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不像中國”的文明就一定是外來貨?
2019年09月12日03:18

原標題:三星堆:“不像中國”的文明就一定是外來貨?

  三星堆青銅面具。視覺中國供圖

  “中國曆史學家為什麼隱瞞‘三星堆’研究?”“西方學者提出了一個概念,世界文明同源說。只是對這個學說,中國的潛規則是,不討論、不發表論文——發表此類論者非癲即壞。但蓋子是摀不住的。”……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要向一些考古圈外的朋友解釋,“別信那些瞎話”。

  最初我以為,這種地攤秘史般的傳言之所以連考古學都不放過,或是因為“國寶幫”想搞個大新聞,以兜售他們號稱“考古沒挖出來,曆史上就沒有嗎”的“驚天”收藏,比如,“躺在床上的三星堆小玉人”。但後來我發現,這類奇談怪論之所以一直廣有市場,其背後的社會心理並不簡單。

  即便見過三星堆青銅神樹、立人、縱目面具等無數圖像,但當親眼看見時,相信你還是會驚掉下巴。那恢弘的體量、精湛的做工,以及最重要的——那些超乎常理的形象,也可能會讓你一瞬間暗想:“莫非真是外星人所為?”

  但以我所見,最高深莫測的三星堆青銅器,還是非青銅神壇莫屬:它分為上下疊落的三層,底層是一對頭尾相向的神獸,中層為四立人及頭頂的山峰,上層有建築及人物、飛鳥等造型,其中,建築四面鏤空,每面內鑄一排五個跪坐人像。結構類似的三星堆青銅神壇,共發現三件,只是均受損嚴重,故知名度不高。

  若不是確為考古發現,誰敢相信在中國境內竟能有如此“神器”?人像在中原青銅文化傳統中相當罕見,更不用說以人像為青銅神壇了。所以連考古學家心中都浮起好奇:三星堆與域外文明到底是何關係?

  且慢,看著“不像中國”的文明,就一定是外來貨?

  上世紀20年代,一個名叫安特生的瑞典學者就曾篤信這一點。在中國考古學史上,安特生貢獻很大,他不僅發現了周口店北京人遺址,還發現了以彩陶聞名的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他堅持認為,中國的彩陶系“西來”,因為在中東、中亞存在關繫緊密的線索。

  安特生開啟了對“中華文明是否西來”至今不休的爭訟。現在看來,至少“彩陶西來說”並不站得住腳(畢竟他連彩陶分期的順序都前後顛倒了),仰韶文化應是本土起源。不過,山羊、馬車、青銅冶煉技術等文明要素,又可能確是中華文明從西習得,可見文化傳播的過程遠非三言兩語便能概括。

  另外,19~20世紀交界,曾有最極端的“文化傳播論”者稱,全球文明都來自同一起點,譬如古埃及。直到今天,“中華文明起源自古埃及”的說法,仍頻現網絡。文化傳播直到今天仍在進行中,但相似就一定來源於傳播?一定存在先進方(傳者)與落後方(被傳者)嗎?

  也許是有人擺脫不了執念,心中總想著區分個高下。那不妨反問:是否抱有揮之不去的“中原中心論”情結,進而在潛意識中認為,約三千年前,地處偏遠西南的三星堆創造出如此高超神秘的青銅文化,只能借外域助力,而非自身創造?

  在新華社最近一篇報導《你從哪裡來,三星堆》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唐飛答道:“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深刻地參與了中華文明體系的構建,通過南方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三星堆將中華文明與東南亞、西亞甚至更遙遠地區文明緊密連接了起來。”

  看吧,無論三星堆身世如何,中國考古學家如今都不諱言。複雜的曆史不該被簡單的理論模型束縛甚至矇蔽。同樣需要強調的,是古蜀國先民自身獨特而蓬勃的文明原生力,造就了三星堆的無上輝煌。

奚牧涼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12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