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寵物被商用複製:你願花38萬讓寵物“回來”嗎?
2019年09月17日08:27

  原標題:當寵物被“商用複製”:你願意花38萬元讓寵物“回來”嗎?

  據介紹,公司複製狗費用為38萬元,複製貓費用為25萬元,上門取樣為5000元,樣本保管費為一年4000元。

▲“大蒜”和她的“媽媽”形影不離。代孕貓媽媽是一直中華田園貓,生育的大蒜則是英短貓。
▲“大蒜”和她的“媽媽”形影不離。代孕貓媽媽是一直中華田園貓,生育的大蒜則是英短貓。
 

  時隔一年,李敏(化名)仍不願回憶自己已經去世的愛犬。消沉了一段時間後,他選擇用複製方式讓它“回來”。

  2017年起,為李敏提供複製服務的公司,已有40多位客戶用複製這種方式“迎回”了他們的寵物。寵物主人對此形容道,這是“買得到的親情”。

  複製儘管不是什麼新詞,但是近年來有關複製的各種爭議不斷。複製寵物的相關新聞更是引來公眾關注。

  對此,有專家指出,鑒於動物複製本身是整體複製,理論上講無“新種”產生危害,因此國內甚至很多國家都沒有相關法規就此進行禁止,甚至在科學技術上鼓勵創新。但一名業內人士表示,國內目前沒有動物商業複製的相關行業規範標準,此外,由於商業寵物克聽不屬於實驗動物領域,因此還涉及是否存在動物倫理問題。因此有必要進行相應的市場監管。

▲生物實驗室內,工作人員在進行細胞培養。
▲生物實驗室內,工作人員在進行細胞培養。

  38萬元讓寵物“回來”

  在很多寵物主人眼中,寵物往往是親人,如果親人離世,你會選擇複製方式,讓其重回人間嗎?李敏做出了肯定的答案。

  一年冬天,李敏在路邊遇到了一隻可愛的小狗,是毛髮褐色的小型犬,李敏和妻子(當時的女朋友)商量帶回家養。李敏不僅給它取名,還取了姓,“姓李,隨我姓”。

  感情是逐步培養出來的。因為此前沒養過狗,李敏和妻子摸索著養狗的經驗,給它看病,細心照顧。李敏一家常帶著小狗出外旅遊,它像孩子一樣黏人,走到哪兒都跟著李敏。

  不做絕育也不生育,小狗罹患乳腺癌的幾率很高。2017年,小狗胸前出現腫塊,經診斷患乳腺癌,2018年去世。

  李敏十分傷心,消沉很久,他始終希望自己的小狗回來,獲悉國內企業可以提供寵物複製後,李敏提前進行了細胞保存。2019年,他把這件事付諸實施,7月26日他被電話告知,複製的小狗出生了,費用是38萬元。

  《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中國城鎮寵物犬貓數量達到9915萬隻,比2018年增長18.5%。有分析認為,國內興起寵物複製消費市場,與寵物經濟走高分不開。

  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僅美國、韓國和中國有公司提供寵物複製服務。根據國內某寵物複製公司官網顯示,其系掌握犬類複製技術的韓國秀岩生命工學研究院與博雅控股集團出資成立的商業化犬類複製公司,迄今已在全球範圍內提供1400多隻複製犬。

  為李敏提供複製寵物服務的公司名為北京希諾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希諾穀”),公開信息顯示其成立於2012年。

  溫州男子黃雨一隻名為“大蒜”的貓去世後,花費了25萬元進行複製貓,“大蒜”的複製體7月21日誕生,希諾穀宣佈這是國內首隻複製貓。新京報記者9月9日在保育室見到了這隻複製的英國短毛貓,據介紹,這隻貓快2個月了,已經能爬上窗戶。

  該公司總經理米繼東告訴新京報記者,從2014年起籌備寵物複製項目,經近3年研發,2015年起預實驗,2016年成立團隊和進行研發,2017年研發成功國內首隻複製犬“龍龍”。目前團隊70多人,其中研發人員30多人。

