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說Sports:體操男隊測試賽啥樣 記者為何成迷妹
2019年09月11日10:59

體操男隊測試賽
體操男隊測試賽

  其實說“大齡體操新秀記者”也不太準確,畢竟N年前還在《新體育》雜誌時,就已寫過《肖欽,馴馬記》、《對話邢傲偉》這樣的人物專訪稿……後來換到新浪體育,也陸續採訪過陳一冰、李小鵬等,但也僅限於此了。直到年初綜合記者重新分配條線,於是兜兜轉轉又開始負責體操。

考古:刊登於2005年2月《新體育》
考古:刊登於2005年2月《新體育》

  記者這一行做久了,採訪寫稿容易變成熟練工種。就算是上身赤裸、八塊腹肌、滴著水的寧澤濤距離你不到半米,也只會心無旁騖穩準狠地提問、手都不帶抖地拍小視頻。

這閱讀量,能排小蝦米職業生涯前三
這閱讀量,能排小蝦米職業生涯前三

  為了永葆初心,打算這一趟用“新秀”的心境+“遊客”的視角,記錄下中國體操男隊世錦賽前的首場測試賽。2019年體操世錦賽將於10月4日至13日,在德國的斯圖加特舉行。

  時間:9月10日,15:30

  地點:國際體育總局訓練局之體操館

  乘車路線:地鐵5號線“天壇東門”,或公交車“北京體育館西”站

  注意事項:體操中心要求:1、文字記者在二樓觀看,禁止錄製視頻;攝影及攝像記者遠離器材落地區。2、出於技術保密,記者可以拍照,但不能在網絡及電視上播放隊員的完整成套動作視頻。

  這一點特別感謝體操中心建立的媒體群,兩位負責的老師會在群裡通知大家各種消息,以及配合各位記者的採訪需求。比如,下面這個可愛的出場順序。

  好啦,揮舞著紅色導遊小旗幟,跟著小蝦米一起逛起來……從5號線天壇東門地鐵站B口出來,一直往前走,經過一個紅路燈,再走個200米就會在右手邊看到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的入口。但千萬別走進隔壁的體育醫院,從左側有保安亭的那道門進來。

  插一句——最近去總局倒是沒被保安盤問,但小粉絲們還是非請勿入吧,畢竟裡面都是正備戰明年東京奧運會的國寶級運動員們。其實小蝦米也想多了,差點忘記每個館里都有一位或者兩位異常嚴格的“守門員”,蒼蠅估計都飛不進去,哈哈哈。

  走到底,正前方會是寬闊的田徑場,左拐會經過小蝦米去了很多次的游泳館,再走到底在左手邊就會看到目的地——體操館啦。

體操中心主任繆仲一正迎接觀摩隊伍
體操中心主任繆仲一正迎接觀摩隊伍

  接下來,是一組體操館內裝飾圖。

牆上有沒有你喜歡的體操名將?
牆上有沒有你喜歡的體操名將?

  按照要求,小蝦米乖乖走上二樓,其實這裏有不錯的拍攝視野,幾位攝影同行就選擇紮根於此。

  不過目測二樓更多的是來自各地方隊的領導隊員們,甚至還出現了幾個小朋友,可能是小小隊員吧。 

來一張大全景
來一張大全景

  小蝦米帶的是自己家裡的微單,鏡頭不足以拍特寫。當隊員們遠遠地背對著我們進行鞍馬、雙杠和跳馬測試時,加上動作飛快,加上對隊員還不熟絡,於是跟身邊另一位替同事來採訪的非體操跑口記者,開始了讓周圍專業人士吐血的無厘頭對話。

  “這個是地板動作?”“自由體操吧。地板動作,你以為是跳街舞嘛”、“蕭敬騰……噢,肖若騰在哪裡?”、“這個比得不錯,他叫什麼來著?”、“都摔下來了,還可以繼續比啊?!”、“他們落地時離雙杠這麼近,好嚇人”……

我猜……這是肖若騰在比鞍馬
我猜……這是肖若騰在比鞍馬
沒記錯的話,這個背影屬於鄒敬園
沒記錯的話,這個背影屬於鄒敬園

  等到靜下心來,時針走了一個多小時後,也就慢慢地投入進來。因為離吊環和單杠最近,這兩項看得最仔細。很喜歡這樣的細節——教練站在背後,將隊員舉上去。這裡面包含著師徒之間,一份託付、一份安心,一份信任,還蠻符合當天“教師節”的情境。

  還看到兩張熟悉的面孔——擔任裁判的奧運會冠軍楊威,他另一個更有名的身份是湖南衛視真人秀《爸爸去哪兒》里羊羊羊的爸爸。

左三是楊威
左三是楊威
這張更清楚
這張更清楚

  肖若騰身邊是帥氣的奧運冠軍滕海濱教練,感覺他瘦了不少,還是那麼帥氣。搬凳子、扶凳子、拖墊子……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

深色上衣的是滕海濱
深色上衣的是滕海濱

  趁教練還在做賽前準備,肖若騰與隊友稍微聊了起來。不過幾分鍾後,他估計笑不出來了。

  就算已經從單杠上脫手,但還是要重來一次——再掉——再來一次,忍不住腹誹下肖帥哥心中的OS:“我不要面子的呀!”

  兩個小時後,A/B兩組共8人的比賽全部結束,六個單項的第一名分別是:自由體操——肖若騰;鞍馬——孫煒;吊環——鄧書弟;雙杠——鄒敬園;跳馬和單杠——林超攀,因此他也位列個人全能第一名。掌聲響起來!

  解散前,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繆仲一做出點評。他表示男隊調整一天后,第二場測試賽將於12日打響:“要好好總結測驗情況,希望今天出現的問題不要在後天重復出現。總體上,大家的精神狀態非常好,相互的鼓勵,能看到這段時間合練的成果。有的隊員前段時間有傷,全國比賽都沒有參加全項,這段時間堅持下來非常好。”

小攀同學,祛痘產品快去瞭解下
小攀同學,祛痘產品快去瞭解下

  儘管獲得了個人全能第一,林超攀仍給自己提出更高要求。他直言只發揮出正常水平,甚至比平時訓練還要差一點:“前幾項使了比較大的勁,有點太猛了,到最後一項就欠點。這是我的短板,要把體能再加強。”至於身上的傷,他霸氣表示:“都是些小傷,訓練時會疼,忍一忍就過了。”

依然是女記者占多數
依然是女記者占多數
領軍人物肖若騰顏值蠻能打的
領軍人物肖若騰顏值蠻能打的

  採訪時,近距離觀察下才發現肖若騰的左眼瞼有幾處擦傷的紅色印記。“做保護的時候碰到了。”小夥子輕描淡寫道。對於最後單杠的失誤,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前面都還比較滿意,就是單杠出現了一點問題,有點走(形)。成熟度、熟練度不太夠,練得比較少。”

  鄒敬園那套行雲流水又兼具難度的雙杠動作,贏得了最熱烈的滿堂彩。聽到表揚後,他這樣說道:“雙杠還行,現在應該算是挺穩的,套的比較多,各個難度的都可以隨時轉換。”

  至此,“體操館半日深度參(cai)觀(fang)”全部結束。

  後面,隊員們有的跟教練交流心得,有的會見地方來的領導,有的跟隊醫進行康複訓練……大家都忙得不亦樂乎,小蝦米也趕緊滾回家寫稿咯。

  對了,看到小蝦米正在拍他,肖若騰還拉著治療師認真擺起pose,來了張合影。只是,這照片……我該怎麼給他本人?我跟他……還完全不熟的說……發愁!(文/攝 何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