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機學者張曉東:跟熱點可能浪費資源,盒子裡的東西更重要
2019年09月11日14:51

原標題:計算機學者張曉東:跟熱點可能浪費資源,盒子裡的東西更重要

“計算機學科變化非常大,但所有的變化都建立在核心技術和基礎學科之上”,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Robert M. Critchfield講席教授張曉東曾擔任12年的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主任,當澎湃新聞記者問起計算機學科的建設經驗,他這樣回答。

張曉東認為,計算機影響著各行各業,沒有一個學科有這樣大的影響力。比起在學科建設中跟風、追熱點,更應注重打好基礎。“計算機科學不是空中樓閣,如果基礎打得足夠好,不用擔心怎麼變,甚至可以引領學科的進展。”

今年,張曉東擔任未來科學大獎周程序委員會聯席主席,負責製定11月13日至17日的未來科學大獎周議程。

在為期五天的活動中,生命科學獎、物質科學獎、數學與計算機科學獎的得主將作學術報告、與青少年對話。活動還將邀請來自世界各國和國內近百位頂尖科學家參與討論。

張曉東透露,未來科學大獎周上既會有資深科學家,例如諾貝爾獎獲得者帶來前沿性演講,也會開展舉辦在一線工作的傑出青年科學家論壇。

先要學好“盒子裡的東西”

1989年在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波德主校獲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以來,張曉東一直在美國高校任教。先後任職於得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分校、威廉瑪麗學院、俄亥俄州立大學。2018年,張曉東卸任了擔任長達12年的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主任一職。

他的研究方向是計算機和分佈式系統中的數據和存儲管理,在高性能和分佈式系統領域里,針對幾個重要基礎研究問題取得了一系列開拓性的成果。他主持研究的一些核心算法和系統設計已經被應用到商業和開放系統軟件中,有效地優化或更新了計算機和分佈式系統中的一些關鍵技術。

談起學科建設,他反複強調核心技術和基礎學科教育的重要性。“核心技術的意思是學習計算機‘盒子裡的東西’,而不僅是學怎麼用這個盒子”。

“國內大學的計算機專業大多數以應用為主,只有幾個頂尖大學重視核心和基礎學科。”張曉東直言。

張曉東提到,一些高校在計算機學科建設中跟“熱門”、跟“熱點”,“從網絡、網格、物聯網、再到大數據,成立了許多學院和專業,最後留下很有價值的教育和科研成果不多,浪費了寶貴的資源”。

對於近來興起的人工智能本科專業,他看得較為平淡。“人工智能的核心是通過數據分析找到特殊的模式,並快速地做出判斷。當今,計算機的計算能力和數據量非常大,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但也有相當的局限性。”“對於計算機學科而言,大學四年能夠打好基礎就不錯了。如果真有資質和能力,什麼時候做深入的專科研究都不晚。”

向學生“彙報”讀書心得

張曉東現為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 Robert M. Critchfield 講席教授,國際計算機學會(ACM)院士,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院士。被譽為公立常春藤的俄亥俄州立大學,是北美五大湖地區最頂尖的公立大學之一。

授課和科研是張曉東現階段的主要工作,“做一些作為大學教授最基本的事情,沒有這麼驚天動地,但我很享受看到一批批的學生進校,學習成長,走出校門後又成為各行各業的技術骨幹和領袖人物”。

張曉東保持著學生時代的兩個習慣——游泳和閱讀。他聲音爽朗而洪亮,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早上起來游泳去,遊一千米,二十幾分鍾”。另外半個小時是每天固定的讀書時間。

提起閱讀,他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展示了手頭的兩本書。一本是案前正在閱讀的阿蘭·德波頓散文集《哲學的慰藉》,另一本取自他身後排列滿滿的書架,是梁漱溟的口述《這個世界會好嗎》。他饒有興致地介紹了兩本書的內容,他認為,哲學所研究的規律性對人的思維方式頗有啟發和幫助。

除了自己閱讀,他會在每星期的科研組會上花十分鍾向學生們“彙報”最近的讀書心得,為他們做讀書摘要,學生們“挺愛聽”。

目前,他為本科二、三年級學生教授“計算機組織結構”。用他的話說,這門課是計算機科學的基礎,主要講“計算機的解剖”。除了每週兩次授課外,備課、答疑、科研、帶研究生做項目、組織未來科學大獎,每天的時間安排非常滿。

大部分人總在等待著“敲門”

這些年來,張曉東遇到了很多優秀的中國學生,看到每一代學生的變化。但有些變化“不太樂觀”。

在與多位年輕學生的談話中,張曉東發現,社交媒體,尤其是微信的過度使用佔據了很多學生的生活和思維空間。這使得學生沒有時間系統性地閱讀、思考、聽講座、社交,甚至連“思維方式都被綁架”。

他這樣形容社交媒體佔據生活空間的情景:“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你坐著想安靜一會,但老有人‘敲門’(發信息);另一種是稍微安靜一會,你會想:怎麼沒人‘敲門’?”他感慨,“大部分人總在等待著‘敲門’”。

除了佔據時間和精力,張曉東還發現,社交媒體的過度使用在無形中禁錮了學生的思想。

一次與本科學生談話的過程中,他瞭解到,一位成績優異的學生在社交媒體上發了一篇文章,講述他為什麼在碩士錄取機會和博士錄取機會中選擇前者。“出於比較實用的理由……但對圈子裡的本科生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張曉東說,一位受到影響的學生問他:“咱們系里學習最好的人都不去讀博士,我們還讀什麼博士呢?”

張曉東自己幾乎不用微信,與外界交流借助郵件、短信和電話。他覺得,“當社交媒體如此廣泛和頻繁地把人們連接在一起的時候,反而可能成為了一種負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