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爺爺、老乾娘、六糧液,這些企業為何連自己都要“山寨”?
2019年09月15日10:18

原標題:阿里爺爺、老乾娘、六糧液,這些企業為何連自己都要“山寨”?

“大家好,唔系渣渣輝,系兄弟就來扛我!”

由於代言遊戲時一句極具代表性的港普介紹,知名影星張家輝成為了網友調侃的對象,與之相關的表情包、鬼畜視頻等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

令人沒想到的是,不久前,張家輝竟主動申請了“渣渣輝”商標註冊,網友紛紛稱其“有商業頭腦”“產權意識很強”。不過,也有人好心提醒,“不要再隨便開玩笑了,小心家輝哥說你侵權。”

怒了!張家輝一口氣註冊45項“渣渣輝”商標

近日,有網友曝光了一張“渣渣輝”商標註冊列表截圖,圖片中顯示張家輝疑似申請全品類“渣渣輝”商標。

9月14日,中新經緯查詢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發現,“渣渣輝”商標的申請人為“張家輝”(英文名稱:CHEUNG,KAFAINICK,地址:香港九龍官塘偉業街221號美德工業大廈B座10樓B室),申請時間為2019年5月30日,類別為全品類商標共45項,覆蓋遊戲器具、教育、印刷油墨、加工食品等。

▲張家輝申請“渣渣輝”商標。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截圖

有分析稱,張家輝此次一口氣註冊45項“渣渣輝”商標,或與自己屢被侵權有關。

據瞭解,此前,一款名為《我是渣渣輝》的遊戲上架Windows10應用商店,遊戲廣告頁面上使用了張家輝的形象,並寫著“裝備RMB回收,交易1秒到賬”等字樣,但實際上這款遊戲並沒有獲得張家輝的同意和授權。

2018年8月9日,張家輝通過微博發表聲明稱,其已於2018年2月終止了與某遊戲開發商的形象代言合作,之後無授權任何第三方使用張家輝之前的廣告代言形象。《我是渣渣輝》遊戲的開發商或運營方前述行為已經構成侵權。

“侵權聲明”後,這一次,張家輝乾脆將“渣渣輝”註冊成了商標。對此,網友紛紛評論,認為其“很有經濟頭腦”、“版權意識很重”。

@燦爛智能寶:不錯啊!就該有產權意識。

@拯救世界的周穀街:有商業頭腦。

@ins模特:就該這樣,當初被笑的可是自己,不能讓別人撿便宜拿去賺錢。

@KaleeO:不錯不錯,很有經濟頭腦。

@搶小朋友的玩具:哈哈哈,版權意識很重。

@萌神木木:大家以後不要隨便開玩笑了,小心家輝哥說你侵權。

需要注意的是,中新經緯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上看到,“渣渣輝”上述商標申請目前還未完成,尚處於“等待實質審查”階段。

“如果實質審查合格,就會進入為期三個月的公示階段,這期間若沒有人提出異議,三個月後便可以拿到商標註冊證。”一位從事商標代理的業內人士告訴中新經緯。

在上海市公義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曉峰看來,張家輝此次申請到“渣渣輝”商標的幾率比較大。陳曉峰指出,在實質審查階段,國家知識產權局會審查該商標是否會出現侵權、產生不良影響等。此次商標註冊,申請人正是張家輝本人,二者關聯度強,比較容易申請成功。

中新經緯注意到,在張家輝之前,曾有不少人想要搶占“渣渣輝”商標,但均被駁回。

值得一提的是,全品類商品註冊申請的成本並不低。據媒體報導,根據商標註冊申請的收費標準,全品類共45項的商標註冊費總金額約為13.5萬元。

小心!有人用了20多年的名字竟成了別人的商標

張家輝註冊“渣渣輝”商標上熱搜後,有網友稱“更加心疼敬漢卿了”。

原來,今年8月份,短視頻UP主敬漢卿曾遇到一件麻煩事,即伴隨自己22年的名字被別人註冊了商標。

今年22歲的敬漢卿是個短視頻博主,“敬漢卿”既是他的賬號名,也是其真實姓名。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竟被一家自稱是“敬漢卿”註冊商標持有人的公司發函要求更名。

