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鱷風暴》:凶不兇猛,得看你是膽大還是膽小了
2019年09月12日15:50

原標題:《巨鱷風暴》:凶不兇猛,得看你是膽大還是膽小了

注意:本文有輕度劇透

電影《巨鱷風暴》先是定檔9月20日,突然就提檔到9月12日,成了攪動這個已經很擁擠的中秋節檔期的一頭空降巨鱷。電影在7月份登陸北美院線,目前北美累積票房達到了3900萬美元,而全球累積票房也已達到了7500餘萬美元,相比於1350萬美元的製作成本,賺得可以說缽滿盆滿。這部R級電影,在Metacritic這樣的媒體評分聚合網站上,能拿到60分的及格分數,可以說是表現不錯。不過驚悚怪獸片好不好看,很大程度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畢竟不同觀眾被驚嚇的閾值有高有低。《巨鱷風暴》適合膽量中等、而又享受一驚一乍過程的觀眾;膽子太小或太大,以及對劇情邏輯有強迫症的觀眾,可能就要另覓佳片了。

《巨鱷風暴》海報

影片在北美和國內上映的版本均為87分鍾,基本沒有什麼刪減。這部影片被評為R級的原因,大約主要不是因為血腥鏡頭,而是因為影片在氣氛營造上足夠驚悚,深諳欲擒故縱和欲揚先抑之道,又擅長玩出其不意與聲東擊西的把戲。坐過過山車、海盜船和跳樓機等刺激遊樂項目的觀眾,想必會認同這些遊樂項目最恐怖的瞬間,往往是在翻滾、旋轉和墜落之前,待開始而又未開始的那不確定的幾秒。因為知道接下來既無可挽回,又無計可施,除了等待還是等待。好的驚悚片和好的刺激遊樂項目一樣,告訴觀眾前方會有驚悚,但並不告訴觀眾前方何時與何處會有驚悚。從製造意外性這點來講,《巨鱷風暴》至少是中上水準。

影片開局平淡,有近二十分鍾的時間,都是在不鹹不淡地交代女主角海莉的游泳運動員身份,交代女主角和父親之間隔閡的親情關係,交代女主角如何冒著颶風驅車前往獨居的父親家中,以及如何在閣樓的地下室里發現受傷昏迷的父親。然後,就這麼猝不及防的,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影片真正的主角短吻鱷出現了:這是影片第一次給觀眾以驚嚇。而在之後的六十分鍾時間里,影片還將繼續以同樣的方式,給觀眾提供突如其來的驚嚇。

《巨鱷風暴》是部既套路又不套路的驚悚片,套路在主角仍然擁有光環和豁免權,即使瘋狂地在作死的邊緣試探,照樣能堅持到影片最後;不套路在影片總能於觀眾注意不到的地方安排驚嚇環節。對於有著豐富驚悚片和怪獸片觀看經曆的觀眾,影片的血腥度和驚嚇度都遠沒到“嚇尿”的程度,那麼觀影樂趣退而求其次,或許要落在猜測短吻鱷們何時何處出現上。

《巨鱷風暴》劇照

電影不能免俗地讓配角演員們花式領便當。而影片主要的血腥鏡頭,也由這些倒霉催的配角演員們承擔。不喜歡重口味鏡頭的觀眾可以放心,《巨鱷風暴》不看重通過血肉橫飛來製造視覺刺激,也算是讓配角們能相對體面地退出表演。不過影片對主角父女也還是太偏愛,在影片里多輪的人鱷對峙後,女主角居然還能好胳膊好腿,看上去僅僅是流了點血、擦破了點皮:算了,跟驚悚怪獸片講究人體生理機能的合理性,那隻能是自討沒趣。

影片值得表揚的是在有限的製作經費里,居然能把一個本來單一的空間場景玩出如此多的花樣。電影將劇情設定在颶風來襲的雨天,而隨著水位的不斷上漲,父女被困住的小樓,便也慢慢浸泡在水裡,小樓的地下室和低矮樓層,也從陸地變為水底。藉此,影片里人與鱷魚的纏鬥,從泥濘的岸上,自然過渡到混濁的水中。女主角游泳運動員的身份設定得以派上用場,好身材也得以在鏡頭裡呈現。此外,水面上下環境的光影變化,既增加了影片的驚悚氣氛,在打光上也可以調低亮度和清晰度——由此帶來的好處則是鱷魚的特效即使做得稍微粗糙點,也不容易被觀眾看出破綻。《巨鱷風暴》是投資人最欣賞的那種中等成本影片,經費都花在了該花的地方,能省則省,但又不顯得摳摳搜搜。作為爆米花電影的《巨鱷風暴》,別出機杼不是影片首要追求的目標,質量穩定,才能讓觀眾不會產生大的預期和觀影落差。

《巨鱷風暴》劇照

一般認為適合中秋節檔期觀看的電影似乎應該是家庭劇情片、愛情片,又或者喜劇片。但過去幾年內地院線市場在這一檔期上映的新片及其票房表現,證明觀眾其實只是需要一部質量還過得去的電影,可以適合一家老小或者情侶小兩口走出家門、走進影院,打發兩到三個小時的消遣時間。《巨鱷風暴》的題材,天然不適合帶老年人和兒童去受驚嚇與受折磨;但對於追求刺激的年輕觀眾群體,《巨鱷風暴》跟不成氣候的國產恐怖片/驚悚片/怪獸片相比,好像也算是物有所值。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追求氛圍的觀眾,不如挑個上座率高點的場次:膽子小的,可以盡情尖叫;膽子大的,從影片里如果得不到被嚇到的樂趣,或許也可以從鄰座們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中,找到一點作為勇敢者的存在感。兩不誤,兩開花,甚好。

《巨鱷風暴》劇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