  記者看到,這裏犬隻的保育室中有7個隔間,狗吠聲此起彼伏,有的隔間有已斷奶的小複製犬,有的還未斷奶,和母犬在一起,保育室中亦有正在代孕的母犬。

  希諾穀的實驗室分為細胞儲存室、生物實驗室、手術室、保育室和分子實驗室,工作人員介紹,生物實驗室用於進行細胞觀測、培養和融合等操作。

  關於寵物複製服務的流程,希諾穀公司官網顯示為,預約服務、簽訂服務協議、樣本採集、複製服務、複製交付。工作人員舉例介紹,先為寵物進行細胞取樣,取貓大腿內側兩塊小指甲蓋大的皮膚,無需打麻醉也不會出血。如表層皮膚試驗證實有細胞繼續長出,則說明細胞可複製。公司會在一個月內通知是否適合複製,是否需要二次取樣,以及簽訂合同,從啟動複製到交付給顧客時長為10個月,交付的貓年齡為2個月左右。

▲一隻馬上就要生產的代孕母狗正在被工作人員撫摸。攝影/新京報記者浦峰
▲一隻馬上就要生產的代孕母狗正在被工作人員撫摸。攝影/新京報記者浦峰

  動物的“商用”複製

  據介紹,公司複製狗費用為38萬元,複製貓費用為25萬元,上門取樣為5000元,樣本保管費為一年4000元。

  米繼東稱,目前公司尚未盈利,今年預期收入為1500萬-2000萬元,其中寵物複製占比多一些。公司成本主要在研發投入、複製固定成本支出、人員投入等。隨著成功率上升、未來成本有可能下降,到時複製費用或將調價。除了寵物複製,公司亦起步開展警犬、醫用犬複製等其他商用服務。

  希諾穀副總經理王奕寧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目前公司已有近50個客戶獲得了複製寵物,大多客戶是個人需求,客戶類型多為東南沿海城市的女性,其中也有海外客戶,這些客戶的最大共性是對寵物感情很深。

  據介紹,在複製的過程中,有些客戶曾提出需求希望去除寵物攜帶遺傳病的基因,不過此類操作他們還在研究和嚐試中。近期因“大蒜”的出生,公眾的關注,公司複製貓服務方面的諮詢數量上漲了很多。

  不過,除了個人需求以外,也有企業因商業需求提出複製。

  曾在電影《心花路放》《惡棍天使》中出鏡的“果汁”,即是因此被複製的明星犬。

  調良寵物學校校長何軍是“果汁”的主人。2010年5月,他收養了被遺棄在朋友家門口,約一個月大的“果汁”。何軍原本準備對它做基礎行為訓練,便於日後被收養,但常年相處,產生感情。他轉念想讓“果汁”作為流浪狗的代言人,參與影視劇影響更多人,呼籲關注流浪貓狗問題。

  9歲的“果汁”已有五六部電影的拍攝經驗。因非純種狗,更難替換,且怕在參演期間出意外,何軍選擇了複製,為了保險、也減輕“果汁”的出演壓力。

  2018年9月,小“果汁”出生,很健康,現在也開始參演電影,何軍稱,兩隻狗像雙胞胎,不過住在一起久了還是看得出來區別。

▲保育室內,工作人員在給“大蒜”稱重。
▲保育室內,工作人員在給“大蒜”稱重。

  國內商業複製的難點和突破

  1997年英國科學家成功複製“多利”羊以來,人類已成功複製多種動物。

  希諾穀官網介紹,動物複製,系先將含有遺傳物質的供體的細胞核移植到去除了細胞核的受體卵細胞中,利用微電流刺激等使兩者融合為一體,再植入代孕動物子宮使動物懷孕,產下與供體細胞基因完全相同的複製體。

  目前公司的操作為,複製貓犬均10個胚胎為一組、將三四組胚胎移植到不同代孕貓犬身上,最後複製出一隻貓或犬。目前犬的複製成功率在50%,即兩隻代孕犬即可有一個能誕下複製犬。

  而此次複製“大蒜”,有3個貓媽媽,分別提供基因、卵細胞和負責孕育。此次用40個胚胎進行代孕,最後獲得成功。

  在公司複製貓犬研發期間,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研究員賴良學和中國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副教授鍾友剛均為其提供了指導。

  鍾友剛從公司的第一隻複製犬開始就參與了研發。他主要負責獸醫工作,包括代孕動物懷孕期間是否健康、分娩後護理、接生助產等,還包括發情鑒定、判斷卵母細胞成熟等工作

  雖然複製原理相同,但貓和狗有各自的難點。

  鍾友剛介紹,貓懷孕更容易流產或者胚胎死亡。相較之下,狗懷孕期間孕酮靠卵巢維持,一般很少孕酮不足,而貓的孕酮要通過胎盤維持,如果胎盤異常,分泌孕酮不足,就會流產。另外,孕貓的環境敏感度、成貓病毒對小貓的影響都是需要注意的。

