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G問題上與美國站一起 波蘭到底圖什麼?
2019年09月14日07:35

  原標題:波蘭?不驚!

  來源:瞭望智庫

  最近,一個與中國相隔萬里的東歐國家出現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的話中。

  9月3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波蘭與美國簽署聯合聲明,要求對5G設備供應商進行更嚴格的審查,並需確認供應商是否受外國政府控製。有美方官員稱,必須共同防止中方利用華為等公司收集情報。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敦促美方停止泛化國家安全的錯誤做法,停止對中國的蓄意抹黑和指責,停止對中國企業的無理打壓。他表示,關於波蘭與美國發表的5G聯合聲明,此前波蘭總統和總理曾明確表示過,將公平、公正地對待在波中國企業,不會針對特定國家和特定企業採取歧視性措施。希望波方能夠說到做到、言行一致。

  那麼,波蘭為什麼要在5G問題上與美國站在一起,以不公平不公正的措施對待中國企業?

  文 | 楊震 複旦大學一帶一路戰略與國際安全研究所特約研究員

  1

  波蘭到底圖什麼?

  5G不僅有可能是第四次產業革命的關鍵技術,也有可能是各國在第四次產業革命之前爭奪產業優勢的利器。正因如此,美國不惜採取種種手段壓製中國在5G領域的發展與銷售。

  從波蘭的角度來說,與美國簽署5G安全協議不僅開罪中國,而且有可能使自己在該領域落後於世界主流——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先進的5G通信器材供應商華為。

  那麼,波蘭圖什麼呢?

  首先是在防務上更深度地綁定美國。

  近年來,俄羅斯與美國分歧不斷、摩擦加劇,加上北約東擴進一步擠壓俄羅斯安全空間。作為反擊,俄羅斯在與波蘭接壤的邊境地區部署了S-400防空導彈,在加里寧格勒部署了“伊斯坎德爾”導彈。

  處於北約最前線的波蘭認為其安全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波蘭將其國家安全的最優先級定位於和美國合作以及北約東翼力量的加強,在波美反導體系建設、美軍長期駐紮波蘭以及北約框架內波美合作上,都更加積極主動。

  既然美國認為應該簽署5G安全協定,那麼波蘭就不惜將原來總統和總理的承諾推翻來迎合美國。

  其次是提高波蘭在美國對歐外交中的地位。

  特朗普上台後,美歐關係實在算不上好——在防務費用上的“薅羊毛”讓歐洲盟國對美國怨聲載道。近日,美國向德國發出嚴厲警告,要求德國必須按時繳納完整北約軍費,否則將採取必要手段,比如從德國境內撤出軍隊,將美軍基地轉移到波蘭境內。美德關係由此變得更加冷淡。

  反觀美波關係,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波蘭轉軌以來,一直特別重視發展與美國的雙邊關係,視美國為波蘭的特殊夥伴和重要盟友,並把自己視為“美國在中東歐的主要夥伴和在歐洲最重要的夥伴之一”,美國對波蘭也給予了特殊的關照。

  1999年3月波蘭作為首批中東歐國家加入北約,從此波美關係迅速深化,美國成為波蘭的安全依託,波蘭成為“美國的親密朋友”和堅定盟友。

  此後波蘭積極推行親美的大西洋政策,無論是在北約內部還是在其他國際問題上,與美國都有著頗多的默契與配合。在必要時波蘭不惜疏遠和得罪歐盟大國,並且挑戰俄羅斯在中東歐的利益。

  此次波蘭不惜損害中國企業利益與美國簽署協定不過是這種思維的又一次顯現而已。對於波蘭來說,此時通過簽署5G安全協定來討好美國,必將提高其在美國對歐外交中的地位,未來甚至可能因此成為美國對歐外交的戰略支撐也說不定呢。

  此外,波蘭與中國在社會製度、價值體系、文化觀念等方面存在巨大差異,波蘭國內也不乏對中國批評的聲音,再加上波蘭在對華貿易上存在較大貿易逆差,因此,在此時犧牲中國企業利益在波蘭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2

  命運多舛,“夾縫”生存

  當然,波蘭此舉也不是毫無風險的——實際上可能因此代價較大。作為一個曆史悠久的國家,波蘭在處理大國關繫上總是進退失據,將自己陷於困境,甚至是險境。這一點從波蘭的曆史就可以看出。

