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全球市場需要警惕的四件事情
2019年09月16日19:09

  文 | 《巴倫》撰稿人 安德魯·巴里(Andrew Bary)

  編輯 | 吳海珊

  最近利好重重:美國和中國同意在10月舉行新的貿易談判,貿易緊張局勢有降溫的跡象。公佈的8月就業數據為美國經濟複蘇提供了更多證據,8月美國就業人數增加了13萬,失業率維持在3.7%。投資者對美聯儲在9月底將保持寬鬆政策並將短期利率下調25個基點、從目前的2%降至2.25%的預期感到欣慰。

  但當下全球市場仍然需要警惕四件事情:

  股票分紅高於債券收益

  黑石集團策略師拜倫·維恩表示:“市場正在做出幾個假設。未來6至9個月,中國將與美國達成某種貿易協議。利率和通脹率將保持在低位,股市也很有吸引力,股票收益率高於債券。”

  當前,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接近2%,而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為1.55%,這是罕見的股票收益率高於政府債券的時刻。標準普爾目前的估值是2019年預期利潤收益率的18倍,淨收益率(一個與市盈率相反的指標)5.5%。與整個債券市場相比,包括國債、市政債券、抵押貸款證券和公司債券,這一收益比例相當高。

  目前,美國國債的風險大於股市,政府債券的上行潛力看上去也更為有限。30年期美國國債目前的收益率約為2%,接近其最近的記錄低位。如果其收益率升至3% ,其價格將下跌20%。

  獨角獸的尷尬

  “獨角獸公司”是指那些估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初創企業。目前,公開市場的投資者正對其中幾家企業感到不滿。優步技術在此前創下新低後,其股價比IPO價格低了近30%。Wework母公司We co.首次公開募股(IPO)前景暗淡,這一點也不稀奇,該公司是獨角獸市場弊病的典型代表。

  We有巨大的運營虧損: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15億美元,虧損14億美元,財務狀況不透明,且雄心勃勃,其招股說明書中這麼寫道:“我們的使命是提升全世界的意識。”

  該公司有一個危險的商業模式,公司與房東簽訂的是長期租約,再出租給客戶時卻是短期租賃協議。該公司在私人市場的估值高達470億美元,最近有報導稱,We可能想在IPO的時候將估值壓低至最低200億美元,或者完全推遲IPO。

  對We來說有一個充滿吸引力且被低估的選擇:投資於一對專注於曼哈頓寫字樓市場的領先房地產投資信託公司:SL Green Realty(SLG)和Vornado Realty Trust(VNO)。

  儘管Google和臉書都在這座城市搶占了一席之地,但曼哈頓仍被視為美國最薄弱的主要寫字樓市場。因此,SL Green和Vornado2019年的表現遠遠落後於同行和蓬勃發展的房地產投資信託(REIT)市場。Sl Green的股價為81美元,2019年上漲了2%,Vornado的股價為63美元,2019年僅上漲了1%,但同期Vanguard的房地產ETF(VNQ)的漲幅為25%。

  Sl Green和Vornado的派息率均在4%左右,同時這兩家房地產投資信託公司的總市值為190億美元,低於We估值的低端——200億美元。

  投資者擔心幾個因素:遠在西區的哈德遜城市廣場的新供應問題、翻修曼哈頓舊塔樓的高昂成本,以及金融服務業的緊縮。這些都是合理的擔憂,並且這些似乎充分反映在了低迷的股價上。

  Sandler O’Neill+Partners分析師亞曆山大·戈德法布偏愛 SL Green。他表示: “管理層一直在做所有投資者希望他們做的事情:出售資產,以相對於資產淨值30%的折扣回購股票,並促進投資組合的收益增長。”

  與WeWork不同,SL Green和Vornado都持有豐富的資產,其估值低於曼哈頓的私人市場交易。

  在這兩家中,Vornado相對更大,也擁有更好的資產負債表。出售了中央公園附近“億萬富翁大道”大樓中的公寓,以及曼哈頓一家街頭零售空間的合資公司之後,它可以坐擁30億美元現金。Vornado由77歲的創始人Steve Roth領導,過去40年他將Vornado定位於一個長期的私營公司。在他之後,該公司的發展方向存在不確定性。有可能Vornado會被出售——私營房地產基金能賣個好價錢。

