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
2019年09月10日15:00

只是記得在高中時候讀著餘秋雨先生的書籍《文化苦旅》、《千年一歎》《中國文化》等等,在經曆過幾次甘肅之行之後特意購買了一套全集,當認真的看到《風雨天一閣》時,還特意用筆畫了幾個重點標記。生活就是那麼奇妙,一切似乎是有意的安排一樣,不久就有了一次寧波的出行,而書中所描寫的天一閣就存在於寧波市的海曙區,懷著想去看看現實中的天一閣是個什麼樣子的想法,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開始了天一閣之旅。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南國書城--天一閣

寧波曆來是中華藏書文化的寶地,尤其是自宋代以來,私人藏書蔚然成風,名樓迭出,曆代著名的藏書樓有80餘座。曆經430餘年的天一閣,是寧波藏書文化的典範,也是中國藏書文化的代表和象徵,如今已被人們形象地稱為“寧波的書房”。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天一閣曾經是我國年代最久、保存最多、最為完善的私家藏書博物館。私家藏書規模在世界上排名第三,(第一是在意大利北部的馬拉特斯塔圖書館,第二是意大利佛羅倫斯的美第奇家族圖書館。)在國內第一。清代的學者阮元說:“範氏天一閣,自明至今數百年,海內藏書家,唯此巋然獨存。”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範欽最早的藏書樓名為“東明草堂”。辭官歸家之後,隨著藏書的增多,極需興建新的藏書樓。於是,大概在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至四十五年(1566年),建造完成了新的藏書樓來存方這些藏書。在建造初期,根據《易經注》中的“天一生水、地六存之”之義,命名為“天一閣”。

天一閣創始人--範欽

範欽(1506-1585)字堯卿又字安欽,號東明,浙江鄞縣(今寧波)人,明代著名藏書家。在當時與張時徹、屠大山稱為“東海三司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七萬多卷藏書範欽是怎麼做到的

對於天一閣可以收藏那麼多不同品類的書籍,很多人都想知道原因。餘秋雨先生在《風雨天一閣》一文中給我們道出了答案,個人收藏如此數量的數據需要具備以下幾個條件:長期為官、極高的文化素養、對各類書籍敏感、管理頭腦清晰、資財豐厚;為官又最好各地遷移、可以蒐集到各地的版本;還必須有超越時間的深入謀劃,對自己後代藏書有預先的構想。

當這些苛刻的條件全都集於一身時,才有可能成為一名藏書家。而範欽就具備了上述的所有條件,才有了天一閣的誕生。

範欽一生在宦海遊遷,曆任湖廣隨州知州、江西袁州知府、廣西參政、福建按察使、陝西左使、河南副都禦史,因性喜藏書,遊宦期間,每到一地,都會搜訪當地的文獻著作。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範欽的天一閣完成後,曾作《上元諸彥集天一閣即事》一詩:

闐城花月擁笙歌,仙客何當結軫過。

吟倚鼇峰誇白雪,笑看星駕度銀河。

苑風應即舒梅柳,徑霧含香散綺羅。

接席呼盧堪一醉,何來心賞屢蹉跎。

由詩中內容可以看出,範欽對自己的藏書樓是十分滿意的。

其時的範欽,與另一位同鄉藏書家豐坊,交情甚厚,常去豐坊的萬卷樓借閱抄錄藏書。後萬卷樓不幸遭遇火災,豐坊亦無意再藏,所剩典藏多轉讓範欽;範欽還與江蘇太倉藏書家王世貞交換傳抄罕見孤本,使得藏書的數量大為增加,達七萬餘卷,多系宋明的木刻和手抄本,以地方誌和登科錄最為珍稀。有的是珍本和孤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天一閣能存到現在--範家人作出的努力

為什麼一個家族,就可以把藏書這件很艱難的事,做到如此宏偉龐大,並且完美傳承下來的呢?我想很多人認為是件不可思異的事兒,我們知道國內外從古至今,保存藏書這一浩瀚工程,就是官方也為之頭痛不堪。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範欽根據鄭玄所著《易經注》中的“天一生水……地六承之”之語,將新藏書樓命名為“天一閣”,並在建築格局中採納“天一地六”的格局,在建樓時,範欽還在樓前開鑿一方水池,名為“天一池”。水池其實是消防池,環植竹木,池水經暗溝與藏書樓旁邊的月湖連通,如遇意外,便能引水滅火。