  而複製狗的過程也並非容易。米繼東稱,狗無法通過激素干預發情排卵,獲取成熟卵子的時間點短,有窗口期,體外培養條件較敏感,去核難度也較大。也因而,複製犬耗時一年多完成,不過在預計時間內完成。

  此外,雖然在國外已有複製貓狗的經驗,但在國內的商業複製很多環節仍需自己摸索,鍾友剛舉例,有些細節別人不會告訴你,比方用電激活卵子,電壓要用2千伏、3千伏還是5千伏,都得自己嚐試,也因而成本很高。

▲儲存寵物細胞的罐體。
▲儲存寵物細胞的罐體。

  無監管的商業性複製

  外界質疑,一隻複製寵物可能需要多隻動物進行取卵,代孕,這一過程中很多動物要因此“受苦”。

  希諾穀方面介紹,公司內部共有1000多隻用於提供卵子、進行代孕的實驗犬,貓也有100多隻。代孕母犬一般代孕生兩三次,具體根據體質和情況而定,此外,目前複製貓犬所需進行的取卵和代孕,均需用手術方式進行。參與指導工作的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研究員賴良學回應稱,取卵或者代孕時移植胚胎,只有一個很小的切口,影響並不是很大。

  鍾友剛目前正在帶領團隊研究卵母細胞體外培養技術,即收集節育手術後廢棄的卵巢細胞用於做體外培養實驗,這將來能提高複製效率,“把這些卵巢細胞收集起來,培養成熟之後,移植到代孕犬貓身上,就不用從動物身上取了,減少對動物的傷害,這符合動物福利。”

  目前技術有所進展,但仍在研究中。效率提高後,複製費用也會相應降低,因為不用養那麼多動物了。鍾友剛更為認可的是,複製貓犬技術在國內的突破,還能解決寵物更多疾病,包括遺傳病治療、腫瘤治療等,對動物來講大有裨益。

  王奕寧形容,複製寵物和原寵物,就像隔了很多歲的同卵雙胞胎,沒什麼區別。對此,米繼東解釋道,為客戶提供的服務條款中註明,如果克聽不成功會退全款,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失敗案例,複製的貓犬一年內非正常死亡,可以免費再做一次複製。

  然而,業內人士提出了不同意見。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所長秦川分析,鑒於動物複製本身是整體複製,理論上講無“新種”產生危害,因此國內甚至國際上都沒有相關法規就此進行禁止,甚至在科學技術上鼓勵創新。

  但她表示了對複製商業化的擔憂,一方面,不清楚複製的動物可能患的疾病,對動物的健康有潛在的危害,另一方面,不知道這種人工生物對動物自身和自然界有沒有累積危害。

  一位中國動物實驗學會的業內人士亦表示,複製技術本身是成功的。但已有實驗數據表明,複製寵物存在健康風險。複製寵物的健康風險,一方面會加重客戶經濟負擔,一方面也不符合複製寵物自身的福利。

  外界對於寵物複製存在質疑,由於不屬於實驗範疇,其標準與監管顯得沒有邊界。一名業內人士表示,國內目前沒有寵物複製的相關行業標準,如果有規範的話,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保證複製動物遺傳質量,即產品的真實性;二是保證複製動物的健康。此外,由於商業寵物克聽不屬於實驗動物領域,還涉及是否存在動物倫理問題。因此,他認為有必要進行相應監管。

  李敏其實也想過這些問題。他說,自己也關心複製過程是否會傷害動物,但他查詢了資料,也詢問了公司。李敏認為找到一個負責任的主人是寵物最好的歸宿。綜合多方考慮,他才做出了複製的決定。

  鍾友剛表示,在寵物醫院為寵物看病時,如果寵物確實年齡大、無法治癒,而寵物主人特別傷心之時,他會告訴寵物主人,有“寵物複製”這一項選擇。實際上,在他看來,是否選擇寵物複製,感情是一方面因素,經濟也很重要。

  秦川也建議,寵物主人要有心理準備,“複製”動物除了滿足寵物主人的情感需要外,可能會發生一些身體健康問題,需要善待它們,不能遺棄。

  這段時間,李敏去複製公司看了兩三回,也收到對方發來的照片和視頻,看的時候感覺就是“激動”,“再來一次吧”,重新開始一次陪伴。

  9月底,“大蒜”預計將交付給主人黃雨。李敏也將帶著自己的小狗回家,他已經打算好了,帶回家後要做絕育手術,“不會再像之前那樣了”。

  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實習生 陳麗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