  歐洲的風險

  20多年前,時任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策略師的韋恩寫道,歐洲有可能變成一個“巨大的露天博物館”。

  他的警告被證明是有先見之明的。過去5-10年,歐洲經濟停滯不前,利率大幅下降至零或更低水平,股市遠遠落後於標準普爾500指數。

  韋恩在上週:“我的意思是,歐洲仍將是一個很好的旅遊、就餐和吸收文化的地方,但不一定是一個很好的投資目的地。”

  現在的問題是,歐洲股市是否具有吸引力。過去5年,先鋒富時歐洲ETF的年回報率僅為1.7%,比標準普爾500指數低9個百分點。

  歐洲股市的困局在於缺乏具有活力的科技板塊,同時在銀行、能源以及汽車等對經濟敏感的股票領域又占比過多而受到拖累。要知道歐洲的銀行業表現遠遠落後於其美國同行,並且能源又是全球市場表現最差的板塊之一。

  歐洲股市牛市的部分原因在於,鑒於歐洲的國債收益率處於低位或負值,比如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0.6%,對收益率十分饑渴的歐洲投資者將會轉向股市。

  歐洲股市與債券收益率的差距約為4個百分點,而美國這一差距不到0.5個百分點。歐洲股市的市盈率為2019年預期收益的14倍,低於標準普爾500指數的18倍。歐洲公司非常喜歡派發股息,而不是進行股票回購,結果是平均派息率接近4%。對於尋求收益的美國投資者來說,歐洲在向他們招手。

  歐股方面,荷蘭皇家殼牌公司和英國石油公司(BP)派息率均超過6%。頂級銀行彙豐控股派息率為5.4%,瑞銀(UBS)為6%;戴姆勒和寶馬派息率超過5%。先鋒富時歐洲指數派息率為3.4%。

  價值投資的複蘇

  價值型股票9月初開始活躍起來,擊敗了成長型股票。在經曆了長達10年的長期、殘酷的低迷期之後,終於可以為四面楚歌的價值型投資者歡呼了。

  前摩根士丹利前策略師、韋恩同事、現任Kindred Capital Advisors首席執行官的史蒂夫·加爾佈雷斯表示:“我對價值型股票在這段時間的不佳表現毫無擔憂,現在真正的價值投資者已經很少了。這讓我想起了2000年,但不同之處在於,現在沒有那麼多的價值倡導者。”

  許多價值投資者已經離開了這個行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資產基礎萎縮,或者將價值的定義擴大,買入Netflix或亞馬遜等公司的股票。

  在2000年市場頂峰之後,標準普爾500指數在接下來的2.5年里暴跌了超過40%。但由於價值股被嚴重低估,一些價值型投資經理獲得了積極的回報。

  加爾佈雷斯表示:“我們的投資組合中充斥著只有個位數的市盈率股票,其中有一些股票的派息率達到5%以上。”他列舉了利安德巴塞爾工業公司、固特異輪胎橡膠公司、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達美航空公司。固特異和利安德的派息率都超過了5%。

  投資者還可以通過買入富蘭克林資源公司來參與被抑價價值策略的複蘇。該公司股價約為27美元,相當於本財年預期收入的11倍,派息率接近4%。該公司將在9月結束本財年。富蘭克林的淨現金和投資總額超過其當前市值(135億美元)的一半,這個比例可能是標準普爾500指數所有公司中最高的。

  Pzena Investment Management(PZN)是由里奇·皮澤納(richpzena)創立並領導的一家小型公司,致力於價值投資的複興。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的股價大概在8美元左右,相當於該公司為年收益的12倍。該公司沒有公開的預期收益的數字。皮澤納的追逐的是那些派息率(包括年度特別支付)為7%的公司。儘管價值投資陷入困境,但皮澤納在過去一年還是盈利的。

  翻譯 | 小彩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投資建議不代表《巴倫》傾向;市場有風險,投資須謹慎。)

  雜誌訂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