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人工智能 美軍推出“馬賽克戰”新理念
2019年09月15日09:59

原標題:利用人工智能 美軍推出“馬賽克戰”新理念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導 美媒稱,根據為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DARPA)撰寫的一份新報告,美軍應該採用一種新的、適應性強和有韌性的力量設計,以消除可能使美軍在對等作戰中面臨風險的單點故障,例如關鍵的數據鏈接。

據美國《空軍雜誌》月刊網站9月10日報導,這種新的設計理念被稱為“馬賽克戰”。它可以通過打造一個由先進計算支持的傳感器、前線作戰人員和決策者組成的具有高度適應性的網絡,讓敵人驚慌失措。這個網絡應該能夠迅速自我聚合和分解,形成無限多的新組合。

報導介紹,DARPA委託美國空軍協會米切爾航天研究所製定了這份名為《恢復美國的軍事競爭力》的報告。米切爾航天研究所負責人、退役中將戴維·德普圖拉與高級研究員茜瑟·彭尼撰寫了這份報告,他們採用了退役少將拉里·斯圖茨賴姆和馬克·岡津格提供的意見。這份報告9月10日在國會山的一個活動中推出。

報告認為,美軍必須適應對手不斷變化的方式,以克服美國能力的弱點。這些弱點包括:高性能系統數量少,且這類系統太寶貴,不能在戰鬥中失去;效率低下的採購過程在開發新系統方面耗時過長,並導致成本增加;過度依賴集中式指揮和控製結構,這種結構採用易受攻擊的單點通信。

克服弱點的新戰法

DARPA戰略技術辦公室主任蒂姆·格雷森在9月10日的活動中說:“簡而言之,這就是要打破鐵板一塊的問題。這就是不要依賴像過於集中的單點故障。”

報導稱,DARPA的解決辦法是“馬賽克戰”。這家機構正在實施一系列旨在填補美國能力短板的計劃。它利用了計算技術和人工智能的進展、聯網技術以及一種新的思維,即軍隊不再需要為了讓一個系統最有效而將各種工具塞進這個系統里。

德普圖拉說,相反,軍方可以通過多個平台和傳感器對自己能做的事情進行分解,從而降低美軍的脆弱性,並使對手面臨的問題複雜化。這一想法已經開始成形,作為空軍建立先進戰鬥管理系統的工作以及空軍向組成部分“即插即用”、可執行各種任務的平台過渡的一部分。

彭尼說,如今規模縮減的空軍是問題的一部分。

她說:“如果我們在蘇聯解體後不裁撤軍隊,我們今天可能就不會進行這樣的討論,因為我們原本會擁有足夠的規模。目前所有軍種都急需重組,但沒有一個軍種比空軍更急需重組。空軍比曆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規模小、老態。過去17年來一直處在極其放任的環境中,我們的軍隊規模太小,我們的信息系統太脆弱,我們的指揮和控製過於集中,經不起系統戰。”

這是2018年1月15日在阿富汗赫爾曼德省拍攝的美軍資料照片。(新華社/美聯)

報導指出,由於關鍵資產太少,美軍很容易陷入癱瘓。彭尼同意其他評估,即認為小型艦隊不能提供足夠密集的攻勢,在資產減少時遭受損失更大,並推高運營和維護成本。

報導還指出,互操作性問題繼續削弱美國作為聯合部隊的能力,而對中央網絡的過度依賴和數據鏈接的過少,使得這些系統成為企圖破壞美國指揮軍隊能力的敵人容易得手的目標。

彭尼說,更糟糕的是,對這些專門能力的依賴使美國軍隊變得過於可預測。

她說:“從數量上講,我們需要充分的多樣化和功能分解,這樣我們不僅會使敵人的目標瞄準變得複雜化,還會使其變得混亂,因為沒有關鍵的節點。”

顛覆傳統作戰理念

“馬賽克戰”試圖顛覆傳統觀念。

報導稱,這一理念彙集了近年來出現的許多概念,從全面作戰雲基礎設施,到多域指揮和控製,再到“忠誠僚機”概念。後者把無人機與F-35等更先進的資產搭配。

報導稱,用更多樣化的集群取代一些特殊資產是“馬賽克”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將觀察、定向、決策和攻擊分解成不同的要素,將使每個領域的能力發展得更快——但如果各個系統不能一起工作,就不能做到這一點。

格雷森說,他的目標是“按需提供互操作性,而不是說所有東西都必須是這個遵守一個全球標準的鐵板一塊的架構的一部分。這真的很難做到,而且非常脆弱”。

報導指出,如果戰術和訓練不隨之發展的話,軍隊無法充分利用新工具。格雷森說,DARPA正在研發能夠解決戰術製定、驗證、訓練和鑒定問題的技術。這是DARPA許多項目的重點所在。

報告認為,傳統的殺傷鏈應該被作者所說的“殺傷網”所取代。區別在於鏈條可能被中斷,但是網絡如果有一部分被打破,可以為作戰決策提供更多路徑。如果這個強大的網絡的一個角落髮生破壞,不會阻止網絡的其他部分執行其作用和任務。

格雷森說,靈活性還必須延伸到人工智能領域,軍方必須接受不那麼完美的解決方案。專家們認為,隨著空軍謀求對能挖掘數據和自我學習的算法的設想,適應性最終將證明比完美更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