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戰馬音樂節,來聽山精海怪的八百萬之音
2019年09月10日15:10

原標題:第二屆戰馬音樂節,來聽山精海怪的八百萬之音

“世界音樂”(World Music)是個可大可小的概念。歸至一隅,以“民族、在地、融合”對其簡而化之也可以;若認真把它當作“世界”來看,這個氣吞山河的詞囊括進全世界的民族音樂,再加以細分,極有意思。

去年的首屆“戰馬音樂節”以 “圖瓦英雄”為主題,請來恒哈圖(Huun-Huur-Tu)、亞塔樂隊(Yat-Kha)、珊蔻·娜赤婭克(Sainkho Namtchylak),追尋圖瓦音樂從原生、搖滾到先鋒的脈絡,開了國內世界音樂演出中細分主題的先河。

今年戰馬再臨,音樂節將於9月13-15日在上海、成都雙城開演。這次他們請來四組音樂家:法國電子風味的世界音樂組合“黑森林”(Deep Forest)、彈奏西班牙古樂器的女音樂家阿娜·阿萊凱德(Ana Alcaide)、門巴族女聲央吉瑪以及日本民族朋克大團“龜島樂團”。

“黑森林”

名聲最大的“黑森林”是世界音樂這個現代觀念產生之初的先驅。1990年代初,當法國音樂人Eric Mouquet和Michel Sanchez在音像店發現一整列收集各地“土著”音樂的唱片,發現這些音樂與他們在玩的電子樂結合起來有意想不到的好滋味時,向偶像“Deep Purple”(深紫樂隊)致敬的“Deep Forest”便成立了。

往非洲腹地去,踏入巴西深處,兩位音樂家有時真的攜帶簡單錄音設備來到當地,以玩和體驗為主,順便採集音樂。有時像當初一樣只是聽到素材,佐以想像,便生成對某種民族音樂的個人重塑。

“龜島樂團”

如果覺得“黑森林”太軟,不夠勁道,推薦嚐試“龜島樂團”。這支大樂團活躍在網絡世界之外,很難在互聯網上找到他們的蹤跡。

他們活在現場,十幾人的大樂隊能在物理空間上充滿任何舞台。信奉萬物有靈的日本自古便敬“八百萬神靈”,龜島樂團的靈魂人物Yoshiki Nagayama秉持此斑斕信仰,欲用音樂創造“遠東八百萬之音”。

以日本祭典音樂和東亞地區的其它民族音樂為根,再用朋克這個硬棍子攪一攪,龜島樂團的音樂最好親臨現場享用,方能充分理解數目龐大的人群中產生靜謐的宇宙秩序這一不可思議之事。

央吉瑪

兩位女性音樂家央吉瑪和阿娜·阿萊凱德聽上去靜謐,但越安靜的音樂越能容納萬物發聲。就像進入幽邃的林莽中,數不清的聲音在喧囂。

央吉瑪是有靈性的人,她合俗而不媚俗,有所堅持但不孤高執拗。結婚生子後她繼續研習門巴古調,緩慢積累創作。有時夢中收到音樂的信息,更令她生出莊周夢蝶之感,決意更加勇闖這個世界。

她在不斷摸索音樂的表現形式,在這場音樂會上或將暫時放棄吉他、貝司、鼓的編製,以更精簡、原始的器樂呈現。

阿娜·阿萊凱德

阿娜·阿萊凱德的《冰與火之歌》中世紀古風音樂會意在重返中古時期的西班牙大陸,由瑞典國寶樂器尼古赫帕琴、琉特琴等古老樂器奏出時空隧道。她也唱歌,歌聲與琴聲都清澈溫暖。生於伊比利亞半島、曾赴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求學的經曆造就阿萊凱德火熱與冷冽共生的音樂風格,也正契合音樂節的“山海”主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