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屆世界中國學論壇閉幕“中國通”縱論古今意猶未盡 新中國發展為世界創造大機遇
2019年09月12日16:18

原標題:第八屆世界中國學論壇閉幕“中國通”縱論古今意猶未盡 新中國發展為世界創造大機遇

圖說:第八屆世界中國學論壇昨天下午在滬閉幕 陳正寶 攝(下同)

  以“中國與世界:70年的曆程”為主題的第八屆世界中國學論壇,昨天下午在滬閉幕。本屆論壇主題緊扣中國發展的時代脈搏,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一方面,論壇回顧和總結中國共產黨引領廣大中國人民為民族複興、國家富強奮鬥的曆程和經驗;另一方面,論壇強調新中國70年的發展,在集中精力辦好中國自己事情的同時,也為世界作出了較大貢獻。

  來自全球不同膚色的中國學研究者,從各自的學術角度出發,旁徵博引,縱橫古今。“中國通”們聚焦的重點則是改革開放的中國與世界各國緊密相連、互惠互利。走向強盛的中國,同時也給世界各國人民創造了共同發展的極大機遇。

研究中國理解中國

  哥倫比亞哈韋里安納主教大學講師卡米樓·德菲利普從組織文化角度提出,中國的機製具有文化曆史的經驗,包括靈活性、領導力等,都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機製要素,應該形成一個包含這些概念的體系,研究它們在具體的事件中是如何運作的。還有,儒學也提供了自律和自治的表述,這些都與拉美的情況很不一樣,雖然不能照搬照學,但必須堅持從中國而不是西方角度來理解,這樣才能成功地借鑒中國經驗。

  哈佛大學榮休教授杜維明就儒家的“仁”的思想能否成為核心價值,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就是文明的對話。通過平等的對話,我們可以互相學習。在文明對話的領域,儒家有其獨特性,關注的是學做人的道理。這是一種自然的反饋系統,可以成為一種具有世界意義的價值。

  荷蘭皇家科研院院士施舟人回顧了自己研究漢學的曆程,認為近幾十年海外對中國的研究有了長足的進步,現在全世界越來越多人在研究“道”和“易學”,在研究漢學,這是非常難得的。他強調,自己的學問來自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中國有一個“活著”的傳統,儘管在近百年來受到很多磨難,但中國人民保持了自己具有特色的文明。

深入合作貿易互惠

  美國亞洲協會名譽會長、第五屆中國學貢獻獎獲得者卜勵德說,當年中國邀請美國水平不高的乒乓球隊訪華,這是中美建交的前奏,從此之後兩國開始了持久和密切的交往,一直到今天。2012年,觀看姚明在休斯頓火箭隊首秀的中國觀眾達3億人,跟美國的全部人口一樣多。中美關係如同一座冰山,雖然在海面上能夠看見戰略性不信任的鋸齒狀的邊緣,但在海平面以下卻存在著由戰術性信任維持的龐大的非官方關係,它們能夠保持中美關係的穩定。數十年來,中美一直在彼此競爭和合作,相信中美未來將延續相互依存的關係。

  挪威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阿恩·梅爾基奧爾,運用理論模型揭示了貿易政策互惠的重要性。他分析中美貿易戰案例後認為,自由貿易將使中美雙方受益,美國從中獲得的收益甚至超過了中國;中美貿易戰或將為美國帶來製造業複興,但付出的代價同樣可觀。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資源可持續利用研究所全球資源可持續利用專業首席專家萊蒙德·布萊斯維茨,在對中歐循環經濟政策與全球視角進行解讀時指出,中國和歐盟在循環經濟上有很大的合作潛力,雙方也有很強的合作意願去推動全球循環經濟發展。未來雙方在綠色城市、智能技術、循環技術、綠色金融等方面可以進行更深入的合作。

