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擔心發福或禿頭,會因“權威意見”去改飲食結構嗎?
2019年09月17日11:48

原標題:若你擔心發福或禿頭,會因“權威意見”去改飲食結構嗎?

幫爸媽打假朋友圈“養生”成為一種時尚,因為他們時不時就分享一些無法考證的養生文章。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天,你突然在你所信賴的資訊平台也看到一些建議,比如吃什麼或不吃什麼就能避免禿頭、能避免變胖、能緩解疲勞或能長壽等等,你會怎麼辦?

撰文 | 羅東

美國政治人類學家詹姆斯·C.斯科特陰差陽錯地被人歸類到了“無政府主義者”。在他的《六論自發性:自主、尊嚴,以及有意義的工作和遊戲》中,他以學術隨筆的形式為自己作了一次辯護,以證明那是一個誤會。他要論證和同情的只是“自發性”,與強製干預相對應,而“自發性”貫穿於整個人的生活和整個社會的運行。

如何理解?且從一個小故事說起。

幫爸媽打假朋友圈“養生”成為一種時尚,因為他們時不時就分享一些無法考證的養生文章。這些文章專注於提供什麼要多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和什麼不得搭配吃的“神奇”意見。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天,你突然在你所信賴的資訊平台也看到一些建議,比如吃什麼或不吃什麼就能避免禿頭、能避免變胖、能緩解疲勞或能長壽等等,你會怎麼辦?你會不會因為一篇文章、一個人、一檔節目的意見就去改造飲食結構?

《六論自發性》,[美]詹姆斯·C.斯科特 著,袁子奇 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9年4月版

這幾年,幫爸媽打假朋友圈“養生”成為一種時尚,因為他們時不時就分享一些無法考證的養生文章。這些文章專注於提供什麼要多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和什麼不得搭配吃的“神奇”意見。而那些打假文章則將它們截屏整理出來,像展覽無知的笑話,瞧,父母一輩經曆過信息的匱乏,如今到了信息“爆炸”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就如此缺少鑒別力,不加判斷地將一些信息推崇為“權威知識”。

可是,如果有那麼一天,你突然在你所信賴的資訊平台也看到一些建議,比如吃什麼或不吃什麼就能避免禿頭、能避免變胖、能緩解疲勞或能長壽等等,你會怎麼辦?此類文章,可能不會自稱“養生”。因為眾所周知,一個東西一旦被封上“養生”在許多語境下已經約等於“江湖騙子”。而此類文章,雖不自稱“養生”,卻也在提供養生建議,且往往並非毫無根據。它們會報導甚至引用嚴肅的醫學實驗或一篇醫學論文。

問題來了,如果你正在擔心禿頭或變胖,你會怎麼辦?或許不會像爸媽那樣將文章轉到聊天群、朋友圈,但心底很可能還是泛起漣漪,接著就參考乃至嚴格按照這些文章的建議來生活——需要提一句,這裏反思的不包括飲食要有規律、注意睡眠和運動等非飲食類建議。

那麼,另一個問題來了,如果很快你又見到意見完全相反的文章,會怎麼辦?好吧,這樣的概率並不高,然而,如果十年後,有其他研究得出不同的結論,在其中發現了另外一些人類健康所必需的營養成分,將怎麼辦?

這就是我們每個人無法抵抗的生活議題。大多數人希望一切都是可控的,都是有“秩序”的。至少,可以多掌握一些規律去建立“秩序”。但是,很遺憾,情況可能不合你意。

有一位美國政治人類學家叫詹姆斯·C.斯科特,我們就簡稱他斯科特。這位叫斯科特的大學者執教於耶魯大學,有一天,他在學校的郵箱收到一封健康信息公報,裡面有一篇文章說,過去十五年的科學研究發現了大量人類健康所必需的營養物質,接著又說,在今後十五年里,人們還會發現很多眼下大家一無所知但同樣重要的新營養物質。

那麼,這篇健康信息公報里的文章最後提的建議是什麼呢?據斯科特回憶,那篇文章是這麼說的:“我們現在能給大家的最後建議,就是請盡自己所能保證飲食的多樣化,從而把目前尚不為人知的營養物質納入我們的菜單。”

斯科特看後對這一飲食建議大加讚賞,認為它非常有創見。未來是不可測的,我們的所知是有限的,而飲食的多樣性能自發地形成一種飲食秩序。當然,這裏說的飲食多樣性不是說不顧一切什麼都吃,它的真實意思是,不要因為一篇文章、一個人、一檔節目的意見就去盲目地改造飲食結構。

斯科特是在《六論自發性》里講的這個故事。該書的副標題是“自主、尊嚴,以及有意義的工作和遊戲”。就像標題說的,斯科特要論的是“自發性”,與強製干預相對應。一個人的飲食結構在保持多樣性的情況下,能自發產生一種秩序。那些看上去無序的遊戲,在尊重玩者的情況下也能自發產生秩序,沒有一種哺乳動物不經過遊戲就長大,而那些流水線上的操作工人也能自發形成部分秩序,絕對嚴密的監守好像能提高生產效率,實則久而久之終將遭到他們的消極應對。

如果不滿足於此,將問題繼續進行下去,我們將看到斯科特實際上已經陰差陽錯地被歸類到了“無政府主義者”。這大概源於他在《國家的視角》《弱者的武器》等著作中對社會下層自發秩序的描述。這些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等版本在各地學術界傳播。斯科特也因此獲得較高的學術聲望。他的確表現出了對社會自發秩序的理解、同情和信心,在建製未到達的地方,人們也呈現著合作和交流的能力。然而,如果要因此說斯科特是一位無政府主義者,那隻能是一種誤會。他的這本《六論自發性》以學術隨筆的形式為自己作了一次辯護。他從未否定國家或政府在近世以來的價值和作用,而只是與其保持距離,在這一視角之外去理解人們的自發秩序,而這種自發秩序有一套自己的實踐邏輯。他所說的這一邏輯貫穿於整個人的生活和整個社會的運行。

本期作家

詹姆斯·C.斯科特,耶魯大學政治學和人類學斯特林(Sterling)教授,農業研究項目主任,曾任普林斯頓高級研究所[InstituteforAdvancedStudy(Princeton)]研究員和柏林高級應用科學研究所的古根海姆研究員。他是美國藝術和科學研究院以及東南亞研究會(CouncilonSoutheastAsiaStudiesatYCIAS)成員。1997~1998年斯科特教授被選為亞洲研究協會(AssociationofAsianStudies)主席。

作者:羅東

編輯:徐悅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