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兒爺第五代傳人走進社區、公園將兔兒爺的故事講出去
2019年09月13日13:14

原標題:兔兒爺第五代傳人走進社區、公園將兔兒爺的故事講出去

今天(9月13日)上午,泥塑兔兒爺第五代傳人張忠強在月壇公園支了個攤位,為遊客講述兔兒爺和中秋的故事。中秋之夜,老北京人會擺兔兒爺祈福。張忠強,在中秋前夕走進學校、社區製作教授傳統手工技藝,講述傳統文化和民俗故事。在他看來,手工兔兒爺再次煥發活力,回歸老百姓視野,是傳統文化逐漸被重視,民族文化自信的象徵。

張忠強手裡拿著兩個最近新捏的兔兒爺其中一個身上有70字樣的是為國慶捏的。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中秋節兔兒爺到 老北京人的精神念想

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里描寫的中秋節場景中提到了兔兒爺,“臉蛋上沒有胭脂,而只在小三瓣嘴上畫了一條細線,紅的,上了油;兩個細長白耳朵上淡淡地描著點淺紅;這樣,小兔的臉上就帶出一種英俊的樣子,倒好像是兔兒中的黃天霸似的。”

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張忠強小時候從廣播里聽到這段,尋思著“兔兒爺”到底是個什麼物件兒,到底是不是兔子,到底和兔子有什麼關係。新中國成立後,街面兒上已難尋兔兒爺的蹤跡,張忠強按照老舍先生的描繪,在腦海里勾勒出一個個小兔兒爺的形象,像不像,他自己也不清楚。

張忠強有一手捏泥巴的好手藝,沙土裡挖出膠泥,照著平時常見的小雞小鴨、自行車、大鍾表一捏,有模有樣,在玩具匱乏的年代,這小手藝讓張忠強成了楊壽寺街聞名的“孩子王”。 後來,他磨了父親一年討要了兩塊錢買到一本《芥子園畫傳》,購置了顏料,泥捏的小物件兒上色兒換新顏,張忠強靠著這捏泥的手藝換來了零花錢。

到了上世紀80年代,老手藝人讓兔兒爺重回到大眾視野,張忠強拜師學藝,並開始專門製作和經營泥塑兔兒爺,打坯、合模、起模、沾水、刷邊、修飾、壓光、紮耳朵到晾曬十幾道工序過後,一隻可愛靈氣的小兔兒爺呈現。

這對於自幼手巧的張忠強來說不難,但如何把兔兒爺的故事講開,把它承載的民俗意義傳下去才是更難、更重要的事。

張忠強為兔兒爺“上妝”。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兔兒爺回歸 傳統技藝和文化自信凸顯

西城區大百順胡同一間20平米左右的平房是張忠強的工作室,東牆貼牆並排擺放的3米多長的書架上,擺了幾百個形態各異的兔兒爺。屋子中間兩排長條凳和操作台容得下十五六個人同時操作。在這裏,張忠強將兔兒爺傳說講了上百遍。

“八月十五,月兒圓;兔兒爺家住月裡面;采百草,做良藥;去病除災保平安。中秋節當晚,四九城兒的孩子們要把家裡小桌子擺當院,桌子正中間放上小兔兒爺,前面放上五貢、香燭蠟台、應季水果、月餅、雞冠花,小孩子們還要磕頭拜兔兒爺,做儀式,祈求國泰民安、家庭祥和。”

張忠強繼續介紹,“這個習俗已經有超過四百年的曆史,相傳有一年京城鬧瘟疫,郎中無藥可治,是廣寒宮中嫦娥身邊的玉兔下凡給京城百姓醫治好疫病,用靈芝仙草各種植物種子搗碎了醫治好京城百姓,而當時玉兔所製的藥即是我們今天的自來白、自來紅(北京傳統月餅)。”

