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標兵事蹟展示
2019年09月17日05:37

原標題:2018年度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標兵事蹟展示

張嘉懿

高鵬浩

韓倩影

陸福誌

洛桑曲珍

孫書劍

李海鵬

韓磊

蔣芬芬

車玄

由共青團中央和全國學聯主辦、中國青年報社承辦的尋訪“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活動,在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的支持下已連續舉辦12屆。活動堅持為廣大青年學生成長成才創造廣闊舞台和良好發展條件,激勵青年學子在困難中尋求突破,在突破中發掘創新,在創新中實現高遠誌向。

12年來,120名“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標兵”和3050名“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脫穎而出。萬餘名大學生獲得由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提供的“中國大學生新東方自強獎學金”。一批批當代青年大學生在“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活動的輻射和影響下,與時代同步伐、與民族共命運,高舉“自強不息”的青春旗幟,彙聚成驅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蓬勃力量。

---------------

張嘉懿:用青春的溫度守護誌願服務的初衷

  對於23歲的張嘉懿來說,誌願服務已經成了一種生活習慣。完成造血幹細胞採集入庫,隨愛心醫療服務團赴西藏進行農牧民青少年眼病篩查,定期進社區、敬老院開展醫療篩查等活動……這樣的誌願服務他已經堅持了5年。

  他清楚地記得考入天津醫科大學時,學校組織參觀生命意義展廳,一間特殊的教室內陳列著天津醫科大學創始人、著名醫學教育家、內分泌學專家朱憲彝所捐獻遺體的部分臟器標本,還有700餘位遺體捐獻者親筆書寫的遺囑。

  “很莊嚴,也很神聖。”張嘉懿說,他感覺到了一種大愛、一種震撼心靈的力量。這也成為他日後從事誌願服務工作的一種精神動力。

  軍訓期間,他參加了一場關於捐獻造血幹細胞的宣講,深受觸動。“這是能夠拯救生命的事情。”當時對醫學並沒有很深瞭解的張嘉懿感受到了一種初心,不久後,他就完成了造血幹細胞採集入庫。“造血幹細胞配型成功的概率是十萬分之一。”他說,“我想用8毫升血樣,致敬生命中的十萬分之一。”

  這也是張嘉懿誌願服務生涯的開端。2016年暑假,他跟隨天津醫科大學“津藏瞳心光明行”愛心醫療服務團赴西藏,為西藏地區近2000名4至18歲的農牧民青少年進行眼病篩查,填補了西藏地區兒童眼病基礎性數據的空白。

  5年的時間,張嘉懿已經記不清自己參加了多少誌願服務。“我未來的願望是做一名對社會有用的醫生,同時將誌願服務持續做下去。”他說。

高鵬浩:舞出我人生

  在同學們眼中,21歲的河北大學舞蹈系學生高鵬浩是個樂觀開朗的大男孩兒。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上還藏著一段艱辛而又勵誌的故事。

  高鵬浩出生於河北省保定市。2008年5月,一個不幸的事實幾乎擊垮了他原本幸福的家庭:44歲的媽媽不幸患上了腎衰竭。“為了給媽媽治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幾萬塊錢的債。”高鵬浩說,“經過艱難的求醫之路,媽媽終於好起來了,但必須吃進口藥維持,每個月最少1000元的開支。”

  坎坷的經曆讓他早早明白了生活的艱辛,他一直咬牙堅持學習,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河北大學舞蹈學專業。

  “我從小喜歡跳舞。”高鵬浩說,考上大學圓了他的舞蹈夢,但面對一年8000元的學費,他瞬間感覺到了壓力。2016年的那個暑假,他白天當舞蹈老師,晚上當保安,一天只睡6個小時,努力掙到了人生第一桶金——12739元。

  高鵬浩從小還有一個夢想——當兵。2017年,他懷著對綠色軍營的憧憬主動報名,來到河北省邯鄲市消防支隊騎射路中隊,成為一名消防戰士。

  在消防中隊,他經曆了血與火的洗禮。2017年一次雙人消防梯架設攀爬訓練中,戰友的失誤導致消防梯忽然發生脫落,為了避免戰友從高處摔下來,高鵬浩立即把手指伸進消防梯的固定孔內,卡住下滑的梯子。雖然疼痛難忍,但是直到戰友安全下梯,他才拔出手指。“訓練結束後,我的3根手指韌帶損傷,永遠伸不直了,但我不後悔。”他說,“我覺得3根手指換一條生命,甚至是一家人的幸福,值!”