該公司稱,敬漢卿目前運營的微信、騰訊、頭條公眾號“敬漢卿”已侵犯到他們的註冊商標專用權,要求敬漢卿及時整改更名,否則將委託律師發函,要求各大視頻平台查封“敬漢卿”相關公眾號。

中新經緯查詢發現,“敬漢卿”的商標權人為鏡湖區知橋電子產品銷售部,註冊於安徽省蕪湖市,成立時間為2017年8月29日,註冊資金僅20元。有意思的是,該公司成立後不到一個月,就申請了3個不同的商標,此後,基本每個月它都會申請幾個不同的商標。截至2019年7月3日,該公司一共申請註冊了103個商標。

業內人士指出,上述公司很可能是一家惡意搶注商標的公司。“所謂惡意搶注商標,即是指一些公司以極低的成本搶占熱門商標,再通過收取轉讓費、授權費來對受害人進行敲詐勒索等。”

據媒體報導,近些年,不少知名自媒體賬號都曾遇到過類似被搶注商標的情況,包括“手工耿”“美食作家王剛”“機智的黨妹”等。

“名人的姓名或者賬號名被他人註冊成商標後,容易讓市場交易主體產生混淆,誤認為該商標與名人有某種聯繫,嚴重時甚至會影響名人的聲譽。”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

趙占領指出,名人在發現自己的姓名或者是賬號名被人搶注為商標後,可依法向相關部門申請撤銷該商標。不過,由於中國商標法向來堅持“註冊在先”的一般原則,一旦商標被搶注,企業或個人想要再拿回來,就不得不踏上漫長的訴訟之路,成本相對較高。

阿里爺爺、老乾娘…“防禦性”商標瞭解一下

事實上,為了保護自己的品牌,避免被惡意搶注商標,不少企業選擇了先下手為強,註冊了大量自己品牌的“山寨”商標。

比如小米公司註冊了“大米”“紅米”“藍米”“黑米”“紫米”“橙米”“綠米”“黃米”“桔米”等商標,以至於有網友評論道,“雷布斯是想集齊七色米召喚神龍嗎?”

▲小米公司註冊的部分商標。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截圖

阿里巴巴更有意思,註冊了“阿里媽媽”“阿里叔叔”“阿里爺爺”“阿里奶奶”等,活生生一商標版的“阿里家族”。

▲阿里巴巴註冊的部分商標。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截圖

老乾媽也不甘落後,“老乾爹”“老乾娘”“老乾爸”“乾兒子”“乾女兒”“老姨媽”……可謂是“七大姑八大姨”都被註冊了個遍。

▲老乾媽註冊的部分商標。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官網截圖

不久前才告贏九糧液的五糧液,也早就在商標上下了功夫,註冊了“六糧液”“七糧液”“八糧液”等商標;京東更是將創始人劉強東的名字拆分,分別進行商標註冊保護……

中新經緯瞭解到,上述企業的這些商標,並非簡單的“山寨”商標,業內稱之為“防禦性”商標。

趙占領介紹,一些企業為了進行品牌保護,會進行防禦性商標註冊,這種防禦性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於核心品牌,除了主流業務的產品類別之外,在其他類別上也進行註冊,也就是說,儘管目前還沒有在其他領域開展業務,但不排除未來有可能進軍相關領域;二是除了直接註冊核心品牌商標外,還註冊一些具有一定近似性的商標。

“比較來看,後者的註冊方式,也就是近似性商標註冊的防禦性更強,可以防止其他人註冊有近似性的商標,導致與企業原有商標混淆或不易辨別。”趙占領表示。

不過,防禦性商標註冊並非一勞永逸。趙占領指出,一些申請註冊的商標如果長期不使用,也有可能被撤銷。“商標資源有限,註冊後不使用其實是一種浪費。根據相關規定,連續三年不使用的閑置商標,在其他人提出申請的情況下,則該註冊有可能被撤銷。”

因此,趙占領建議,除防禦性商標外,企業還可採取常規的商標保護方式,進行日常品牌監測,包括競爭對手與品牌相關的市場監測、競品商標動態的跟蹤等,一旦發現被仿冒的可能風險,及時通過法律手段進行阻止和維權。

(來源:中新經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