2014年,泥彩塑北京兔兒爺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兔兒爺回歸到人們的視野。張忠強明顯感覺得到,以兔兒爺、紙風箏、宮燈等為代表的一系列地方民俗代表物件兒越來越得到重視,而這些物件兒背後的故事,流傳百年的老手工藝和民間文化被喚醒,正是國家繁榮後民族自信的表現。

5年前,張忠強開始為北京實驗二小大興實驗學校低年級的孩子們教授泥塑兔兒爺課,定期還會去其他中小學開展民俗文化的講座。中秋節臨近,張忠強更是忙得腳不沾地,受邀到多個社區、街道開展兔兒爺製作的教學和文化講演。不管是老人還是孩子,故事聽得入迷,兔兒爺做的認真。

儘管還經營著兩家售賣泥塑兔兒爺的門店,但張忠強幾乎忙得無暇顧及,但店舖卻沒有因此冷清,從過去的口口相傳,到現在他的店已經成為了年輕人熱衷的“打卡”網紅店。

過去來店裡的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對這東西熟,小時候擺弄過,裡面有記憶,有寄託。有些老華僑專門找上門來買。不過現在,找上門的顧客35歲以下年輕人居多,這讓張忠強感到欣慰,“年輕人也愛上了傳統文化,願意主動去瞭解,去深入。好多孩子出國留學前來買一些帶走,把兔兒爺當做禮物送出國門。”

作為泥塑兔兒爺第五代的傳承人,張忠強也經常受邀到國外交流民族文化和手工技藝,看到外國人對於兔兒爺也充滿好奇心和讚賞,他有種自己孩子在外受到褒獎的榮耀。

小小的工作室中,擺了很多形態各異的兔兒爺。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攝

傳統與創新碰撞 傳承任重道遠

隨著時代的發展,兔兒爺的形象也更加豐富多樣,色彩也不拘泥於傳統的搭配,有的看上去更加俏皮,有的顯得更新潮,有的還可以根據場景和節慶自由變換。

“青磚灰瓦代表南城,紅色代表北城,金色代表內城,這是我前幾年的一個創作,把四九城囊括在一個兔兒爺的身上,北京人一看,就明白是什麼意思。”張忠強又拿起另外一隻,有著紅色數字70裝飾的兔兒爺,寓意著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祝福國家祥和,簡單的造型,孩子們也能懂,應時應景。

最傳統的兔兒爺是泥塑而成,但現在兔兒爺的材質五花八門,金銀飾品,門店造型、網紅食物,兔兒爺被遍地開花。這些在張忠強眼裡是個好事兒,儘管自己還忠於傳統造型和製作手法,但只有這些創意尊重本地的文化和習俗,不要破壞文化的精神內核,兔兒爺的表示形態越多說明被傳播得越多。

“對於傳統手工技藝來說,現在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張忠強說。國家重視,老百姓的熱情回歸,給傳統手工技藝者生存和施展的空間。目前他有一個小團隊進行兔兒爺的純手工製作,一個拳頭大的兔兒爺,打坯塑形放置七天后,再進行一個小時以上的繪畫上色,售價在30到50元不等。

但作為傳承人,他考慮的遠不只這些,除了製作,他要尋找到一個真正能把兔兒爺文化內核傳承下去的人。從學手藝的徒弟們中間他還沒有找到,有點失落,卻也能理解,“這是一個枯燥而且需要耐心的事兒,也不是一份掙得了大錢的事業。”連從小看著自己拿捏把玩兔兒爺的女兒,也對做兔兒爺毫無興趣,大學畢業後,進入了一家國企上班。

不過,在張家,月圓之夜擺兔兒爺、拜兔兒爺是必不可少的儀式,每逢在外講座授課,張忠強也會把這個習俗告訴孩子們,“通過小兔兒爺瞭解到北京文化,鄉俗,孩子們應該知道,中秋節不僅僅是要吃月餅,更是一個拜兔兒爺,祈求閤家團圓,平安健康的節日。”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編輯 李劼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