文明需要交流互鑒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黨組書記、第一副院長潘嶽說,世界正面臨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西方的現代文明已不再是一家獨大,擁有數百年乃至數千年曆史的中華文明、希臘文明、俄羅斯文明、奧斯曼文化、波斯文明等古老文明都在重新煥發生機。對人類命運共同體而言,古老文明蘊藏著化解現實困境的寶貴經驗,凝結著追求美好未來的恒久價值。當某些國家強調本國優先而逆全球化的時候,大多數古老文明都主張以包容性的傳統去助推新型的全球化。文明衝突的根源不是古老文明的現代複興,而是單一文明的唯我獨尊。單一的現代西方文明如果不與古老文明交流借鑒,肯定無法成為普世文明。反過來說,古老文明也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堅持不懈的交流互鑒。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郝福滿說,中國在過去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世界必須瞭解中國過去70年的曆史。要瞭解這些發展的原因是什麼,是怎樣發展起來的,這對全球包括中國都是非常重要的。改革開放之初,中國還有85%的人口處於貧困線下。但明年,絕對貧困(1人1天收入1.95美元以下)將在中國被根除。中國的繼續發展對本國和世界都很重要。中國將會繼續向其他國家學習,世界也可以開始更多地學習中國。引用朱熹的話說,就是“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王蔚

【延伸閱讀】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樊綱:你持續發展 打壓就不起作用

  “最近發生的這些事情,讓我們認識到了發展的困難,也使我們要更加清晰地分析發展經濟學的邏輯。”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樊綱對中國的發展與發展經濟學的發展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樊綱認為,落後國家的發展都要經曆這麼幾個階段。第一,純粹依靠比較優勢;第二,進入比較優勢與後發優勢同時起作用的時期,前提是在一開始就要對外開放,學習模仿,主動地受益於“知識外溢”;第三階段,繼續學習模仿,加大自主創新。我們現在就到了這個階段,發達國家的技術封鎖也迫使我們必須進入自主創新階段。再高一個階段是成為世界創新體系的組成部分。一個開放的世界體系,不可能一個國家、一個企業所有的東西都自己做,必須合作、互利,大家專業分工、互通有無。在全球化的進程中可以實現更有效率的發展。當然,我們現在是處在第三階段的開始,在許多領域,在基礎科學和底層技術上仍然落後,仍然要努力學習世界上一切先進的東西,但我們也的確到了自主創新階段,只有這樣才能突破技術封鎖。

  我們能不能在自主創新上實現真正的突破?樊綱提出,科技創新不是政府補貼能補貼出來的,不是政府“決定”就能發展出來的,而是要通過一套機製,以知識產權為核心的投資、激勵機製,才能使創新不斷髮生。

  樊綱還提出,發展中國家遇到的一些困難,其實是符合邏輯、符合規律的。他說:“從一開始,我們的發展就是在有人比你先進、比你強大,且已掌握市場的情況下,我們要贏得一席之地,是件多麼困難的事啊。所以面對中美貿易戰,我們也不必覺得不可接受。世界本來就不以我們的意誌而轉移,我們要做的是準確地分析它、認識它,用我們的發展經濟學理論應對它、破解它,做好自己的事情,努力實現持續發展。你持續發展了,它才會認識到封鎖、打壓也不起什麼作用,情況才能向好的方向變化。”

【延伸閱讀】上海社科院院長張道根:植根國情 堅定不移和平發展

  70年來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曆史性變化。上海社科院院長張道根說,追根溯源,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我們走出了符合時代特徵、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發展道路。70年來,我們植根中國國情實際,堅定不移走社會主義發展道路;我們順應時代進步潮流,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

  “新中國成立伊始,總體上是一個經濟上自給自足為主的落後農業大國。實現從落後農業大國向現代工業化國家曆史性轉變,是緊迫而艱巨的重大任務。”張道根說,1978年底,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向世界、向各個國家和地區開放,用開放倒逼自身改革。中國40年來對外貿易持續快速增長,不僅解決了發展中國家外彙短缺、資本短缺問題,解決了低收入國家內需不足的問題,吸納了極其龐大的、邊際生產率幾乎為零的數億賸餘勞動力充分就業,也學會了運用世界先進技術、先進管理經驗、國際通行規則和慣例辦事。

  對於中國與世界的關係,以及中國在全球經濟發展中定位,張道根認為,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參與者、獲益者,也是貢獻者。“中國已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對外開放格局,我們要對標世界最好水平、國際最高標準,堅定不移完善對外開放體製機製,持續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深度融入經濟全球化,全面參與國際經濟的合作與競爭,保持中國經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王蔚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