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農商行給大股東“輸血” 內控失範支行行長受賄
2019年09月16日13:19

  原標題:重慶農商行給大股東大量“輸血”,內控失範支行行長受賄

  來源:中金在線

  9月6日,港股上市銀行重慶農商行拿到了證監會核準的新股發行批文,該行將於9月23日進行新股申購,將成為首家“A+H”上市農商行。

  財經參考梳理髮現,該行雖為國內最大的農商行,但由於近年來重慶地區經濟增速明顯放緩及公司不良率的快速上升,致使其港股持續低迷。由於A股上市後的高溢價效應,大股東上市前猛增內資股。

  報告期內,重慶農商行不斷向大股東“輸血”,僅2018年上半年,公司向三大股東貸款高達108.12億,且個別股東存在無法償還的風險。截至 2018年8月31日,該行有36名內資股股東合計質押公司股份1,433,135,100股,占重慶農商行總股本的14.3314%。

  招股書顯示,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重慶渝富”)持有公司9.98%股份,為重慶農商行最大股東,同時,重慶渝富還持有重慶銀行13.02%的股份,同為重慶地區的商業銀行,且雙方90%以上的業務均來自於重慶地區,顯然,重慶農商行與重慶銀行具有較強的競爭關係。

  重慶農商行不良率雖低於內業平均水平,但其部分村鎮銀行、支行不良貸款卻偏高。重慶農商行面臨較大的問題是內控失範,短時間內頻繁調整19名中層管理人員,1名中層檔案蹊蹺塗改,高管人員更是違背中央八項規定,高規格出行。更為不堪的是,旗下支行行長涉嫌受賄被銀監會處罰終身禁入。

  H股股價長期跌破淨資產 IPO前夕大股東增持7億內資股

  2010年12月16日,重慶農商行在香港上市,成為內地全國首家上市農村商業銀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銀行、西部首家上市銀行。該行雖開創了多個“首家”,但其在香港市場並未被資本看好,股價一直處於低迷狀態。

  數據顯示,重慶農商行在香港聯交所H股上市時的每股發行價為5.25港幣,上市後其港股被貼熊簽,長期處於破髮狀態,股價總體維持在3港幣至4.8港幣區間運行。截至2019年9月16日上午收盤,重慶農商行報收每股4.28港元,跌幅1.83%。上市近9年的重慶農商行,股價卻較當初發行價下跌了18.48%,大幅跑輸於恒生指數。數據顯示,恒生指數在此期間,由22949.78點上漲至27081.031點,漲幅18%。

  2016年,重慶農商行的每股淨資產為5.59元,2018年6月,公司的每股淨資產為6.61元。照此來看,其港股股價長期跌破淨資產,但大股東卻無動於衷,並未採取回購等有力的維穩措施。

  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司在A股IPO前夕,大量發行內資股。招股書顯示,2017年8月23日,公司第三屆董事會第五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定向增發內資股具體方案的議案》等議案,確定內資股增發的具體方案,根據內資股增發方案,重慶農商行股份數量為7億股,發行價格為每股5.75元,認購對象及認購股份數量為重慶渝富認購368,695,582股、重慶城投認購165,652,209股、交旅集團認購165,652,209股,全部由前三大股東包攬。

  很明顯,A股上市後的造富效應,使大股東寧願花更高的價格增持公司內資股,而不願意在價值投資主導的港股市場,增持港股股份。

  不良貸款和不良率均顯著上升第一客戶兼第第四股東陷入債務危機

  作為一家地方性商業銀行,重慶農商行的貸款業績主要集中在重慶地區。2015-2018年6月,公司在重慶市內營業機構發放的貸款總額分別為2,501.60億元、2,779.51億、3,079.60億元和3,279.50億元,占整個貸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93.14%、92.47%、90.99%和90.54%。如果重慶地區經濟發展發生重大下滑,將可能對該行的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重慶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9500.27億元,比上年增長9.3%,這一GDP增速,打破了此前保持了10年的年均兩位數以上的高增速曆史。2018年,重慶市全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0363.19億元,同比增長6.0%,增速明顯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重慶農商行不良貸款主要集中在製造業、批發和零售業、農、林、牧、漁業和建築業等傳統的第一產業,而重慶市第一產業增長的形勢更為嚴峻,數據顯示,2018年重慶市第一產業實現增加值1378.27億元,增長率4.4%。

  2018年上半年,公司貸款最為集中的所屬重慶地區的製造業行業增速1.3%,大幅低於全國水平6.0%。由於重慶農商行製造業等第一產業在公司貸款中占比較高,公司的貸款質量受到較大影響。

  報告期內,重慶農商行對上述四大行業中,除農、林、牧、漁業外,其他三大行業的不良貸款急速攀升,2018年6月,公司對上述四大行業的不良貸款額分別為17.42億元、10.45億元、2.03億元和1.37億元,而2015年卻分別僅有4.68億元、3.26億元、2.5億元和0元。

  近年來,重慶農商行的不良率逐年攀升,2015-2018年6月,公司的不良率分別為0.74%、0.78%、0.96%和1.50%,最新一期的不良率較報告初期的2015年幾近翻倍。