  波蘭人和俄羅斯人都是斯拉夫人的分支,只不過波蘭是西斯拉夫人,俄羅斯人是東斯拉夫人。

  波蘭在曆史上建國要比俄羅斯早得多,早在10世紀時波蘭便成為歐洲強國,而當時的東斯拉夫人才形成古羅斯部族,在今天的基輔建立古羅斯國,所以俄羅斯真正建國要比波蘭晚幾百年。

  在蒙古人入侵併統治羅斯國時期,羅斯國出現分裂,這個時候波蘭和立陶宛等國趁火打劫,使羅斯國被波蘭、立陶宛和蒙古人瓜分,這一時期是波蘭人奴役東斯拉夫人的時期。但是,波蘭人沒有做大做強,俄羅斯逐步崛起以後,就成為波蘭人的勁敵——看起來和阿拉伯人與波斯人之間的關係有點相似。

  羅曼諾夫王朝的建立,使俄羅斯力量不斷強大起來,到了17世紀末,對波蘭就有了優勢。尤其是俄國、波蘭及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在烏克蘭地區進行了長達百年的角逐廝殺,俄國拿下了原波蘭掌控的第聶伯河東岸和基輔城。

  而這時的波蘭內部出現了動亂,在君主製被貴族民主製替代了以後,從“自由選王製”到行使“自由否決權”,加重了政局的混亂、腐敗和危機,再加上外部勢力的干涉和國內貴族間明爭暗鬥,讓全國走向無政府狀態,最終使波蘭癱瘓。

  在這種情況下,不單是俄國不斷攻打波蘭,幾乎所有的周邊強國都來波蘭打抽豐,侵占土地。

  從1648年到1720年的70多年間,幾乎年年的戰爭使波蘭經濟瀕臨崩潰,全國人口銳減三分之一。到了17世紀與18世紀之交,往日的東歐強國波蘭已經黯然失色,人口只剩下700萬,成為一個十分虛弱的國家,已無再戰之力。到了18世紀中期,波蘭已經搖搖欲墜。

  俄國人瞄準這個機會,開始了瘋狂的複仇,給了波蘭最後一擊,與普魯士、奧地利分別在1772年、1793年、1795年三次瓜分了波蘭。自1795年後,波蘭作為一個國家不複存在,俄國主導了波蘭的第一次滅國。

  其後,並未忘記複國的波蘭人抓住了拿破崙這根救命稻草。拿破崙於1809年幫助波蘭建立了華沙公國,使之成為法國的一個衛星國。波蘭人投桃報李,在隨後的拿破崙入侵俄國之戰中出動了十萬大軍助戰、報仇。可是,拿破崙失敗之後,華沙大公國再次被俄、普、奧三國瓜分。雖有多次起義,但都鎮壓,俄國拿到了波蘭的大部分領土。至此,波蘭第二次亡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戰末期四大帝國崩潰的時候,鍥而不捨的波蘭人再次迎來獨立的機會。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瓜分的曆史教訓太慘痛,而波蘭立陶宛聯邦的輝煌愈發顯得燦爛。四處樹敵的波蘭導致被瑞典斷了從英法獲取援助的可能。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波蘭又是第一個被德國滅掉的——騎兵衝向坦克的身影儘管無比悲壯,但是除了給對方增加戰果並無其它意義(此為波蘭的第三次亡國)。

  二戰後,被納入蘇聯鐵幕的波蘭也是被控製得最嚴密的——當時的波蘭國防部長是二戰名將羅科索夫斯基,這是一位連波蘭語都不會說的蘇聯元帥,當然這並不妨礙他被授予波蘭元帥軍銜。

  由此可見,波蘭的命運之悲慘實屬舉世罕見。

  當然,波蘭的命運多舛固然有地緣的因素——在東歐這塊“碎裂地帶”上,“夾縫”中的波蘭作為一個位於德國和俄羅斯之間的東歐國家,占有十分重要的地緣戰略地位。

  在曆史上,波蘭一直是東西方力量拉鋸的地區,只有東西方勢力形成均勢,波蘭才能獨立存在。然而均衡的形成和維持並不以波蘭的意誌為轉移,當東西方勢力有一方增長,波蘭就要承受國際關係張力所帶來的撕扯。在這種環境下,往往需要採取或者滅亡或者“搭便車”的策略,通過讓出自己部分的主權以換取生存。

  波蘭的地緣環境之惡劣以至於有句歐洲俗語是這麼說的——可憐的波蘭,就是歐洲的門墊子,不論漢斯(德國)還是伊萬(俄羅斯),出門都要踩一腳。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地緣環境比波蘭惡劣的國家也不是沒有,為何唯獨波蘭如此悲慘?