同時,採用各種防蛀、驅蟲措施保護書籍。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範欽在臨終時為了保護藏書,製訂了“代不分書,書不出閣”的遺訓。把所有家產分為兩份。一份是白銀萬兩,一份是天一閣及數萬卷藏書。將長子範大沖和二兒媳婦叫到跟前(當時,二兒子已經離世),讓他們自己選擇,長子範大沖主動要求繼承了天一閣及藏書,二兒媳婦繼承白銀萬兩。後範大沖又與子孫,商定出幾乎不近人情的天一閣藏禁約:“藏書歸子孫共同所有,共同管理。閣門和書櫥鎖鑰由各房分管,非各房子孫到齊,不得開鎖……”從而有效地防止了藏書的散失。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對於範家人對於進藏書閣的嚴格,還有這樣一個故事:範欽去世後的兩百年,寧波知府丘鐵卿的內侄女是一個酷愛詩書的女子,聽說天一閣藏書豐富,兩百年不蛀,全靠夾在書頁中的芸草,還把自己的名字改為繡芸。父母看她如此癡迷,找人做媒嫁給範家後人,以為可以登上天一閣,但是範家家規禁止婦女登樓,由此,此女悲怨成疾,抑鬱而終,臨死前,她連一個書字都不敢提,只對丈夫說:“連一枚芸草也見不著,活著做甚?你如果心疼我,就把我葬在天一閣附近,我也就瞑目了。”由此可以看到在範氏後代在保護天一閣的曆程中,是非常艱辛的。

範欽的曆代子孫,都嚴格遵循“代不分書,書不出閣”的遺訓,曆經了十三代人來守護著藏書樓,直到解放後,範氏後裔把天一閣捐給了國家,也為天一閣找到最好的歸宿。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風雨中的天一閣,這麼久都經曆了什麼

可以說天一閣存在的幾百年是不平凡,是經曆艱難險阻才留存於當世的。

天一閣原藏書七萬餘卷,從明末戰亂開始,有大批藏書失散;至清康熙年間,所藏明實錄已遺失過半;乾隆修《四庫全書》時,又從天一閣調走六百餘種圖書,未曾歸還;鴉片戰爭時期,英軍從天一閣掠走地理類有十餘種;後太平軍進駐寧波,當地盜賊竊竊取走了大批圖書;民國初年再遭盜賊,竊去一千餘部藏書。經過這幾番劫難,到解放初期,天一閣藏書書僅剩一萬三千多部。

解放以後,國家為了保護天一閣,設置了專門管理機構,使得流失在外的三千多卷藏書,得以從返天一閣。又增收了當地收藏家捐贈的諸多古籍,現藏珍版善本達到了八萬多卷。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現在的天一閣博物館

如今的天一閣,早已今非昔比,經過曆代的修繕與擴展,尤其是近年來的擴建,已經不單單是藏書樓了,是博物館、也是著名景區。

天一閣分藏書文化區、園林休閑區、陳列展覽區。以寶書樓為中心的藏書文化區有東明草堂、範氏故居、尊經閣、明州碑林、千晉齋和新建藏書庫。以東園為中心的園林休閑區有明池、假山、長廊、碑林、百鵝亭、凝暉堂等景點。以近代民居建築秦氏支祠為中心的陳列展覽區,包括芙蓉洲、聞氏宗祠和新建的書畫館。書畫館在秦祠西側,粉牆黛瓦、黑柱褐梁,有宅六棟,曰:“雲在樓,博雅堂,晝錦堂,畫簾堂,狀元廳,南軒。”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20世紀90年代以來,寧波市人民政府先後將緊鄰天一閣的陳氏宗祠、聞家祠堂和秦氏支祠,以及白雲莊、銀台第、鼓樓、天封塔、伏跗室等文保單位(點)納入天一閣統一管理,並在陳氏宗祠內增設《麻將起源地陳列》、白雲莊設置了《浙東學術文化陳列》、銀台第開設官宅博物館。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天一閣遊覽tips

全票:30元成人(可以掃碼支付)

半票:15元全日製大學本科及以下學曆學生持有學生證者

(不含研究生、短期培訓學員、成人繼續教育學生)

60—69週歲老人持有身份證或其他有效證件

旅遊團隊:24元(須憑導遊證、出團單,且10人或10人以上)

開放時間:

夏令開放時間:5月1日—10月31日8:30—17:30(17:00停止售票,禁止入園)

冬令開放時間:11月1日—4月30日8:30—17:00(16:30停止售票,禁止入園)

古籍閱覽室開放時間(雙休日除外):8:30--11:00,14:00-16:30

每週一上午閉館(法定節假日除外,並不延期後補),下午13:30開館。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交通信息:

公交512路、371路、9路、26路均可到達景區附近。

地鐵1號線西門口站沿著長春路向南步行約10分鍾可以到景區。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一路坎坷的南國書城--天一閣_新浪眾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