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連續任小學校長27年:既是農民又是老師 很滿足
2019年09月10日00:25

  原標題:“既是農民又是老師,我很滿足”

孟祥樂 男,1944年10月出生,安徽省霍邱縣彭店村人,1974年開始從事教育工作,擔任彭店小學代課教師,並出任彭店小學校長。
孟祥樂 男,1944年10月出生,安徽省霍邱縣彭店村人,1974年開始從事教育工作,擔任彭店小學代課教師,並出任彭店小學校長。

  早晨6點,起床、淘米、生火、做飯,照顧妻子吃早飯,騎車出門……退休15年,孟祥樂依然保持著工作時的作息。只不過,以前騎車去學校教書,現在則是到學校旁邊的村支部,幫忙做些黨務工作。

  作為安徽省霍邱縣彭店小學原校長,孟祥樂從1974年6月開始任教,並連續擔任校長27年,見證了學校從土坯房到磚瓦房,再到窗明几淨的教學樓的轉變。

  全國推行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簡稱“普九”)時,他和同事們一起走進一戶戶農家,給鄉親們講述學習的重要性,勸說他們送自家的孩子去上學。1998年前後,為了建教學樓,他寫材料、跑關係,起早貪黑監督工程建設,最終於1998年實現了新教學樓的落成。

  2004年退休時,因學校缺老師,他欣然接受返聘,繼續任教兩年,每月工資500元。在他心裡,“錢多錢少都沒什麼,即使再缺老師,課也不能耽誤,我們身為老師,就要對孩子們負責。”

  平時上課,寒暑假幹農活

  初見孟祥樂是一個週六的下午,他正在院子裡邊整理材料,邊和妻子嘮家常。75歲的他雖滿頭白髮,但精神抖擻。

  多年前,妻子腿受了傷,行動不便。照顧妻子、村里的黨務工作幾乎成了孟祥樂生活的全部。為防止雨天濕滑、妻子摔倒,他在院子加裝了簡易頂棚。放一張辦公桌、兩個舊沙發、一個文件櫃,小院成了他的辦公室、書房及會客廳。

  文件櫃內存放著許多小學課本以及孟祥樂整理的地方史料,其中就包括彭店小學發展史。

  “彭店小學於1950年興辦,是新中國成立後當地農村最早的公辦小學之一。學校最初建於彭店村西北部,有8間矮小的校舍,課桌是用泥巴支起的土檯子……”

  在孟祥樂手寫的材料中,清晰地記錄著彭店小學的發展曆程。1974年6月,初中文憑的孟祥樂開始從事教育工作,那時的學校還是剛興辦時的樣子。

  在加入彭店小學以前,孟祥樂還從事過為期13年的基層工作,曆任生產隊會計、村(時稱大隊)團支部書記。1974年,因學校缺老師,上層領導找到孟祥樂,希望他到學校工作。“畢竟那時候初中畢業在當地就算是高學曆了。”孟祥樂回憶,後來經鄉政府批準,他到彭店小學做民辦教師,並擔任校長。

  就這樣,孟祥樂有了兩個身份——農民和老師,平時到學校教小學4年級語文,寒暑假幹農活。當時,算上孟祥樂,學校共有四名老師,其中兩名是公辦老師。“那時公辦老師拿的是工資,一個月約32塊,民辦老師拿的是工分。我一年工分是2800,一工分3分錢左右,加上幹農活的工分,一年下來差不多100塊錢。”

  既是老師,也是泥瓦匠

  1974年,彭店小學的校舍是土坯牆、茅草頂的房子,一到颳風下雨,屋頂上的茅草就可能被吹走,如不及時維修,再下雨時就會漏水。到學校任教後,維修校舍這份工作也落在了孟祥樂的身上。當時隊里都是土坯房,孟祥樂做會計時經常幫鄉親們修房子。

  1976年,彭店小學搬遷時建的依然是土坯房。當年暑假,新校舍建成後,因為沒有課桌,孟祥樂便帶著其他6名老師一起造土檯子。挖泥、和泥、製坯、搭建,沒有機器,一切由手工完成。