  3

  這個國家有點不地道?

  波蘭命運多舛固然有地緣的原因,但也有自身因素使然。

  首先,為了反俄不惜一切,甚至罔顧自身國家利益。

  雖然目前來自俄羅斯的直接軍事威脅已不複存在,但這種曆史記憶以及俄羅斯的軍事大國和能源大國地位使波蘭對俄羅斯仍懷有某種恐懼和防範心理。

  比如在與北約相關的一系列問題上,波蘭均支持美國的立場,並為其搖旗呐喊。如波蘭積極支持“北約繼續東擴”,多次表示支持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加入北約和歐盟,與美國的主張遙相呼應。對美國在歐洲的戰略安排和調整,波蘭也給予頗多的合作。尤其是,波蘭不顧俄羅斯的多次強烈反對,同意美國在其本土部署導彈防禦系統。

  關於這種心態有個笑話描畫得很貼切:有個波蘭人因為奇遇,上帝說可以滿足他三個心願,他想了一會,說,“讓中國人來侵略波蘭吧!”上帝覺得很奇怪,但是滿足了他的心願。然後第二心願也是如此,第三個心願還是如此,上帝受不了啦,說:“我可以瞬間把波蘭變成一個美麗繁榮的國度,你為何一定要中國侵略波蘭?”波蘭人說:“因為中國人來侵略波蘭必定經過俄羅斯,一來一去,波蘭被侵略三次,俄羅斯被蹂躪六次,划算!”

  這種心態在冷戰後表現得尤為明顯。

  其次,為了“大波蘭”的目標不惜得罪所有鄰國。

  一戰以後,從畢蘇斯基到整個波蘭精英集團都在追求一個“大波蘭”,為了目標無視現實只糾結於曆史,結果按照順時針的方向跟周圍所有鄰國開打,波蘭-立陶宛戰爭,蘇波戰爭等等,一口氣打了六架,就連隔海相望的瑞典都惹了一把。瑞典後來在戰爭爆發第一時間就切斷通往波蘭的航路,徹底絕了波蘭得到任何英法援助的可能。

  如今的波蘭在得罪其它國家方面也有頗有點當年氣象。俄羅斯自不必說,波蘭還在防務問題上得罪了德國。

  據美國五角大樓報告,德國在2019年上繳的北約軍費僅約470億美金(3361億元人民幣),占德國GDP的1.27%左右,根本沒有達到規定(GDP的2%)水平。因此,美國向德國提出嚴厲警告,要求必須繳納足夠北約軍費。而德國對此針鋒相對,寸步不讓——8月14日,德國提出停止繳納北約軍費的計劃,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已經做好被驅逐的準備。美德關係因為軍費問題變得緊張。

  然而此時的波蘭卻配合美國,不僅如數繳納軍費,還使勁的拉著美軍去進駐,為了表忠心都打算派兵去海灣參加美國鼓搗的護航行動了。以至於有人諷刺說,波蘭拚命地靠攏美國,各種政策都跟著美國跑得飛快,可能都忘了自己是在歐洲吧?

  在二戰爆發前,當納粹準備肢解捷克斯洛伐克的時候,本來蘇聯是跟英法認真討論集體安全機製,可是英法對此採取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漫不經心態度。會談的英國代表不是官方人士,法國代表則忘了帶全權證書,當會談涉及到最關鍵的蘇軍過境波蘭的問題上,波蘭又死活不同意。

  更有甚者,波蘭趁著德國肢解捷克斯洛伐克時,不僅沒有唇亡齒寒的危機感,還搶了一個縣的領土,實在令人齒冷。二戰時的波蘭後來經曆了什麼自是不必贅述。

  綜上所述,波蘭的命運多舛固然有地緣的客觀因素,但更多是與其地緣政治思想、外交政策理念以及思維方式有關。

  這一次,波蘭在曆史長河中會不會又以重複動作嗆水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