  如今,高鵬浩已經從消防中隊退役,回到大學繼續自己的學業。他覺得生活就像一場帶著疼痛的舞蹈,而自己要帶著微笑舞出一片天地。

韓倩影:立誌在腫瘤研究領域留下“倩影”

  在東北師範大學生物科學系學生韓倩影的生活中,“腫瘤”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字眼。高二那年,韓倩影的父親因病失業,家裡開始入不敷出。高考前夕,她的母親也突然查出罹患腫瘤。正值6月酷暑,但突如其來的變故卻讓她如墜風雪之中。

  看到曾經無所不能的母親忍受病痛折磨,韓倩影感到十分無助。“研究腫瘤,治療腫瘤,讓母親不再受折磨。”她暗暗下定決心,將生物科學專業定為高考的第一誌願。

  帶著清晰的目標來到大學後,韓倩影開始刻苦學習。為了掌握專業課知識,課堂上她始終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為了讀懂英文文獻,她每天淩晨4點半準時出現在自習室背記單詞。

  除了學習,韓倩影還要背負沉重的經濟壓力。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她利用課餘時間做各種兼職掙取生活費,經常在趕公交車做家教的路上捧著課本背誦知識點。當取得專業第一名的成績,拿到國家獎學金、國家勵誌獎學金等36項榮譽獎勵時,韓倩影知道她用踏實努力換來的知識和本領讓自己離夢想更近了一步。

  然而,想要研究腫瘤,僅僅學習基礎知識還遠遠不夠。大二時,她主動加入研究組,進入實驗室,主動申請了一項和腫瘤相關的科研項目。當打開專業軟件的瞬間,她才真正認識到自己和“科研”之間的距離:滿屏的基因序列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天書。為此,韓倩影努力查閱大量文獻,反複學習相關知識。終於,當她的蛋白樣品像一條條藍色的海豚呈現在膠板上時,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為了研究腫瘤,韓倩影選擇繼續讀研究生。在寄出推免材料後的一個月內,她相繼收到了北大、清華、複旦、浙大等名校投來的橄欖枝。最終,她堅定研究腫瘤的初心,選擇了北京大學腫瘤細胞分子生物學專業,並順利通過北大的直博面試。

  未來,她將繼續奮戰在腫瘤研究的道路上,立誌在腫瘤研究領域留下自己的“倩影”。

陸福誌:瑤族山瑤支系第一個博士生

  26歲的陸福誌是瑤族山瑤支系的驕傲。在這個全國僅有8000多人的瑤族支系中,他是第一個大學生,也是第一個博士生。

  陸福誌出生於國家級貧困縣——雲南省富寧縣的大山裡。小時候,他家住在茅草屋裡,村里沒有公路與外界相連,唯一的小學遠在十幾公裡外的村委會。

  為了上學,陸福誌童年時沒少吃苦頭。6歲時,他就開始步行翻山越嶺去上學。學校沒有食堂,學生們需要自己做飯。每個週末,陸福誌都會背上6斤米去學校,路上還要打一些柴。

  因為家境貧寒,陸福誌經常拿不出課本費。“沒有課本,我就等下課以後借同學的看。沒有作業本和鉛筆,我就用木棍在地上練習寫字。”他回憶說。

  2011年高考,陸福誌獲得全縣理科第一名,考上南京大學攻讀地理學,成為瑤族山瑤支系的第一個大學生。陸福誌說,之所以選擇地理學,就是希望能夠通過所學知識預防、減少災害發生。

  為此,他一直刻苦學習,通過國家助學貸款和勤工儉學等方式完成了本科和碩士學業。2018年,他又選擇攻讀博士學位,成為山瑤支系的第一個博士生。

  8年里,陸福誌潛心鑽研,作為第一作者在國內和國際高水平期刊上發表3篇高水平論文。

  除了學習和科研,他還熱心公益活動。每年寒暑假,他都要到自己曾就讀的中小學去做輔導、開講座。去年,陸福誌還帶領南京大學“竺可楨講師團”赴家鄉開展勵誌科普講座和愛心助學活動,用義賣籌集的4000元善款資助了20名品學兼優的貧困生。“希望我們的行動能為孩子們打開一扇窗,點燃他們的夢想。”陸福誌說。