  孟祥樂說,當時學校的老師都是農民出身,泥瓦匠的活即使幹得不是特別順手,也多少能做一些。“大家也特別賣力,畢竟開學在即,還要加一個班,若不能及時完工,就‘坑了孩子’。”

  普九掃盲,一個都不能少

  1986年7月,《義務教育法》實施,九年製義務教育正式確立。

  此前多年,各地就已開始推行普及教育工作。但由於經濟條件限製,推行起來並不容易。

  1980年前,彭店村一個勞動力一天只能掙幾毛錢,一學期幾塊錢的學費對不少家庭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而且那時候升學率低,考學很難,很多家長對孩子上學並不在意。

  於是,孟祥樂和同事就分工到農戶家裡,勸他們送孩子讀書。但是,勸說並非對所有家長都有效,因為有些家庭確實困難,根本交不起學費。

  後來,孟祥樂與其他幾名老師商量決定,一二年級只收書本費,一學期課本費3毛錢,作業本2毛錢,三四五年級收取學費4-10元不等。對於一些困難家庭,根據情況減免費用,有的免一部分,有的全免。

  最終,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彭店村基本實現適齡兒童100%入學。在校生人數從160人一度增長到264人。

  起早貪黑,為建教學樓奔走

  隨著經濟發展,1987年,彭店小學建起了兩排磚瓦房。新校舍使用9年後,其中一排教室的牆體出現了裂縫。

  孟祥樂仔細查看,確定裂縫未涉及承重牆,就用泥巴將裂縫填補起來,繼續使用。“後來一個領導來視察,看到裂縫後跟我說,孟祥樂,你膽子真大!不過,他並沒提新建校舍的事,我也沒提,因為我們都知道鄉里村里都沒錢。”

  後來,孟祥樂聽說不少企業都在做慈善捐助,幫地方建學校。他想,雖然現在的教室還能使用,但是萬一哪天承重牆也出了問題,就萬難了,我們能不能找一找企業,建棟教學樓?

  經過多方打聽,一個老鄉給他推薦了香港一家基金會。不過,對方要求,新建教學樓需基金會、縣、鄉三方共同出資。孟祥樂便找到自己在村委會工作的弟弟,兩人一起整理材料,多次到鄉、縣兩級政府說明學校的具體困境,以及基金會那邊的要求。最終在多方運作下,彭店小學教學樓工程款敲定。

  在教學樓建設期間,孟祥樂每天都很早趕到學校,查看工程情況和質量。晚上放學後,他也要等工人們下班後再動身回家。“那時候沒有工程監理,我擔心出現偷工減料的情況,影響教學樓質量。”孟祥樂說。

  發揮餘熱,錢不錢的無所謂

  2001年,57歲的孟祥樂卸任彭店小學校長,任教導主任,並於2004年退休。

  但退休那年,學校恰好缺老師,三四年級數學課程無人教授。學校便與孟祥樂商量,返聘其繼續任教,返聘工資每月500元。“我當時就說,自己退休後也沒什麼事情,教了幾十年書,每天到學校上課都已經習慣了。而且再缺老師,課也得上,作為老師,得對孩子們負責,至於返聘金什麼的無所謂。”

  1993年《教師法》頒布實施,孟祥樂根據要求拿到了小學教師需要具備的中等師範學曆,並於1999年民辦教師轉公潮時期,通過考核轉為公辦老師。2004年,他的退休金一個月是2000多元。“那時候兒女都已成家,這些錢完全夠我和老伴日常花銷,所以也就不在乎什麼錢不錢的事了。”

  直到2006年,孟祥樂才離開工作了32年的講台。記者在他的筆記本中看到這樣一句話:抓好教育,人人有責。

  70年感言

  作為一名平凡的人民教師,我32年教師生涯中,最滿足的就是盡自己所能,做了一名人民教師該做的事兒。——孟祥樂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蘇季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潘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