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集團研究員王能全:沙特遭襲 但毋須擔心油價
2019年09月17日19:19

  沙特遭襲,但毋須擔心油價

  來源:財經十一人

  中東的亂局仍會持續下去,但在國際石油市場供應充足的背景下,中東突發事件所導致的油價上漲是暫時的,不會改變國際石油價格長期保持低位的大勢

  王能全 | 文(作者為中化集團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9月14日,就在國人還沉浸在“十五的月亮十六圓”的中秋假期氣氛中時,遠在中東的沙特阿拉伯傳出了石油設施被炸的消息。對一般大眾來說,這僅是假日期間眾多國際國內新聞之一,但行業人士一致的感受是,週一工作日開盤之時,國際油價肯定會大漲,分歧僅是上漲多少和漲到多高的問題。

  中東是當今世界的油庫,沙特、伊朗等世界主要石油生產和出口國聚集於此,涉及這些國家的石油生產和出口的事件,無一例外地會影響到國際石油市場的走勢,成為世界輿論的焦點。

  中東局勢長期動盪,其中涉及到區域內沙特、伊朗、也門和域外大國如美國等國的多重複雜利益關係。沙特石油設施遭襲,是近年來一系列類似事件之一,是複雜中東形勢的又一個突發事件。

  9月16日油市開盤後,正如普遍所預料的,國際石油價格大漲,布倫特原油開盤跳漲17%,並續漲到19%,最高觸及71.95美元/桶;美國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開盤大漲15%,最高觸及63.34美元/桶。在沙特阿拉伯放出可能需要數月才能恢復受損的石油產量消息後,9月15日俄羅斯《報紙報》發表文章稱,國際石油價格有可能上漲到100美元/桶。

  目前,受聯合減產的影響,沙特阿拉伯的原油產量約為980萬桶/天,原油出口量不到700萬桶/天。9月14日,沙特阿拉伯遭到無人機襲擊的兩處石油設施分別為:胡賴斯油田和布蓋格原油處理廠,前者是沙特阿拉伯第二大油田,最大生產能力為145萬桶/天;後者為世界最大的原油處理廠,處理能力約為700萬桶/天。9月15日,沙特阿拉伯能源部和阿美公司發表聲明,稱將關停一半的石油生產,影響近570萬桶/日原油的產量,約占到全球原油日產量的5%。

  事實上,近年來,尤其是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國際石油市場供應充裕。目前,世界石油產量約為1億桶/天,約有500萬桶/天以上的石油產量或因技術原因或因國家關係等原因,無法進入國際石油市場,國際石油價格一直承壓之中,以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為主的超級歐佩克不得不持續減產120萬桶/天左右,以維持國際石油市場的穩定。

  從曆史的經驗看,短期減產500-600萬桶/天,就會引發石油危機,石油價格就會暴漲,20世紀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就是如此。但是,今天沙特阿拉伯減產570萬桶/天的影響只會是短期的,暫時的,不會引發石油危機,更不會帶來國際石油價格長時間的大漲,主要原因包括:

  第一,9月14日,國際能源署在襲擊事件發生後,立即發表聲明,表示正密切關注和跟蹤事件的進展。2019年第2季度,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的石油庫存為45億桶,其中政府擁有的儲備為15.42億桶,行業擁有的庫存為29.61億桶,可供消費93天。因此,如若沙特阿拉伯的減產帶來油價持續上漲,國際能源署極有可能動用石油儲備以應對市場衝擊。

  第二,9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必要時將釋放戰略石油儲備以應對供應不足,隨後美國能源部長佩里表示美國隨時準備動用石油儲備。目前,美國政府擁有的戰略石油儲備約為6.6億桶,是世界規模最大的政府石油儲備。

  第三,美國、俄羅斯等國的石油生產商會利用沙特阿拉伯減產的機會,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沙特阿拉伯石油如長時間不能重新進入國際石油市場,將面臨失去市場份額的風險。因此,對於沙特阿拉伯來說,雖然因為阿美公司的上市需要較高的油價,與俄羅斯聯合減產的主要目的也是如此,但如若長時間減產,其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受本次沙特阿拉伯石油設施受襲、石油減產影響最大的,可能是中國和亞太地區國家。沙特阿拉伯的原油和成品油出口到世界各地,但亞太地區是其主要出口市場,其中,原油合計為2.505億噸,占其原油出口總量的68.18%;成品油合計為2520萬噸,占成品油出口總量的44.84%。中國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國,2018年出口到中國的原油為5670萬噸,占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總量的15.43%;出口到中國的成品油為450萬噸。進入2019年以來,沙特阿拉伯又成為中國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國。

  與此相反的是,截止2019年4月的數字顯示,美國從沙特阿拉伯進口原油的數量大幅度下降,2019年前4個月為日均60萬桶/天,5月和6月只有日均50萬桶/天,主要供應沙特阿拉伯自己在美國投資的煉廠莫蒂瓦能源公司。

  9月14日襲擊發生後,沙特能源大臣薩勒曼表示,此次襲擊是波斯灣發生的石油設施、泵站、油輪遇襲的延伸,影響了全球石油供應,威脅了全球經濟,意指襲擊是伊朗所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於9月14日迅即表示,眼下並無任何證據顯示襲擊是來自也門境內,在各方緩和局勢的呼聲中,伊朗卻針對全球能源供應發動了前所未有的攻擊。

  9月10日,博爾頓被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職務後,有媒體放出消息,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特朗普準備在無預設條件的情況下,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面,並有意放鬆對伊朗的製裁。9月15日,特朗普發推文稱,與伊朗無條件見面是假新聞,知道誰是襲擊沙特石油設施的幕後主使,炮彈已上膛,但在什麼條件下採取行動,仍在等待沙特的意見。

  無論如何,此時襲擊沙特石油設施,絕對是敏感時刻的敏感事件。這次襲擊的具體細節尚待披露,對美國與伊朗、沙特與伊朗的關係影響如何,對國際石油市場的影響如何?還需更多的時間才能給出準確結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