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奈:“特氏效應”侵蝕美國軟實力
2019年09月10日12:22

原標題:約瑟夫·奈:“特氏效應”侵蝕美國軟實力

參考消息網9月10日報導 世界報業辛迪加網站9月4日發表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的署名文章《特朗普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

文章稱,從長遠來看,特朗普的總統任期終究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大轉折點,還是曆史上的曇花一現?當前圍繞特朗普的爭論再次凸顯出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重大的曆史結果到底是人類選擇的產物,還是主要由不為人們所控製的經濟和政治力量作用下的壓倒性結構因素導致的結果?

文章表示,選擇可以很要緊,不作為可以與作為同樣重要。美國領導人在20世紀30年代的不作為促使人間地獄的發生;美國總統在美國壟斷核武器的時候拒絕使用核武器也是如此。

約瑟夫·奈認為,領導人及其技能很重要。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壞消息,因為這意味著對特朗普的行為不能輕易地不予理會。比他的推文更重要的是他對製度、同盟關係以及基於吸引力的美國軟實力的削弱。民調顯示,在特朗普執政時期,基於吸引力的美國軟實力已經下降。他是70年來第一位背棄美國在二戰後建立起來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總統。

文章指出,總統應該硬實力與軟實力並用,並讓硬實力與軟實力相互補充,而不是相互衝突。不擇手段和組織技巧都是必要的,但情緒智力和情境智力也是必要的。情緒智力產生自我意識和自我控製的技能,而情境智力使領導人能理解演進中的環境、利用趨勢並相應運用他們的其他技能。約瑟夫·奈稱,情緒智力和情境智力都不是特朗普的強項。

文章稱,特朗普在贏得總統職位之前從未擔任過公職,以紐約地產業和電視真人秀的背景跨入政壇,事實證明他在掌握現代媒體、挑戰傳統觀念和顛覆性創新方面特別嫻熟。雖然有人認為這可能產生積極結果,但其他人則持懷疑態度。

約瑟夫·奈認為,特朗普在曆史上的作用可能取決於他是否連任。如果他執政八年,而不是四年,那麼製度、信任和軟實力更有可能受到侵蝕。

文章稱,不管是哪種情況,他的繼任者將面對一個面目全非的世界。部分原因在於特朗普政策產生的效應,但也是因為世界政治發生重大的結構性力量轉移——力量從西方轉移到東方,從政府轉移到非國家行為體。

文章最後指出,我們創造曆史,但並非隨心所欲地創造。特朗普之後的美國外交政策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