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地方·回顧|虯江路
2019年09月10日22:28

原標題:你的地方·回顧|虯江路

虯江路的由來

虯江原為吳淞江的故道。明代,因嚴重淤積而改道,原河道遂稱之為舊江。1914年後,由於河道逐漸堙沒,政府當局開始填河築路。將潭子灣至俞涇浦之間陸續填沒,築成虯江路,虯江便是“舊江”的諧音。

虯江路一直被視作上海眾多地理分界線之一。清朝雍正年間,上海縣與寶山縣縣境以虯江作為分界線,江南為上海縣,江北為寶山縣。1899年,公共租界最後一次擴張,北抵武進路、虯江路一帶。於是,虯江路又成為公共租界與華界的分界線。

兩邊行政部門對分界線管理不嚴,加上與火車站連接的地理位置,虯江路逐步成為上海的洋貨舊貨市場以及黑市交易市場。中國近代著名買辦和實業家葉澄衷,當年便是從虯江路發家。他曾在此出售大量外國輪船上的舊五金與舊工具。這些舊器具都是價值不斐的進口貨,在租界公開出售,會被工部局干涉,而像虯江路這樣的兩不管地區,成為了最好的銷售地點。

虯江路市場興衰史

抗戰前,虯江路舊貨市場已頗具規模。廣東街(今新廣路)至龔家宅路、中州路一帶攤頭林立。此後,市場規模逐步擴大,圍繞虹口區虯江支路鋪開,東起四川北路,西至虯江路,占地約2000平方米。

抗戰勝利後,戰敗國的國民將被遣返回國,日僑紛紛拋售大批傢俱什物、美軍剩餘物資。同時,社會上各種舊貨和工業淘汰品也彙聚於虯江路。再加上虹口一帶為日本人在滬較大的聚居地,虯江路成為最好的銷售場所,舊貨市場更為壯大。

如今虯江路市場出售的傢俱。 本文照片均為作者拍攝

古玩店老闆站在高腳凳上推銷商品。

解放後到1955年左右,經濟形勢逐步好轉,虯江路舊貨市場的影響力也隨之擴大。據統計,當年虯江路有大小舊貨店88家,固定和流動攤販314戶,“交行”(用批發價交換舊貨)26人,“天平擔”(挑擔收售舊貨販)389人,市場經營額每月達20萬元左右,形成各業俱全的綜合性舊貨市場。

1959年以後,虯江路市場經曆了幾次改組。1976年,市場合併成虯江支路廢舊物資商店和虹口五金工具商店。但是,期間業務一度萎縮,盛況不複當年。

直至1984年,虯江支路廢舊物資商店改名為上海市虯江路市場。翌年1月,開設舊自行車交易市場。僅1985-1993年,共成交舊自行車205723輛、舊摩托車8395輛,市場總收入110.61萬元。上海虯江路市場成為了當年鼎鼎大名的舊自行車、摩托車交易市場,影響力延續至今。

另外,工廠單位急於處理、專業經營部門又不收購的清倉處理物資在虯江路市場也物盡其用。如一些工廠將更換下來的廉價實用舊設備搬運至虯江路出售,廣受小廠及農村社隊企業的歡迎。又如一些被工廠篩選淘汰的試產品、副次品半導體零件也在虯江路市場出售,滿足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的需要。

如今虯江路市場僅剩的幾家出售舊馬達的店舖。

為順應時代的潮流,上世紀九十年代,虯江路逐步形成了以音響、電腦、電子設備為主的市場,陸續建成了虯富、恒森、富傑(已拆)、薪邁鵬(現為京大國際)、音像城、賽格等幾大市場,沿街商舖30餘家,臨時馬路地攤不計其數,一直延續至今。

電子商品成為虯江路市場的主流。

進入21世紀以後,隨著上海世博會日益臨近,政府開始逐步整治虯江路地區,並在計劃中提出:“落實結對共建規劃,指導虯江路市場立足於文明經營、守法經商,完善共建目標,採取切實可行的措施,確保共建目標的實現。”