洛桑曲珍:帶著奶奶上學去

  在很小的時候,洛桑曲珍就成了一個孤兒,好在一位早年喪偶且沒有子女的孤寡老人收養了她。從此,兩人相依為命,洛桑曲珍喊她“奶奶”。

  為了讓洛桑曲珍受到好的教育,奶奶帶著她從林芝來到了拉薩。兩人租住在一個小房間里,在洛桑曲珍印象里,為了方便她上學,奶奶一共搬過7次家。在洛桑曲珍看來,貧困的生活、艱苦的成長曆程是自己最寶貴的財富,這也給了她自強、自立、永不服輸的個性。從小學、初中到高中,她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初二那年,當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襲來後,奶奶的身體不像從前那樣硬朗。洛桑曲珍漸漸扛起了家庭的重擔,做飯、洗衣、陪奶奶看病……這些都成為她繁忙課業外的日常。為了照顧奶奶,她幾次放棄了走出高原到內地讀書的機會。為了補貼家用,她每個假期都去外面兼職,發過傳單,當過家教、服務員、打字員…… 而天一黑,奶奶就在家門口,等著這份牽掛。

  當高考成績出來的那一刻,喜悅的心情充滿了洛桑曲珍的心頭,煩惱也接踵而來。前幾次都放棄了去內地的機會,這次要不要報考內地大學,選擇什麼專業,學費怎麼辦,奶奶又怎麼辦……這些成了洛桑曲珍心頭揮之不去的問題。“思來想去,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而把年近90歲的奶奶留在一個舉目無親的城市,最終我作了一個大決定——帶著奶奶去上學!”

  在西藏大學的支持下,洛桑曲珍和奶奶租住在學校里,得以一邊學習專業知識,一邊照顧奶奶。與同齡人相比,她的大學生活充滿了忙碌,但她明白這是多麼來之不易,每一件事情都力爭做到最好。

  “在我最苦最難的時候,我也沒有感覺到孤獨,因為在我的背後,總有許許多多好心人在支持著我,鼓勵著我。”洛桑曲珍說,國家和社會各界給了她無償的資助,西藏大學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懷,身邊的老師同學給了她無私的愛。在未來,她要繼續把這份愛傳遞下去。

孫書劍:立誌做微小衛星領域的探索者

  雖然博士還沒有畢業,但孫書劍的科研履曆已經寫滿了份量十足的“乾貨”。承擔9型18顆衛星的研製任務,並在5個型號中擔任總體工作;和3位教授一起提出的嫦娥四號月球探測器載荷方案奪得一等獎,入選嫦娥探測器載荷備選庫;發表兩篇領域內頂級期刊SCI論文,授權3項發明專利、1項實用新型專利……浙江大學航空航天學院博士研究生孫書劍正在自己熱愛的微小衛星領域一點點做出成績。

  在孫書劍看來,微小衛星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目前衛星發射以衛星的重量計費,每公斤高達3~5萬美元,重量小意味著發射成本低。

  “微小衛星還具有更好的安全性、可重構性,而且能夠承擔絕大多數大衛星承擔的任務。”他引用一組數據說,目前小衛星的發射量已經占到全球衛星發射總量的50%。

  在浙江大學皮星二號任務中,孫書劍擔任衛星平台軌道控製系統和主載荷這兩項關鍵平台的主任設計師。在發射任務中,他擔任發射調度,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的通播中喊出了皮星二號的所有口令。

  “只有對整顆衛星非常熟悉、遇到緊急情況能迅速決策的人才能擔任發射調度。”孫書劍說,這是領導和同事對他能力的信任。任務結束後,皮星二號總指揮、浙江大學校長吳朝暉教授授予他“皮星二號任務重要貢獻獎”。

  平時,孫書劍不僅醉心於科研,還對航空航天科普情有獨鍾。自2017年起,受公益教育組織邀請,他開始以互聯網直播的形式向偏遠地區中學生進行航空航天科普講座,目前已經開展20多場。

  這個即將畢業的博士生對未來有著清晰的規劃。“以後還是會從事微小衛星領域的研究。”他說,“目前我們國家在微小衛星領域有很多技術和歐美國家還存在差距,希望通過我們共同的努力,能把相關技術向前推進一步。”

李海鵬:成功需要200%的勤奮努力

  “迴旋加速器打開原子核看到的新現象,不比野外拿地質錘打破岩石看到的多。”中科院院士朱日祥的這句話讓中國石油大學李海鵬毅然決然地轉專業,選擇了地球物理學。而他也交出了6門課程滿分、10門課程99分,連續3年專業第一的答卷。

