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郵幣卡漲跌,扮“白富美”詐騙過億元,團夥主犯被判無期
2019年09月11日11:38

原標題:操控郵幣卡漲跌,扮“白富美”詐騙過億元,團夥主犯被判無期

“白富美”主動加微信噓寒問暖,且主動提供郵幣卡“內幕”渠道帶著一起賺錢,這樣的“好事”如果你相信了,可能落得血本無歸。

庭審現場。圖片來源:“浙江天平”微信公眾號

9月11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10日,該院對一起涉及106名被告人的郵幣卡詐騙案一審公開宣判,以詐騙罪判處主犯鍾某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其餘10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4年至6個月不等,並處罰金。

2016年11月,一個昵稱為“Yamo檬”的微信號通過手機號碼找到了被害人顧某,她說自己叫“李檬”,做的是婚紗設計生意。

除了工作內容,“李檬”的朋友圈滿是名車、名表和自己出國渡假的照片,儼然“白富美”形象。雙方時不時地聊一些生活和興趣上的內容,很快熟絡起來。

一天,“李檬”偶然提到自己在看大盤,稱已經賺了不少錢。她告訴顧某,自己的舅舅在郵幣卡交易中心工作,有“內幕消息”,跟著她“打新股”,穩賺不賠!因為此前關係不錯,顧某添加了所謂“內幕人員”的微信,並在她的指導下往“李檬”幫忙開戶的賬戶中打入了42萬餘元購買二級市場的郵幣卡。

不久顧某接連虧損,“內幕人員”還一直要求不斷往賬戶里加金,表示暫時的跌盤只是在“清理散戶”。直到2016年12月底,顧某賬戶里只剩下28萬餘元,而這部分錢也因為平台停止運作而無法取出,顧某這才意識到被騙。

從陌生微信,到“知心閨蜜”,進而推薦投資……這般“套路”下中招的,遠不止顧某一人。而手機另一端的“白富美”,實際是靠賣票業績拿提成的郵幣卡業務員,他們都是總經理鍾某的下屬。

2016年3月,在北京工作的鍾某來到由薑某、許某、張某(均另案處理)設立的北京某投資公司擔任業務員,當時鍾某的職責就是不斷吸引客戶購買“一帆風順”“農業學大寨”等26種郵幣卡,這些都是由該公司先行購買後在某大宗交易平台委託上市的。兩三個月下來,因為業績優秀,團隊凝聚力強,鍾某一路陞遷:先是經推薦成為投資公司業務經理,後被派往分公司擔任總經理,管理9個部門超過100餘名業務員。

在分公司,鍾某要求100多名郵幣卡業務員經過微信朋友圈包裝,成為一個個能力精湛、溫柔大方的“白富美”吸引客戶。隨後利用總公司提供的買賣信息,鍾某授意各部門經理冒充“郵幣卡分析師助理”或者“老師”,誘騙客戶在指定時間和價格購買郵幣卡,並以“清理散戶”“即將上漲”為由在票價下跌時安撫客戶,要求繼續追加投資。據瞭解,業務員根據客戶入金獲取提成,業績由總公司層層攤派,而一旦客戶出現撤資行為,業務員必須以等價的銷售業績來彌補虧損,否則會被扣發工資。

通過這樣的方式,不到半年,鍾某的100多名業務員先後誘騙400餘名被害人投資郵幣卡,涉案金額共計1.4億餘元。2017年8月開始,鍾某等106人先後被公安民警抓獲。

據悉,郵幣卡交易開始於2013年底,通過現貨交易平台,郵票、錢幣、紀念章等實物收藏品就像股票一樣在網上發行和交易。郵幣卡交易不需要經過國家證劵監管機構的審核,而由各省金融辦負責審批,因此一直處於市場監管盲區,頻出幕後操縱、暴漲暴跌等亂象,不少還涉及刑事犯罪。

該案中郵幣卡的漲跌,完全由購買郵幣卡上市的北京某投資公司一手掌握。

經審理查明,上票之初北京某投資公司為便於控製價格,僅將該郵幣卡總量的10%~15%投放市場,由操盤手通過數個子賬戶之間自買自賣“倒單”,將郵幣卡價格由低位炒至高位。此時,各分公司業務員以“內幕消息”為由誘騙客戶集中購買指定郵幣卡。眼看著資金進賬,操盤手就大量拋售手中郵幣卡份額,導致價格連續跌停,當價格跌落至低位時,又重新低價購入,並進行新一輪的“割韭菜”。通過反複“高拋低吸”,客戶的虧損款全部落到了平台的口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