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美遇襲 油價會飆升嗎?
2019年09月15日19:13

  來源:北京商報

  滾滾濃煙中,國際油市飛出了一隻“黑天鵝”——全球最大石油企業沙特阿美遇襲。震天的爆炸聲之後,沙特阿美旗下的一大煉油廠與一大油田漫起長達數小時的大火。

  作為全球石油巨頭,沙特阿美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國際油市的心跳。減產已是板上釘釘,市場在屏息以待,週一的國際油價會否走出飆升之勢。而對於IPO之路一直不太順的沙特阿美來說,上市或許又要緩一緩了。

  01 減產570萬/桶

  飛來橫禍擋在了沙特阿美的上市之路上。當地時間9月14日,位於沙特東部的全球最大石油企業沙特阿美兩處石油設施受到無人機攻擊。之後沙特阿拉伯內政部證實,兩架無人駕駛飛機於當天早晨向沙特境內一家煉油廠和一座油田發動空襲,之後便是衝天火光和滾滾濃煙。

  根據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聲明,襲擊分別發生在沙特東部城市達曼附近的布蓋格工廠以及胡賴斯油田,目前阿美石油公司的工業安全團隊已經控製住火情,有關部門正對襲擊事件進行調查。所幸兩處被襲設施附近沒有住宅區,因此襲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很快,始作俑者發聲了。也門胡塞武裝一名發言人14日通過其控製的馬西拉電視台表示,胡塞武裝當天出動了10架無人機,對阿美石油公司在布蓋格和胡賴斯的設施發動襲擊。該武裝還表示將擴大對沙特的襲擊範圍。此前5月,胡塞武裝曾對沙特一條主要石油管道的兩座泵站發動襲擊;8月16日同樣使用無人機,襲擊了沙特阿美在沙特謝拜的煉油設施。

  不過,沙特阿拉伯和美國卻對也門的領罪表示了質疑。有媒體14日報導指出,沙特阿拉伯和美國的兩國官員正在就此進行調查。他們認為,本次襲擊可能來自伊朗或伊拉克, 而非也門;此次使用的攻擊武器可能是巡航導彈或“巡航導彈+無人機”組合,而非僅使用了無人機。

  無論事實到底如何,襲擊的威力已經顯現。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本·薩勒曼同日表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兩個石油設施已暫時停產,導致該公司削減約一半的總產量,減產幅度高達570萬桶/日,約占沙特石油日產量的50%,相當於全球供應量的5%。此外,他還表示,襲擊事件導致沙特的乙烷和液化天然氣日產量暫時減少了50%。沙特阿美公司正在全力恢復生產,在事發48小時內還將公佈新進展。

  02 油市動盪在即

  沙特阿美的減產只是第一步,對於即將開盤的油市而言,這無疑會是一枚重磅炸彈。“布蓋格或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處理設施,”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負責人傑森·博爾多夫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針鋒相對的地區衝突升級讓原油價格攀升的風險顯著上升。”

  “作為主要原油出口國,沙特此次遇襲之後,肯定會對油價有所影響。”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如果後續產能減少得很多,可能就會漲得很多。不過,由於減產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國際能源署(IEA)那邊短期不會有什麼快速的動作,還處於觀察中,要具體看產能變動情況。

  的確,如果是長期影響,570萬/桶每日的缺口可不好補。IEA表示,正密切關注沙特局勢,就當下的情況而言而言,商業原油庫存胡椒味充足,原油市場供應良好。IEA並未透露關於釋放應急原油庫存的計劃。

  倒是美國,試圖展示出“產油大國”的風範。當天,美國能源部發言人海尼斯表示,襲擊導致沙特的石油產量中斷後,特朗普政府已經做好準備,在必要情況下動用“戰略原油儲備”,以減輕原油市場受到的衝擊。據BBC介紹,美國戰略石油儲備是19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的產物,目前約有6.45億桶,儲存在美國南部墨西哥灣沿海岸線下。

  去年以來,油市的狀況並不太好,國際原油價格一直處於弱勢狀態。在週末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紐約商品交易所10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54.85美元,11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60.22美元。空襲發生前,最新的紐約原油價格的下跌0.53%,報54.57美元。

  油價的上漲幾乎已成定局。CNBC援引多名業內人士的預測表示,國際市場石油價格每桶或將暴漲5-10美元。Seaport Global能源交易主管羅伯托·弗蘭德認為,油價可能上漲10美元。如果只是幾天的影響,可能是3-5美元。IAF Advisors研究主管凱爾·庫珀表示,“考慮到對沙特設施進行直接打擊的可能影響,我猜至少要漲5美元,而實際情況可能還要高得多的多。”

  03 IPO會遇阻嗎

  油價上漲是沙特阿美一直以來的執念,畢竟這對於其能否拿到一個不錯的估值至關重要。8月,沙特阿美正式官宣,要重啟IPO計劃;緊接著9月2日,沙特阿美更換了掌門人,沙特主權財富基金“公共投資基金”的負責人亞西爾·魯梅延將擔任沙特阿美公司董事會主席。根據沙特前任能源大臣法利赫的說法,“魯梅延的任命是公司為上市做準備的重要一步。”

  在沙特阿美重啟IPO時,林伯強就表示,沙特阿美一直都希望等到油價更好的時候再進行,這樣融資的額度也會更大,但是目前看來,油價的狀況一直不太好,可能就等不及油價回到高位的時候了。

  事實上,在沙特阿美遇襲之前,巴克萊調降了今年下半年和2020年的油價預測,稱受到全球宏觀經濟面弱於預期所累,原油需求增長料將放緩。與此同時,摩根士丹利也下調了對於今年賸餘時間的油價預測,理由包括經濟前景疲軟、需求不振以及頁岩油增長可能抵消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支撐油市的努力。

  為了用減產換高油價,沙特已經努力了很久。最新數據顯示,OPEC 8月的石油產量為2961萬桶/日,較7月修正後的產量增加8萬桶/日,沙特是減產的帶頭者,減產幅度高於OPEC牽頭的供應協議所要求的水平。而在今年6月,美國甚至超越沙特阿拉伯,成為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國。

  只不過,用原油生產設施受損換來的高油價,沙特可能也開心不起來。此前,關於石油設施易“受傷”的輿論一直圍繞著沙特阿美。顧問公司The Rapidan Energy Group曾在今年5月警告稱,“一次成功的襲擊事件可能導致絕大多數沙特的生產和幾乎所有閑置設施的生產陷入混亂。”

  據悉,布蓋格位於沙特阿美達蘭總部西南約37英里處,是世界上最大原油穩定裝置,將含硫原油加工成低硫原油,然後運往波斯灣和紅海的中轉站,據估計每天可加工多達700萬桶原油。而在今年7月,沙特全國的原油日產量為965萬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