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退休了 阿里還能活多久?
2019年09月10日17:30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作者:老九論財經

  在教師節前一天,馬雲兌現了一年前的退休承諾,正式辭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去做一名老師。當年馬雲曾經發下宏願,要讓阿里活到102歲,失去了馬雲之後,20歲的阿里還能活多久?

圖丨視覺中國
圖丨視覺中國

  據說,由於馬雲當天提前下班,被扣發了當月的全勤獎,由於未到65週歲提前退休,退休津貼只能按65%發放。儘管“損失慘重”,但這並沒有影響馬雲的心情,從網上流傳的照片來看,最後一天上班的馬雲高興得手舞足蹈。對馬雲來說,離開阿里巴巴之後,在教育和慈善領域很有可能繼續創造人生的新高度,但對阿里巴巴而言,失去了精神領袖之後,未來的不確定性顯然更大一些。

  以阿里巴巴目前確立起來的競爭優勢,以及充裕的人才儲備,在馬雲離開之後,阿里短時間之內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危機。但對阿里而言,最大的挑戰並不是維持現在的地位,而是如何避免被下一個互聯網時代所淘汰,曾經的王者在一夜之間消失,這在互聯網世界是太常見的事情。

  在過去20年里,雖然阿里巴巴一直保持高速增長,但同時也露出了越來越明顯的疲態。尤其是最近幾年,收入增速更多是靠幾筆大規模收購,而不是主要靠內生性增長,而且即便如此,增長速度也是日漸放緩。

  從核心電商業務來看,國內網購用戶增速越來越慢,已經構成電商成長的巨大瓶頸。2010年,國內的網購用戶數增速高達49%,但是現在下跌到只有14%左右,按照這樣的趨勢,進入個位數增長也只是時間問題。

  為了突破增長瓶頸,最近幾年,阿里開始從兩個方向突圍,一是發力新零售,但是目前為止,新零售市場還沒有獲得實質性突破,第二個突圍的方向就是向下沉市場發力。最近幾年,國內電商的增長紅利主要來自下沉市場,阿里最新公佈的一季度業績顯示,年度活躍消費者有70%來自下沉市場。

  但是在下沉市場,拚多多的強勢崛起,給阿里帶來巨大挑戰,和阿里相比,拚多多更懂下沉市場。雖然拚多多的體量現在還難以和阿里相提並論,但是拚多多的成長速度更加驚人,資本市場也相當看好拚多多的未來,最近拚多多的股票市值更是超過了百度,成為中國的第5大互聯網公司。

  互聯網世界最大的特點就是毀滅性創新,很多曾經不可一世的巨型恐龍,因為沒有及時站上新的風口,一夜之間就被淘汰出局。對於阿里巴巴來說,雖然已經是電商世界的超級巨頭,但是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世界,想要一直靠電商業務活到102歲,幾乎沒有可能。

  對於阿里來說,除了繼續穩固好傳統的電商優勢業務之外,尋找新的船票已是當務之急。馬雲最大的價值在於他的商業能力和作為精神領袖的屬性,在過去的20年,這是阿里巴巴不可或缺的財富。但是今天的阿里巴巴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活力四射的創業者,而是一個略顯疲態的巨人,亟需尋找到新的成長方向。

  對於馬雲來說,他個人已經實現了難以超越的商業價值,新的人生追求也誌不在此,馬雲的野心和激情其實和未來的阿里已經不再匹配,對於再造阿里的目標,馬雲可能已經不再是最佳人選,這或許是馬雲選擇退休的一個重要原因。而馬雲退休之後,從樂觀的角度來看,阿里可能反而能收穫更合適的領袖。當年比爾·蓋茨和微軟的故事,或許就給了馬雲極大的啟發。

  當年輝煌一時的微軟,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後沒有及時轉型,即使比爾·蓋茨也無力帶領微軟重現視窗時代的輝煌。2008年,比爾·蓋茨將微軟的CEO之位傳給鮑爾默,雖然鮑爾默並沒能將微軟重新帶回巔峰,但在鮑爾默辭職之後,微軟終於等來了正確的人,2014年,薩提亞·納德拉接替鮑爾默出任微軟CEO,在他的帶領下,微軟成功轉型,在雲計算等領域大獲成功。

  目前微軟的股票市值已經超過了1萬億美元,成功超越Apple和亞馬遜,成為美國股市的市值冠軍。在微軟重回巔峰的同時,退休的比爾·蓋茨在慈善領域也是風生水起,將人生推向了新的高度,對於比爾·蓋茨和微軟而言,比爾·蓋茨當年的退休可以說是一個經典的雙贏。

  和當年的微軟一樣,今天的阿里巴巴,最大的危險其實並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精神領袖,而是還沒有準確尋找到下一張船票。

  最近幾年的阿里巴巴,當然一直沒有放棄尋找船票的努力,在傳統的電商業務之外,阿里巴巴還有三大板塊,分別是雲計算、數字媒體和娛樂業務、本地生活服務。在雲計算業務,阿里在國內處於領先位置,但是和國際巨頭亞馬遜以及微軟相比,還有很大差距;數字娛樂業務,主要來自優酷等業務平台,現在還是處於燒錢階段;而本地生活服務業務,主要是去年以95億美金收購的餓了麼,目前也還在燒錢;對於阿里在主業之外擴展的其他板塊,即使暫時不考慮盈利與否,僅從市場空間來看,除了雲計算具有較大的想像空間,其他業務似乎也很難承擔起為阿里尋找下一張船票的使命,更多隻是阿里業務多元化的一個分支而已。對於尋找下一張船票,阿里依然任重道遠。馬雲曾經表示,將接力火炬交給張勇是最正確的決定,對於阿里巴巴而言,張勇到底是微軟的鮑爾默還是薩提亞·納德拉,當然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驗證。

  一年前宣佈退休計劃時,馬雲曾經在公開信中表示,“10年前我們就問自己這個問題,如何保證馬雲離開公司以後,阿里巴巴依然健康發展?我們相信只有建立一套製度,形成一套獨特的文化,培養和鍛鍊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體系,才能解開企業傳承發展的難題。為此,這十年來,我們從未停止過努力和實踐。”

  以製度和集體來規避個人風險,當然是很理智的選擇,這種體系能夠儘可能保證一家公司平穩發展。但在互聯網世界,更需要的是靈魂人物帶領下的不斷創新,選擇平穩發展,不僅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平庸,甚至會更容易被互聯網世界的創新所毀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