東。姚美瑞為紀海鵬的夫人,雙方為一致行動人,姚耀林和姚耀家則為姚美端的姊妹。

  除了“龍光物業”,龍光交通還擁有龍光教育、投資、健康、金融等孵化類業務,不過這類業務收入狀況並不突出,龍光交通的主營業務為在四川、廣西兩省擁有四條高速高路,運營里程接近400公里;同時在廣西南寧、廣東汕頭,擁有四個寫字樓商業地產項目。

  2016年-2018年,龍光交通實現營業收入為31.24億元、40.02億元、41.73億元,淨利潤為5.2億元、6.56億元、6.62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9.72%、69.91%、68.77%。

  2018年41.72億元的營業收入中,來自“高速公路運營”的收入為14.73億元,來自“房地產開發”的收入為17.45億元,來自“工程施工”的收入為0.09億元,來自“其他”業務收入為9.45億元。

  儘管龍光交通的實際控製人為紀海鵬,紀建德也不在龍光交通里擔任具體職務,但毫無疑問的是,龍光交通在整個龍光體系內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首先是資本市場重要的一環,紀海鵬的“A+H”佈局曾差點成功。

  2016年,龍光交通集團擬以18.2億元協議受讓南方集團所持有中國嘉陵的全部股份(600877.SH),南方集團以評估值為基準置出中國嘉陵體內所有資產、負債、人員、業務等;同時,中國嘉陵通過發行股份購買龍光交通的高速公路、商業地產等資產。

  當時這項交易如果成功,龍光的融資渠道將“如虎添翼”,但政策的限製,該項交易最終流產。

  龍光交通的主營業務為高速公路運營,前期投資大、資金回收週期長,融資成為關鍵,也曾給龍光帶來麻煩。

  一份判決書顯示,2013年3、4月份,原國家開發銀行廣東省分行行長吳德禮利用職務便利,為龍光集團在貸款審批過程中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董事長紀海鵬(另案處理)500萬元。

  該筆錢由紀海鵬安排其胞弟紀建德,在深圳市的深圳洲際酒店地下一層的停車場內交給了吳德禮的兒子吳昊。

  截至2018年末,龍光交通集團的長期借款為275.56億元,國家開發銀行提供的貸款餘額即高達195.85億元。

  3

  紀建德算不上是龍光的職業經理人,接任者賴卓斌算是龍光第一代職業經理人。

  加盟龍光之前,賴卓斌在利安達信隆會計師事務所珠海分所任審計師,由於和龍光業務的聯繫得到紀海鵬賞識,從而被邀請加盟。

  此次“交班”完成之後,龍光地產的董事會成員變為執行董事紀海鵬、賴卓斌、肖旭、吳劍;非執行董事紀凱婷,以及三位獨立董事。

  肖旭與賴卓斌同歲,2007年加盟龍光地產有限責任公司,2011年4月獲委任為深圳市龍光控股有限公司總裁助理,2013年11月18日獲委任為執行董事,2015年7月獲委任副總裁。

  肖旭主要負責推行集團策略發展、進行投資分析及開展外部事務。

  紀海鵬非常信任肖旭,在以往多次的拿地現場,肖旭常常帶隊舉牌。不過嚴格意義上來講,肖旭不算職業經理人,他與紀海鵬存在親屬關係。

  在融信中國任職14年之久的吳劍,是新近加盟龍光最高級別的職業經理人。融信之前,作為浙江大學結構工程碩士畢業的高材生,吳劍也曾在福州市建築設計院任職10年之久,在建築設計方面擁有豐富經驗。

  吳劍有補充胡浩的意思。原龍湖研發部總經理胡浩2019年初加盟龍光,不過在一個月後閃電離職。吳劍和胡浩在產品設計方面,均有實操經驗,與龍光目前的發展匹配度極高。

  紀海鵬的苦惱也在於,龍光主打“剛需”、“剛改”等產品,但戶型產品標準化不夠,精裝產品不夠成熟,因而整體產品溢價較低。

  董事會成員之外,龍光高管里的職業經理人還有43歲的黃湘玲。她2005年加盟龍光地產,主要負責管理總裁辦公室及龍光集團公共事務。

  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以及多元化業務派生,龍光的職業經理人需求越來越大,不適應者也越來越多,大多數能夠好聚好散。

  也有不能好聚好散的例子,原龍光地產總裁助理肖冬梅2016年底離職,加盟不足一年。雙方針對勞動合同、薪酬獎金髮放等產生爭議,龍光主動將肖冬梅告上法庭。

  雙方官司打到2018年底,最終龍光賠付各類款項超70萬元。肖冬梅曾在廣東物資集團物業開發處處長、複地集團、富力地產、合生創展等多家房企任職,加盟龍光後的工資為120萬元/年。

  龍光彎道超車的過程,也是龍光職業經理人崛起的過程。

  2013年上市之後,紀海鵬便大力吸引人才加盟,首當其衝的便是境內外融資團隊,這幾年龍光規模的增長,資金投入與周轉速度加快,龍光的境內外融資團隊立下赫赫戰功。

  龍光近6年的暴增中,還有一位職業經理人發揮了重要作用,即龍光地產投資發展中心總經理吳誌平。

  作為幫老闆買地的人,這位從萬科跳槽到龍光的職業經理人,幾乎每天都需要與紀海鵬進行電話會議。在多個重要的項目與融資中,都閃現著吳誌平的身影,如龍光耗費近100億元,拿下位於華僑城片區的“康佳舊廠房”項目。

  回顧龍光從百億到千億的路程,老闆的戰略眼光是第一步,第二步是職業經理人開啟了龍光的新時代,最後還有時代給予的運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