  重慶農商行亦坦言,公司2018年上半年貸款的不良貸款率上升的原因是出現單戶大額不良貸款和重慶地區經濟增速明顯放緩所致。而2017年末,公司貸款的不良貸款率上升的原因是規模相對較小的客戶抗風險能力較弱,市場變化導致經營困難。

  報告期內,重慶農商行逾期貸款金額分別為49.01億元、45.92億元、50.03億元和59.22億元,不良貸款金額分別為26.29億元、28.73億元、33.01億元和44.64億元,逾期貸款和不良貸款金額均逐年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逾期明顯高於不良貸款,逾期貸款未劃分為不良貸款的依據令多方質疑,同時在公司上市反饋意見中也遭到了監管層的問詢。

  財經參考注意到,重慶農商行對若幹個客戶貸款較為集中,報告期內,重慶農商行最大十家單一客戶貸款總額分別為232.28億元、245.49億元、246.79億元和268.32 億元,占貸款總額的比例分別8.65%、8.17%、7.29%和7.41%;占重慶農商行資本淨額的比例分別40.34%、36.11%、30.87%和32.31%。

  招股書顯示,重慶農商行最大十家單一貸款客戶主要為隆鑫控股、華宇集團、重慶城投等為代表的製造業、房地產和水利環境等傳統行業,其中,公司第一客戶隆鑫控股引起了財經參考的注意。

  2018年上半年,公司對其貸款額高達50.78億。同時,隆鑫控股還是重慶農商行第四股東,其持有公司5.7億股,占比5.70%。此外,公司第三客戶重慶渝富、第四客戶重慶城投也是重慶農商行的重要股東,上述兩家分別持有公司9.98億股、7.87億股,以占比9.98%、7.87%分別排名前一、前二。

  近期,隆鑫控股拖欠違規佔用資金的風波日益發酵。7月10日,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原由是:2018年,隆鑫控股占有其控製下公司新兆投資資金4.8億元,據瞭解,這筆資金來源新兆投資發行的非公開債務融資,違規佔用後,隆鑫控股曾公開承諾於2019年6月23日之前歸還,但一直未兌現承諾。為此,外界紛紛猜測其是否有此償債能力。

  據天眼查顯示,隆鑫控股曾存在股權質押達99次,3次司法協助中2次股權被凍結,2019年3月,隆鑫控股被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列入被執行人。2019年7月,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對隆鑫控股的執行標的物重慶農商行1500萬股份進行了詢價評估,可能對此標的進行拍賣,以償還其所欠債務。

  截至2018年8月,隆鑫控股因債務纏身,將其持有的重慶農商行4.7億股質押出去。

  重慶農商行亦承認,如果公司最大十家單一貸款客戶的貸款質量惡化,可能會使公司貸款組合整體質量下降,不良貸款增加,從而對公司資產質量、經營業績和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

  低價甩賣資產內控不足旗下支行行長受賄遭終身禁入

  為了降低不良貸款,重慶農商銀行對其進行了轉讓及核銷。據招股書,重慶農商銀行共處置了17筆處置不良資產,將賬麵價值約4.35億的資產以1.90億元甩賣出去,總體價格低至4.4折,部分低至2-3折。

  2015年3月,重慶農商銀行將賬麵價值為7,500.55萬元的不良貸款,以2折1,6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轉讓給重慶市博一陶瓷股份有限公司,損失5,916.31萬元。同年12月,重慶農商銀行將賬麵價值為5,315.54萬元的不良貸款,以3折1,709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重慶晨昊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實際損失3,643.91萬元。

  2017年9月,重慶農商銀行將賬麵價值為984.9萬元的不良貸款,以3折363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重慶市弘穗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實際損失629.75萬元。

  近年來,重慶農商行屢屢違規,讓公司的風險管理能力受到質疑,也讓公司的市場信譽受到較大影響。

  自2015年起,重慶農商行因監管部門的檢查查處問題達16起,主要涉及信用卡審核不嚴、部分支行未嚴格執行信貸業務、股權質押管理存紕漏、資金用途轉移、貸款審查不嚴等問題。

  同時,報告期內,公司因違反國內監管規定而被國內監管部門處罰達22 起,開具了22張罰單,共處罰金額達529.5萬元。

  上述違法事件,2016年7月份因違反反洗錢規定,重慶農商行遭央行重慶營管部罰款20萬元,一名相關責任人員被罰款1萬元受到多方關注。

  但重慶農商行對此表示,在報告期內所受到的行政處罰不屬於重大行政處罰,不會對上市形成障礙,或正是抱著這樣的心態,才使公司違規不斷。

  財經參考查閱銀保監會網站發現,重慶農商行旗下支行行業還涉嫌受賄。據重慶銀保監局2019年6月27日的行政處罰信息公開表(渝銀保監罰決字〔2019〕29號)顯示,陳波存在利用職務之便受賄的違法違規行為,中國銀保監會重慶監管局對其作出禁止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的行政處罰決定。

  資料顯示,陳波是於2008年6月獲得了重慶銀監局核準,擔任了重慶農商行永川支行行長。

  或受此牽連,銀監會對陳波做出處罰的同一天,也公佈了重慶農商行因內控管理不嚴被處罰,並處罰金20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