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集|楊浦七夢:請問你家的拷帶還在嗎
2019年09月13日21:04

原標題:徵集|楊浦七夢:請問你家的拷帶還在嗎

借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的契機,澎湃新聞市政廳欄目與複旦大學信息與傳播研究中心攜手,發起了“楊浦七夢”的項目。希望在此地煥然一新之前,抓住留存在城市空間與人們腦海中的敘事線索。

楊浦曾是——或者現在仍是上海搖滾樂的據點,也有其他音樂活動在此湧動。​“音樂”正是此間具有夢幻色彩的事件之一,我們認領了這個關鍵詞。在網絡不發達的年代,實體的音像製品是人們欣賞音樂的主要途徑,購買音像製品的場景留存於每個樂迷的腦海之中。有一位資深的“楊浦樂迷”,至今依然收藏著不少當年購得的“拷帶”,我們請他分享了自己的拷帶記憶,並期待與更多人的拷帶故事相遇。

姚驊:我的拷帶記憶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在上中學,已經迷上了流行音樂,有空的時候常會往五角場跑。因為那裡能買到“拷帶”。 以前的朝陽百貨和新華書店邊上,有幾個流動的“拷帶攤”,和賣衣服、賣日用品、賣雜貨的地攤混在一起。天冷也好天熱也好,你都得乖乖地半蹲在地上,翻摸著盒子裡各式各樣以港台流行樂為主的卡帶。一直蹲到頭昏腿麻,終於決定試聽一盤自己感興趣的,“老闆,我想聽聽這盤”,“拷兄”會麻利地抽出你想要試聽的專輯,“哢嚓”一聲把卡帶裝進自備的Walkman里,然後誇你說“小兄弟,你有眼光,這是上個禮拜台灣最火的專輯”。雖然我無法透過那位“拷兄”啤酒瓶底般的眼鏡片看到他真實的眼神,但這樣的話讓我很受用。

當時我已經開始偷偷摸摸用短波聽“敵台”的“中廣流行網”了,自然很清楚那裡最新流行的專輯是什麼,那時感覺自己聽的歌比周圍的朋友同學更多,正規音像店裡賣的卡帶已無法滿足我了。

經曆過的人都知道,當時引進版卡帶的種類並不算太豐富,通常只引進一些非常知名的歌手,引進的速度也要看運氣,慢的話真的要等很久。所以我常常很感歎,這些“拷兄”怎麼路道這麼粗,可以這麼快地搞到這些專輯。

1992年 張衛健 《真真假假》

雖然1990年就從朋友那裡見識到了拷帶,但我自己掏錢買第一盤拷帶,則是在1992年的秋天,買的是張衛健的首張專輯《真真假假》。為什麼會買這盤拷帶,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同名主打歌是林誌穎一首歌的粵語版,我那時算是林誌穎的歌迷吧,加上拷兄對於這盤專輯的強力推薦,讓我臨時起意買下了它。

坦白說,這第一次買得有點糊裡糊塗,但必須承認,拷兄是除了當時的幾位DJ外,我聽流行音樂的重要領路人之一,他們並沒有太多文縐縐的話語,說話還經常有切口(滬語,口頭禪和髒話),但我相信他們也是很喜歡聽流行音樂的,和他們聊這些是件挺暢快的事,而且我接觸的那兩位拷兄,為人十分爽快,他們常常會推薦出讓我感興趣並心甘情願掏錢的專輯。

1993年 德永英明《DEAR》

1993年,我從深夜的廣播中第一次聽到那首《Rainy Blue》,一下子被歌者的聲音所吸引。主持人介紹說,演唱者是日本歌手德永英明。第二天,我便興衝衝地跑去五角場賣拷帶的攤子,買到了含有這首歌曲的德永英明的《INTRO II》,這其實是他的一張精選集,這盤拷帶後來陪伴了我很久。那時國內還沒有正式引進過他的專輯,可以聽到日本流行音樂的電台節目也是屈指可數,只能通過拷帶來接觸和瞭解這位日本歌手。我陸陸續續買了很多盤德永英明的拷帶,都是在五角場——包括我大愛的《DEAR》——都是拷兄大力向我推薦的。

1994年 張宇 《溫故知心》

1994年年末,拷兄向我推薦了張宇的這盤《溫故知心》,張宇並非我最愛,但他的這盤《溫故知心》卻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專輯,時至今日還經常拿出來溫習一下。之所以會很喜歡,除了專輯中一首歌曲加一段故事性的口白這樣的表現形式很吸引我,張宇在這張專輯里透露出的心境,也和當時讀高中的我的心境很相似。有一段口白我反複聽了無數遍——“我再也無法做音樂了,一次又一次的退稿像猛獸般地吞噬了我的信心,我寧可面對二十多萬元的債務也不願再去面對任何一個音符。在光複南路的紅磚道上學著小孩子般跳來跳去,卻怎麼也跳不進掛著滾石二字的大門……”——自覺考不上好大學的我,對這段話深有共鳴。2011年,我第一次去台北自由行,特地去了光複南路滾石舊址的小樓,站在樓下的紅磚道上,腦海里一直迴旋著張宇的這段話。