2018年上半年,隨著“五違四必”工程全面展開,不少虯江路的違章建築被逐步拆除。2018年下半年,虯江路南部的北站新城舊改地塊徵收成功,部分虯江路周邊的沿街分散商舖也在其中。雖然有些舊貨小商舖仍然在已被徵收的石庫門房屋內經營,但未來虯江路市場將何去何從,還是一個未知數。

虯江路市場附近動遷地塊。

今天的虯江路市場

2019年初,雖然舊改地塊徵收成功、虯江路市場將成為過去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但擋不住“虯江路發燒友”的熱情。年前,虯江路市場車水馬龍,昔日光輝一覽無遺。

虯江路市場人頭攢動的景象。

總的來說,目前的虯江路市場可以分為三大塊,第一塊是一棟集中式商業,名叫上海虯江電子數碼商廈,位於虯江路中州路路口,共地上4層地下1層。4樓為庫房和辦公室,地下1層、1-2層為零售,佈局相似,類似於地鐵沿街商業;3樓裝修相對豪華,賣唱片機音響設備等。商舖銷售的產品覆蓋範圍極廣:電腦芯片、二手或組裝的電腦、對講機、路由器、打印設備、監控系統、門禁系統、拖線版、頭戴式耳機、鼠標、五金工具、麥克風、網線等。

上海虯江電子數碼商廈實景。

上海虯江電子數碼商廈零售店實景。

第二塊是虯江路、虯江之路和中州路圍合區域。這片老房子裡的店舖不同於新虯江電子數碼商廈,都是些沿街的店舖。很多店主都是世世代代住在虯江路的上海本地人,利用自家房子的便利做生意。老房子周邊高樓林立,然而這些沿街店舖始終沒有動遷。

銷售的商品也是五花八門:燈具、日用品、乾貨、茶葉、抹布和絲瓜巾、花灑龍頭、公共廣播喇叭、洗衣機家電配件、機電、小裝飾(樹根、鳥籠、木製架子、掛飾、“撓癢把子”)、拖把、防撞墊、電池、鞋墊等。

虯江路沿街商舖實景。

虯江路沿街商舖實景。

最後,第三塊是上海音像城,位於上海軌道交通三、四號線寶山路站高架段的正下方。音像城里許多店主都有整天播放音樂調試音響的習慣,在這裏可以欣賞到別有風味的“交響樂”——音樂、人聲和軌道震動聲之間的“和聲”。上海音像城的生意要比集中式或沿街分散式店舖的生意更好,它是一個一層樓的、用一個大棚蓋住的商業街。裡面的一家家店,只用簡單的隔板隔開,類似於一個個展位,商舖比之前的都要密集。

音像城除了二手電視電腦手機、收音機播放器功放等電子產品以外,還有很多與大賣場名字不相符的商品:衣服、皮具、二手酒瓶、奢侈品A貨、眼鏡、單反、手錶、剪刀、修指甲刀、人參、中藥等。

上海音像城實景。

上海音像城實景。

之所以說虯江路市場頗具特色,除了上述類似地鐵商業街的集中式商業、在老房子裡開設的沿街店舖和在大棚下類似於展位的隔間商舖以外,還因為其獨特的銷售風格。

擴音喇叭現場推銷:這裏的店主普遍用擴音喇叭介紹自家產品,腰間佩戴一個小擴音器,身上拖著一條電線,頭上戴著一個小話筒。只要開始叫賣,便會有人簇擁過來,即使每個店舖都是緊挨著,難免會產生聲音交織在一起聽不清的情況,但絲毫不會影響顧客把頭探進店舖張望的好奇心。

店主用擴音喇叭推銷燈具,吸引不少圍觀者。

上海音像城室外店舖

地攤兒:除了沿街店舖,虯江路還有一種直接將全部家當放在垃圾袋、報紙或箱子上的“便攜式店舖”,俗稱地攤兒。

地攤兒上的商品參差不齊,有優質的二手貨,但也不乏似乎無人購買的東西,比如用過的牙刷、調羹、充電電池等。值得一提的,是用報紙墊著的正版未開封的鄧麗君CD。其中粉紅色封面的專輯,筆者當年讓朋友從日本代購時需要人民幣近300元,沒想到多年以後會出現在虯江路地攤兒上。

