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峰做新專輯治癒了自己,他埋的這些梗你懂嗎|碟中諜
2019年09月12日19:40

原標題:吳青峰做新專輯治癒了自己,他埋的這些梗你懂嗎|碟中諜

從“蘇打綠主唱”到“新人歌手”,9月6日,吳青峰首張個人專輯《太空人》正式上線。在經曆《明日之子2》《歌手2019》《樂隊的夏天》等音樂綜藝的洗禮後,他終於將個人音樂世界觀毫無保留地展露在聽眾面前。

藝人方供圖

《太空人》共收錄12首歌曲,從曲序一《譯夢機》至曲序十二《Outsider》,整張專輯如一部章節小說般呈現了大量孤獨詭譎又不失溫暖的情感畫面。脫離傳統流行音樂的範疇,吳青峰在音樂中運用了大量的合成器、絃樂、打擊樂、采樣,對人聲的錄製和混縮做了很多探索,並於整部“小說”其中埋伏了不少細節——從《太空人》《太空》《太空船》組成的“太空三部曲”,到從專輯其他十一首歌的歌詞裁剪拚貼而來的《回音收集員》,在新京報的專訪中,吳青峰將專輯誕生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當瞭解完這張“非典型”流行唱片的生長紋路,你也許會對這位“太空人”更加感同身受。

藝人方供圖

故事主角:太空人更像是躺在病床上的人

延承專輯釋出的第一首單曲《巴別塔慶典》的內涵,《太空人》整張專輯集中探討了溝通的謬誤、似是而非的語言,以及真實與虛假、夢與醒、是與非等命題。吳青峰表示,整張專輯的出發點就是《太空人》這首歌曲——在2013年到2014 年期間,他在飛機上寫下了這首作品,並將它封存了起來。當此次做專輯的計劃產生後,他才將這首歌再次啟封。

“ 太空人之間的對話隔著真空,或者氧氣面罩,有時候只能用眼睛或者其他的感官去判斷訊號,然後就會造成理解上面的誤差,進而引發情感上的落差,而這種落差可能是失落的,也可能是美好的。”在這種畫面的啟發下,吳青峰將跨度16 年的作品收集起來,製作出了這張完整專輯。

不過,在“太空人”的表層含義之下,吳青峰表示,他腦海中的“太空人”其實更像是《歌頌者》MV里那位躺在病床上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人——“他腦內的想法或經曆的,會不會是更真實的?即便是幻想的世界,他腦內到底體驗的東西是什麼?我想像中的畫面是這個。”

藝人方供圖

故事配角:蘇打綠團員參與組成金牌幕後團

在整張專輯的幕後名單中,吳青峰參與了絕大部分歌曲的詞曲創作、編曲製作、鋼琴錄製、和聲錄製等,蘇打綠團員劉家凱參與了專輯最後兩首曲目的旋律創作。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知名攝影師、MV導演共同參與了《太空人》的誕生。

在9月4日北京舉行的新專輯發佈會上,專輯主視覺攝影師鍾靈與攝影藝術家Rala Choi 相繼現身,一番真摯的祝福讓青峰淚灑現場。青峰表示,鍾靈曾和自己的好朋友蔡依林、田馥甄等人都合作過,“我從她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自己想講的話。”而韓國攝影師Rala Choi 參與了他的《巴別塔慶典》展覽視覺後,讓青峰打心底覺得自己在那些攝影作品中獲得了另一種生動的面貌。

《太空人》由曾經為蘇打綠擔綱《小情歌》、《小宇宙》等MV導演的陳奕仁再次執導,同時,青峰也預告接下來會與香港導演翁子光合作《傷風》MV。翁子光導演曾以電影《踏血尋梅》榮獲香港金像獎七項大獎,猶豫近三個月後,他才終於答應接下這個人生中第一支MV的拍攝工作。

藝人方供圖

歌曲解碼

04,太空人

詞/曲:吳青峰

曾經那麼靠近你的舞蹈無重力

在對談如絮彼此牽引的日子裡

只是可惜我的環境無水無氧氣

我的重聽以為你說繼續

原來你說的是離去

09,男孩莊周

詞/曲:吳青峰

他到來彷彿乘光而來的小孩

未來不去期待地期待

往日不求回來地回來

當你徐來想起來

與花相視笑起來

吳青峰口述:

差不多2013年、2014年的時候,我在飛機上寫下了《太空人》的歌詞,那天我剛好沒有帶筆記本,所以就把歌詞寫在了隨身攜帶的一本書的背面。下飛機之前,我在寫到最後兩句歌詞的時候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就把書收起來了。但是後來我一直想不起是寫在哪本書上,寫完之後就一直找不到那本書。

但很巧的是,我在寫這張專輯的過程中完成了一首歌叫《男孩莊周》。其實我一度很猶豫要不要寫“莊子”,因為我知道這是很明顯的符號,應該很多人會跟我過去寫的東西想像在一起,但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當這首歌的編曲和製作都完成了之後,製作人徐千秀突然問我:“這首歌里你要不要念一段莊子?”徐千秀鼓勵我先找來唸唸看。後來,我去翻《莊子》的時候,居然發現《太空人》的原稿就被我寫在了這本書的背後。這真的是一個很妙的連接。

專輯埋梗全解析

專輯封面

1.《太空人》《太空》《太空船》:

為什麼在一張專輯里收錄三首歌名如此相像的作品?青峰笑言,這是為了讓大家“在KTV 點歌時造成混亂”,同時,這也與專輯的“溝通謬誤”主題形成呼應。

2.《回音收集員》:

青峰的創作通常都是先有詞或先有曲,而《回音收集員》是少有的先有編曲的創作,受一次朋友的打擊音樂會啟發而來。這首歌的歌詞,由專輯其他十一首歌的歌詞裁剪拚貼而成。

3.《線的記憶》《Outsider》:

專輯最後兩首歌曲由劉家凱擔任曲創作,青峰與家凱有一個共享Demo資料夾,聽到這兩首旋律後便商議填詞,希望收錄進專輯中。曾經性格和善的家凱是蘇打綠的“團欺”,此次青峰提及這位好友時驕傲地表示:“家凱在留學之後,做的東西可不同了。”

4.《巴別塔慶典》:

青峰表示在做整張專輯的過程中,自己經曆了痛苦掙紮、灰暗絕望以及擁抱自己等一系列過程,直到《巴別塔慶典》這首歌終於製作完成並推出,自己才覺得真正被治癒了。

新京報記者 楊暢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