  由於課程設置不一樣,李海鵬需要把地球物理專業沒修過的課都上一遍。他每天堅持早上6點起床,放棄了所有的節假日休息時間,用一年時間補修完地物專業兩年總計31門課程,幾乎每一門課程都是專業最高分。

  因為時間衝突,有些課程他不能全部去上課,李海鵬只有通過網絡課程自學,逐漸掌握進而學精。一個學期修完了四大物理學的三門《光學》《電磁學》和《熱學》,這也一度讓他感到非常吃力。“在高強度、短時間的物理學習中,慢慢地感到不同物理學分支相通的地方,對我來說,收益頗深”。

  隨著對地球物理學學習的深入,李海鵬明白,只有紮實的數學功底,才能使自己在學術領域上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突破。他開始不斷夯實自己的數學基礎,參加各類高等數學競賽、數學建模競賽等科技競賽。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他在學校度過了6個寒暑假,大一自學高年級課程《偏微分方程》《複變函數》,大二自學《小波變換》《泛函分析》等研究生課程。

  辛勤的付出換來了回報,山東省賽一等獎、全國數學競賽一等獎、2018年美國數學建模比賽一等獎,李海鵬實現了數學競賽的大滿貫。

  在前期打下堅實的學術基礎上,李海鵬在海底起伏地表地震波數值模擬方面做出了創新工作,以第三和第四作者身份在國內著名地球物理學期刊《Applied Geophysics》上發表了兩篇SCI論文,還擔任了德國地球和行星科學期刊《Acta Geophysica》的審稿人。

  如今,李海鵬已進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深造,他希望進一步探索地球深部,用尖端技術做大科學問題,偷聽地球的“悄悄話”。

韓磊:抗癌病房裡發表SCI論文

  “讀博的道路漫長而艱辛,找準方向腳踏實地完成自己的目標和夢想。” 這是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機械與電子信息學院地質裝備工程專業博士生韓磊的微信簽名。

  剛進入大學,韓磊就有了明確的規劃,本科一年級就進入實驗室學習,跟著師兄師姐開始做一些科研項目。二年級時,他便組隊參加一些科研競賽,獲得了第十三屆“挑戰杯”全國大學生課外學術競賽二等獎。憑藉著優異的成績,他推免至本校攻讀碩士研究生,並通過了碩博連讀的申請。

  研二那年,韓磊因長時間頭痛前往醫院就診,被診斷為惡性腦膠質瘤,這種病擴散速度快、治療難度大、複發性極高。韓磊因此休學了大半年,並退出了苦心經營的創業公司。

  “當時這對我來說是沉重的打擊,感覺天都快塌下來了。”面對癌症,韓磊和大多數人一樣,最開始深感絕望與無奈,但他沒有被病魔所嚇倒,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調整後,他選擇積極主動地配合醫生治療。

  “在攻堅研製技術難題時,我不覺得自己是個病人,身體狀態很好,要是讓我停下來了,那才會胡思亂想。”韓磊把大量的專業書籍搬到了病房,即使在住院治療期間也見縫插針地不停閱讀。只要病情稍有好轉,他就立刻投入到學習與科研之中,每天都工作6個小時以上。

  住院治療期間,韓磊沒有停下手頭的科研工作,他在病房裡發表了兩篇SCI論文。依靠韓磊的頑強拚搏和團隊成員的共同努力,我國首台自主知識產權大型正鏟液壓挖掘機SY850H研究取得重大突破,並順利下線投入使用。

  該機型的成功研製標誌著我國在大型、超大型正鏟液壓挖掘機機構基礎理論與技術方面已具備獨立自主的創新能力,徹底打破了國外正鏟液壓挖掘機機構專利技術對中國的長期壟斷。

  2018年10月,病魔再次襲來,韓磊被診斷出上一次的腦瘤“沒有切乾淨”。這次他顯得更加從容,積極配合治療,同時繼續投身到挖掘機構型和串聯機器人的研究之中。住院治療期間,韓磊又發表了兩篇SCI論文,他說:“學術取得的成就,正是我抗爭腦瘤的動力,並將是我接下來生活和工作的動力。”

蔣芬芬:堅強奔跑在人生的賽道上

  在人生的起跑線上,蔣芬芬與別人稍顯不同。這個22歲的湖南女孩出生時就遭遇了不幸:由於臍帶繞頸造成的輕度腦癱,她左手的功能受到了影響。而迫於貧寒的家境,在她9個月的時候,父母便外出打工謀生,將她交給外公外婆照顧。