用報紙攤在地上賣的鄧麗君正版專輯。

銷售物品參差不齊的地攤兒。

物品擺放“不修邊幅”:大型商場的店家認為銷售物品的擺放是一門藝術,如何將產品合理排布在乾淨整潔的展示區域、如何突出鎮店之寶從而吸引顧客進店消費至關重要。然而,虯江路市場的店主不會把心思花在銷售物品的擺放上,甚至有些物品的放置可以說是“不修邊幅”。如用一個廢棄的塑料泡沫盒子當作架子放話筒、舊的CD機不擦灰塵就“C位出道”、被自己的電線繞“脖子”幾圈而且色澤偏黃的監控攝像頭就安裝在最醒目的位置,等等。虯江路市場的店主問候顧客的第一句話往往不是“你好”,而是“找什麼”。因為對於第一次來的顧客來說找到自己需要的商品實在費勁。

“不修邊幅”的店內實景。

廣告內容“直截了當”:大多數商品都會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名牌”,上面會向顧客說明商品名稱、價錢和產地等,虯江路上的商品也是如此。但特殊的是,虯江路市場商品的“名牌”大多是將信息手寫在廢棄的硬板紙上或是打印後黏貼在店舖的推拉門上。信息的內容“直截了當”,通過走私途徑進貨的直接寫上“海關處理品”,如果店內銷售貨物覆蓋面較廣,則會在推拉門上貼滿所有可能找到的貨物名稱,讓消費者一目瞭然。

“直截了當”的廣告牌。

告別虯江路市場

2019年的春節,虯江路市場一度產生濃鬱的告彆氣息,部分店主在除夕前幾天就打烊了。筆者有幸在冷清的虯江路上採訪到一位熱情的店主,他經營著一家名叫“懷舊二手電器”的沿街店舖。作為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他在虯江路也生活工作了五六十年。他從前在這裏賣儀器,現在賣唱片、唱機、錄影帶、錄影機、舊電視機、舊半導體、磁帶等。過去,這些商品都價值不菲,消費者還有拿著自己淘到的好貨來相互攀比。但現在基本上是上了年紀的人才買來消遣,最多再有一些三四十歲的人買些唱片作為收藏,而年輕人基本不玩這些了。同時,虯江路面臨動遷,自整頓後人氣就不如從前,生意慘淡,甚至收來的舊貨都賣不出收來時的價錢。他說,自家房子拆遷後再回到虯江路就付不起高額的房租了,所以也不打算回來做生意。

“懷舊二手電器”店內商品。

“懷舊二手電器”的老闆也許可以代表大多數虯江路市場生意人的立場,動遷後就不會再回來做生意了。未來,除了原本的集中式商業上海虯江電子數碼商廈和已經整頓過的上海音像城,沿街的商舖將會一律拆除,虯江路市場沿街商舖車水馬龍的景象將不複存在。

2019年春節期間,筆者經過虯江路市場拍下了店舖統一關門的情景,不捨之情油然而生。

2019年春節期間關門的店舖。

2019年春節期間關門的店舖。

虯江路市場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也是一代人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的寫照。城市的更新發展與曆史文化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而像虯江路市場這樣,既不能用保留城市風貌的方式,也不能用收集一些物件搬進博物館的方式,來幫助人們回憶、再現和記錄下過去的生活的地方,也不在少數。

虯江路市場的故事其實遠不止這些。每一位“虯江路發燒友”都帶著自己的興趣愛好來到這裏,而跟隨每一個不同興趣愛好的人,都可以發現一個不同的虯江路市場。未來,虯江路市場將漸漸消失,筆者也希望,更多對虯江路市場有所留戀的人能夠說出自己的故事,展示出一個更加立體的虯江路。

最後,筆者想以製作虯江路項目的過程中最精彩的兩張照片,為本次活動畫上句號。

虯江路隨手拍,被刮花的光明牌牛奶箱和廢棄的紅星二鍋頭酒瓶。

虯江路沿街的一個賣輪子的店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