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風向標拉斯克獎花落免疫細胞、赫賽汀發現者和疫苗聯盟
2019年09月10日17:40

原標題:諾獎風向標拉斯克獎花落免疫細胞、赫賽汀發現者和疫苗聯盟

當地時間9月10日,位於美國紐約的阿爾伯特與瑪麗拉斯克基金會(Albert and Mary Lasker Foundation)公佈了2019年拉斯克醫學獎的得主名單。埃默里大學的Max D. Cooper、澳州沃爾特和伊麗莎•霍爾醫學研究所(the Walter and Eliza Hall Institute of Medical Research)的Jacques Miller、美國基因泰克公司的前科學家H. Michael Shepard、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Dennis J. Slamon、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生物化學研究所(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of Biochemistry)的Axel Ullrich,以及國際組織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分享了2019年拉斯克獎的三個重要獎項。

拉斯克獎在生命科學、醫學領域享有盛譽,素有“諾貝爾獎風向標”之稱。該獎項於1946年由美國廣告經理人、慈善家阿爾伯特•拉斯克(Albert Lasker)及其夫人瑪麗•沃德•拉斯克(Mary Woodard Lasker)共同創立,表彰在生命科學、醫學領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學家、醫生和公共服務人員。此前共設置有三個獎項:基礎醫學研究獎、臨床醫學研究獎和公共服務獎,後又增設特殊貢獻獎。

迄今為止,在該獎項的所有獲得者中,有87人同時獲得了諾貝爾獎。其中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因發現青蒿素於2011年獲得“拉斯克臨床醫學研究獎”,並在2016年成為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得主。

拉斯克獎由阿爾伯特與瑪麗拉斯克基金會頒發,三個獎項分別設立25萬美元獎金。

基礎醫學研究獎:B和T細胞的發現

左:Max D. Cooper;右:Jacques Miller

2019年阿爾伯特.拉斯克基礎醫學研究獎授予兩名科學家:Max D. Cooper和Jacques Miller,表彰他們在現代免疫學領域的突出貢獻。Max D. Cooper和Jacques Miller兩名科學家確定了兩種不同類型的淋巴細胞,即B細胞和T細胞。這項開創性的工作推動了基礎科學和醫學科學的巨大進步,其中一些成就已獲得往年拉斯克獎和諾貝爾獎的高度認可,包括與單複製抗體相關研究、抗體多樣性的產生、免疫防禦的MHC限製、樹突狀細胞抗原提呈和癌症檢查點抑製療法等。

臨床醫學研究獎:針對乳腺癌的靶向抗體療法

左上:H.Michael Shepard;右上:Dennis J. Slamon;下:Axel Ullrich

2019年Lasker~DeBakey臨床醫學研究獎授予三名科學家:H.Michael Shepard,Dennis J. Slamon和Axel Ullrich。他們發明了赫賽汀(Herceptin),這是第一種能夠阻斷致癌蛋白的單複製抗體,並將其開發成一種挽救女性乳腺癌患者生命的療法。這一療法降低了複發風險,延長了轉移性和早期疾病患者的生存時間。

自該藥於1999年被美國FDA批準上市,主要用來治療HER2(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陽性的乳腺癌患者。每年有超過5萬名女性被診斷出患有該類型的乳腺癌,自赫賽汀問世以來,已有超過230萬人接受了這種治療。

Shepard和Ullrich曾就職於基因泰克公司,進行赫賽汀研究;Slamon則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進行他的研究。20世紀70年代中期,科學家發現人體自身的基因會引發癌症。這一發現激發了這樣一種觀點,即扼殺這些癌基因的活性可能會取得治療效果。這種治療策略針對性更強,同時可以避免許多與化療相關的嚴重副作用。

公共服務獎:國際組織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

2019年拉斯克-布倫伯格公共服務獎授予國際組織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表彰Gavi在全球範圍內持續提供兒童疫苗,從而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並突出了免疫預防疾病的力量。

通過利用最新的科學進展、合作和發揮經濟影響,Gavi確保以可負擔的價格提供充足的疫苗供應,加速新疫苗的開發和部署,並加強醫療保健系統。自2000年創立以來,Gavi已在73個國家幫助超過7.6億兒童接種疫苗,拯救了1300多萬人的生命。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免疫接種每年可使200萬-300萬人免於死亡。它的成功創造了曆史上最引人注目和最具成本效益的公共衛生故事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