  眼看蔣芬芬一天天長大,她的左手運動功能障礙越發明顯。當體育老師的舅舅多方求證後認為,腦癱患者康複的最好方法就是進行體育鍛鍊。他便帶著蔣芬芬開展各式各樣的體育訓練。

  2014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蔣芬芬被湖南省殘聯納入省殘聯田徑隊培養。起初,由於基礎薄弱,她經常跟不上訓練進度,完成不了教練佈置的訓練任務,成了隊里成績最差的隊員。

  “要不還是回去讀書吧,再這樣下去學習也要耽誤了。”心底的一個聲音說。可另一個聲音也在不停呐喊:“我不甘心!”在教練、隊友和家人的鼓勵下,蔣芬芬下定決心去拚一把。

  2014年,蔣芬芬在湖南省第九屆殘疾人運動會上代表永州參賽奪得了三枚金牌,並刷新全國紀錄。2015年9月,她代表湖南省參加全國第九屆殘疾人運動會,獲得1金2銀。

  蔣芬芬就這樣跑入了國家隊預備隊,為備戰巴西里約殘奧會,開始了長達11個月的高強度訓練。2016年4月,她在世界殘疾人田徑大獎賽(北京站)中,獲單項100米第二名;女子4×100米接力第一名並刷新世界紀錄,拿到了里約殘奧會的入場券。

  2016年9月,蔣芬芬在里約殘奧會上以50秒81的成績獲得女子T35-38級團體4×100米接力冠軍並刷新世界紀錄,這也是她和她的隊友第三次刷新世界紀錄。她說,作為一名運動員,能代表國家比賽並站在最高領獎台上看五星紅旗緩緩升起,心中充滿著無比的自豪和驕傲。

  在2018年,她當選為湖南省第十三屆人大代表,在履職中,她關注特殊群體教育師資和基礎設施。她還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獎金用來幫助特殊教育困難學生。在人生這條賽道上,蔣芬芬的步伐變得更加堅定而有力。

車玄:青春之花在維和中綻放

  橄欖綠與維和藍,曾是重慶醫科大學學生車玄身上的底色。

  大二時,懷揣著對軍人的崇高敬意和成為一名軍人的理想,車玄應徵入伍。在新兵連,她訓練刻苦,表現突出,被評為女兵中唯一的“全優新兵”;下連隊後,她進入衛生隊擔任衛生員,多次出色完成各項工作,被評為“優秀士兵”。

  剛進入部隊時,車玄曾特別想家。每週就5分鍾的插卡打電話時間,從拿到電話就開始計時。有時打不通,或者沒接到,只能再等一週。有一年過年時,她特別想家,還曾躲在廁所里哭過一次。

  服役第二年,車玄經層層選拔,加入了中國首批赴南蘇丹維和步兵營。“如果參軍是盡義務,維和就可以為世界和平作出自己的一份貢獻,這是多麼光榮的使命呀!單憑這一點,我就應該義無反顧”。

  從入營到出征,車玄訓練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為了提高射擊精準度,她每天與自己的那把槍朝夕相伴,手上磨出了槍繭。南蘇丹的官方語言是英語,但是本地人大多講阿拉伯語,她在熟練掌握英語的基礎上還學習了阿拉伯語。考慮到國外複雜環境下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她還進行了各種情景模擬、演練。

  在南蘇丹,車玄和戰友們在政治環境十分複雜、生活條件極為艱苦、工作任務極端危險的情況下,高標準完成了聯合國營區外圍崗哨警戒、朱巴城區巡邏、難民營聯合搜查、保護平民等多項任務。她還與當地婦女兒童廣泛接觸交流,多次前往朱巴拉傑夫教學,給孩子們教授漢語、中文歌曲,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2015年12月15日,車玄圓滿完成維和任務,被授予“聯合國和平勳章”。

  2016年9月,由於母親突遭車禍、父親患病,車玄經部隊批準退役返回重慶醫科大學,邊照顧家人邊完成學業。頂著家庭和學業的雙重壓力,為減輕家裡的負擔,她到處做兼職,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克服生活的困難,用自己的勤奮獲得學習的進步。最終不僅母親康復出院,自己也順利考上了研究生。

  “我們比出生在南蘇丹的小孩幸福太多了,更應該熱愛我們的國家,更應該珍惜當下的生活。”

  回想戰亂的南蘇丹,隨處可見的AK-47,擁擠的難民營,車玄說:“我願意有機會再次回到那個地方,儘可能去奉獻愛心。”

  (本版撰稿:王達 劉言)

2019年09月17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