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指出行服務提供商 吉利領投Volocopte前瞻佈局空中出行領域
2019年09月10日10:18

原標題:劍指出行服務提供商 吉利領投Volocopte前瞻佈局空中出行領域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方超 劉媛媛 上海報導

因收購與入股多家知名海外汽車品牌而在國際市場聲名鵲起的吉利汽車,近日又將目光轉向了城市空中出行領域企業。

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表示:“Volocopter是全球城市創新出行模式的引領者,當前技術革命與產業變革席捲全球出行領域,吉利控股攜手戴姆勒把握機遇,前瞻佈局,持續探索並引領電動出行和數字化服務等領域的發展。”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這並不是吉利第一次佈局空中出行領域,其在2017年11月,即與美國Terrafugia飛行汽車公司達成最終收購協議,並獲得美國相關監管機構批準。彼時其計劃於2019年推出首款飛行汽車,2023年推出全球首台垂直起降的飛行汽車。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空中出行領域仍然存在眾多現實障礙,行業需要相當長的取證週期,新行業的相關法律法規也需要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空中出行距離商業化落地還有較長的路要走。

加碼佈局空中出行領域

根據吉利控股集團發佈的信息,VolocopterC輪首輪融資由吉利控股領投,戴姆勒參與投資,雙方各持股10%。該輪融資將幫助Volocopter旗下Volocity機型在未來三年獲得歐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商業認證,進一步助推商業化進程。

相關信息顯示,Volocopter創建於2011年,是“全球城市空中出行領域的先行者”,該公司旨在提供點對點到達的空中電動出行服務,已於2017年實現兩座無人空中出租車的成功試飛,以及Volocopter原型機於2018年在芬蘭赫爾辛基國際機場成功試飛,實現了與空中交通管製系統的兼容。

除此之外,吉利控股官微還透露,吉利控股和Volocopter將在中國成立合資公司,將全球領先的城市空中出行解決方案引入中國,而生產和市場推廣則由吉利負責。李書福表示,“通過與Volocopter成立合資公司,吉利控股將充分利用自身研發體系及產業佈局,助力其開拓中國市場,為用戶提供最佳出行體驗。”

值得注意的是,吉利此次領投Volocopter已不是其第一次佈局空中出行領域,早在2017年11月13日,吉利控股就宣佈與美國Terrafugia飛行汽車公司達成最終協議,彼時,吉利控股承諾在交易完成後將對Terrafugia進行更多投資,並計劃於2019年推出首款飛行汽車,2023年推出全球首台垂直起降飛行汽車。

那麼,此次再次加碼空中出行領域企業,作為傳統汽車廠商的吉利究竟追求的是什麼?相關信息顯示,吉利似乎在謀求從傳統汽車廠商轉型為出行服務提供商,無論是其旗下的曹操出行,還是聯手戴姆勒成立高端出行公司,吉利的所有動作似乎正指向“出行服務商”,且囊括陸地與空中領域。

在2017年完成對美國Terrafugia飛行汽車公司的收購後,李書福即表示,“相信Terrafugia能改變未來的出行方式,並且引領一個新行業的發展。”而在9月9日向市場透露完成對德國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 C輪首輪融資時,吉利控股在官微發佈的文章中也聲稱,“吉利控股積極佈局智慧立體出行生態”,並“逐步實現從汽車製造商向移動出行服務商轉變”。

對此,汽車分析師任萬付亦對記者表示,“吉利投資城市空中飛行公司,在於佈局未來,屬於戰略佈局”。

商業落地仍需時日

吉利加碼空中出行領域的背後,是逐步引起市場廣泛關注與亟待解決的城市交通出行難題。

根據高德地圖發佈的《2018年度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顯示,從數據分佈看,一線及省會等大型超市的“交通監控指數”相對較低,其指數與城市均值線差距較遠,處於亞健康狀態。

其中,北京高峰平均駕車通勤時間為每天88分鍾,路網高峰形成延時指數2.032,平均每天通勤擁堵44.97分鍾,報告按照每年232個工作日計算,平均每日年擁堵時長高達174小時。而在城市化加速推進的中國,擁堵的不僅僅是北京,在上述“人均年擁堵時間”排行榜中,上海151小時,廣州150小時,重慶140小時,折射出城市交通出行難題仍未得到較好解決。

此外,相關研究顯示,到2030年,全球60%以上的人口將居住在城市。吉利控股方面表示,在城市中開展空中出行,將是應對城市出行挑戰的最佳方案,城市“空中出租車”市場潛力巨大。

不過,城市擁堵、出行難等問題在成為經年不斷的熱門話題之時,也引起了諸多企業的關注。不僅是吉利,奧迪、豐田等傳統汽車廠也在陸續進入空中出行領域,其中,豐田汽車計劃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開幕時展示一款單座飛行汽車。

全球最大網約車平台Uber在霸占陸地出行領域之後,也意欲步入空中出行領域,其在2018年就展示了飛行汽車概念原型機,並從2019年7月9日起,上線Uber“網約飛的”服務。據報導稱,“網約飛的”服務可提供從曼哈頓下城到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的服務。

但在眾多汽車加碼佈局的情況下,空中出行領域仍然存在眾多現實障礙,如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關鍵技術的突破及最為關鍵的飛行安全保障等,將成為空中飛行全面普及的“現實攔路虎”。

此前,一位空中飛行器製造企業高層曾對記者表示,這一行業需要相當長的取證週期,可能只能最先運用於物流、勘探等特殊行業領域。並且,新行業的相關法律法規也需要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

任萬付也認為,空中出行距離商業化落地還有較長的路要走。“目前還處於初步發展階段,但從長遠來看,空中出行具備一定的可行性。對於實力雄厚的企業,可以提前佈局,但對於大多數企業來講,條件尚不完善,非目前的轉型方向。”

(編輯:石英婧 校對:翟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