1995年 《東京愛情故事》

1995年初,《東京愛情故事》在上海電視台熱播,連帶劇中由小田和正演唱的主打歌也開始風靡,那時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雖然不會日語但還是努力地用漢語拚音注音去學唱這首歌。在當時的正規音像店裡,很難買到日本歌手的專輯,很多店員甚至連小田和正的名字都沒聽說過,我只好求助萬能的拷兄。對方聽明我的來意後,從一大疊卡帶中麻利地抽出一盤——“喏,就這盤”。當時的我真叫一個激動呀,也暗自佩服拷兄對於流行市場的敏銳嗅覺。這其實是一張日文歌曲的精選專輯,因為這盤卡帶,我第一次知道Off Course,知道小林明子,知道稻垣潤一.......,發覺日文流行歌原來這樣豐富,所以賣拷帶的老闆又趁熱打鐵推薦給我更多的日文流行歌曲專輯。

當年的我去五角場,除了去看申花隊的訓練,就是去兜拷帶,淞滬路兩邊承載了太多美好的記憶。有位“拷兄”的樣子我一直記得:戴著啤酒瓶底眼鏡,頭髮亂亂的大塊頭,絕對沒有一絲現在文藝青年的氣質。他當時向我推薦了不少冷門的歌手,更向我強力推薦了Chage&Aska(恰克與飛鳥)這個當時的天團。他們的很多早期專輯都沒有引進到內地,可是他的攤位上都有。

有意思的是,前段時間聽到Chage&Aska解散的消息,我的腦海中首先冒出的竟然是這位拷兄當時向我熱絡推薦時的場景。那時還是學生的我,囊中羞澀,這位拷兄還不止一次願意賒賬給我,“小赤佬,鈔票不夠啊?算了,先拿去聽,有錢了再給我”,一邊呼著煙一邊向我抬抬手,我的不少拷帶就是這樣賒賬買來的。我其實挺感謝這位拷兄的,可惜那時沒有朋友圈、微博,無法記錄下這些畫面,有些遺憾。還好,這些當年努力攢下的拷帶我大部分還留著。

我在多年之後買到了《溫故知心》的原版CD。文案中的一段話讓我特別感同身受:聽這些歌就像翻看不同時候的照片。儘管經曆過再多年,仍然可以清楚地記得照片中那天的天氣、周圍的景物和因為什麼心情而有的表情。我每次看到抽屜里的這些拷帶時,也會想起最初看到、聽到它們的心情,還有周圍的景物及天氣,雖然它們是黑白的,但留給我的記憶卻是彩色的。

現在的五角場和以前相比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流行音樂市場和20多年前也是大不同了。如今我走在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五角場,總會情不自禁地想到:哦,這地方曾是我的秘密音樂基地啊。我相信,人群中一定也有其他人會想起。

我們將在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於“綠之丘”進行的

“楊浦七夢”項目上,展出部分姚驊收藏的拷帶。如果你也有關於拷帶的記憶,特別是與楊浦有關的,歡迎你與我們分享,形式不限,實物、數字文件或者當面講述皆可。

請聯繫郵箱zhwww@gmx.com

實物請快遞到上海市延安中路839號澎湃新聞市政廳 王編輯 13788915903 收

相關閱讀:

上海城記|拷兄阿寶:流行音樂的地下推手

五角場的秘密音樂基地

關於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

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由上海市城市雕塑委員會主辦,由上海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上海市文化和旅遊局、楊浦區人民政府承辦。空間藝術季希望通過藝術植入空間的活動,邀請人們親身感受濱江貫通這一公共空間作品;通過展覽與實踐相結合的方式,搭建一個對話的平台。

本屆空間藝術季主題為“相遇”,意圖呈現人與人的相遇、水與岸的相遇、藝術與城市空間的相遇、曆史與未來的相遇,將激發更多美好生活、美好情感的相遇。

關於“楊浦七夢”

2019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SUSAS學院的項目之一,由澎湃新聞市政廳與複旦大學信息與傳播研究中心發起,希望借助七組研究和創作,勾勒出曾經生活、工作在此地的人們,與此發生過怎樣的故事,如今又對此懷有怎樣的夢想。成果將於9月底至11月底在原菸草倉庫的“綠之丘”展出,並期待納入更多觀展者的講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