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國手語律師第一人 專門幫聾啞人打官司
2019年09月10日08:07

原標題:他是中國手語律師第一人 專門幫聾啞人打官司

  唐帥律師曾獲得十大公益法律服務獎。

  唐帥律師

生活中,當一位普通聾啞人遇到法律問題需要尋求幫助時,往往會很為難,因為絕大多數懂法律的人無法看懂他們的手語。

幸運的是,有一位來自重慶的手語律師,他用自己所擅長的手語和法律知識,為很多奔波在維權路上的聾啞人提供幫助。他叫唐帥,很多聾啞人不知道怎麼稱呼他,有叫他“唐法律”的,還有叫他“唐律法”的,甚至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稱他為“唐法師”,而媒體稱他為“中國第一手語律師”。

紫牛新聞記者 陳勇

紫牛新聞見習記者 周碧瑩 受訪者供圖

他 是不少聾啞人心目中的“大律師”

今年3月,一位神情疲憊的中年婦女來到唐帥位於重慶的辦公室,“唐律師,救救我的兒子吧,他還小,被判得太重了。”女子眼裡流露出急切與無助。

這個女子從湖北省荊門而來,她的兒子是名聾啞人,因涉嫌盜竊一審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半。唐帥接下這個案子,從重慶趕到荊門,通過手語與她兒子交流後,他發現在案值認定中有一條價值2萬多元的黃金項鏈被認定了進來,而被告從沒承認過此事,同案另兩名聾啞人被告也否認了這點。

本案中,檢方起訴的盜竊金額為6萬多元,涉及黃金項鏈的2萬多元金額在量刑上會產生重要的影響。庭審時,被告一直竭力向其手語翻譯說明此事,但因手語的差異,對方並沒正確翻譯出這個重要信息。

好在,上訴後在唐帥的辯護下,二審法院剔除了這個據此量刑的事實,最終將被告的刑期從4年半改判為2年半。案件的結果讓當事人感到滿意。

這名女子為何會千里迢迢趕到重慶求助於唐帥呢?紫牛新聞記者瞭解到,其實唐帥律師早已名聲在外,他懂手語,也願意為聾啞人提供幫助。很多聾啞人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時,首先想到的都是唐帥,他也被媒體稱為“中國第一手語律師”。

他 懂法律懂手語致力幫助聾啞人

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了唐帥。唐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我國的手語大致分兩種,兩者區別很大:一種是殘聯推廣的普通話手語;另一種是自然手語,也就是聾啞人在生活中約定俗成的語言。在現實中,公安部門聘請的手語翻譯大多是正規聾啞學校的老師,他們精通的是普通話手語,但不少聾啞人因教育條件等多種原因,往往使用的是自然手語。

唐帥進一步解釋,自然手語在各地也各不相同,同一個意思在各地可能會有不同的手語手勢,這也就是俗稱的方言手語。“從適用範圍講,普通話手語的適用範圍比較狹窄,比如說新聞翻譯、學校教學、大會翻譯等,但平常聾啞人90%以上使用的都是自然手語,而且以各地方言手語居多。”唐帥說,這就很容易出現“雞同鴨講”的情況。

據瞭解,我國有幾千萬聾啞人。因溝通不暢,很多聾啞人遇到法律問題時,往往遭遇困境,“懂手語的不懂法律,懂法律的不懂手語”。唐帥每當遇到這些需要幫助的聾啞人時,總是竭盡全力去幫助他們。他目前最主要的精力就用在幫助聾啞人上。他說,這是他的使命。

他 是出生在聾啞人家庭的健全人

1985年,唐帥出生在一個聾啞人家庭,父母都是聾啞人。一個正常孩子的出生讓父母感到莫大的驚喜,飽嚐無聲世界痛苦的父母為讓他盡快學會說話,早早地將唐帥送去和外婆一起生活。

4歲那年的一次遭遇還是讓唐帥學起了手語。原來,當年唐帥的父親突發闌尾炎被送去醫院,但因溝通不暢,醫生無法瞭解他的病情,疼得他在床上直打滾。唐帥就向父母所在的福利工廠的聾啞人學起了手語。後來經過刻苦學習,唐帥基本掌握了全國各地的手語表達。

“2006年我遇到一個‘貴人’,是公安局的一位領導,他讓我試一試參與到聾啞人刑事案件的翻譯工作中去,這一幹就是7年。”唐帥回憶,當時公安局在處理一個13人的聾啞人犯罪團夥,從聾啞學校請的手語翻譯和他們交流了一天也沒什麼進展。這位領導聽說唐帥懂手語,便讓唐帥去試試,結果很快解決了難題。

他發現,現在精通手語的健全人已是鳳毛麟角;要從這些人里選出有誌於法律工作、為聾啞人服務的人,更是難上加難。面對這一狀況,唐帥下定決心,要通過自己的力量來改變。為此,他通過自學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學,又在2012年通過了司法考試,成為一名律師。

他 辦起“四不像”律師事務所

當上律師後,唐帥愈發忙碌起來。這些年,他已處理過一千多件涉及聾啞人的案件。由於致力於幫助聾啞人,唐帥的律師事務所也常常被人戲稱為“四不像”律師事務所。他的律所除了承接一般性的法律訴訟業務外,還要為公安機關承擔一些法律工作。全國的聾啞人和日本、美國、馬來西亞等國的聾啞人華僑遇到刑事案件時,也經常會到他的律師事務所來報案、尋求幫助。事務所負責為他們做好筆錄、記好經過,並梳理證據,最後移交給有管轄權的公安機關進行立案。

“經常有夫妻關繫緊張的聾啞人,到我們律師事務所來鬧離婚。”唐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但是我們本著一個原則,儘量調解婚姻,避免離婚,即使這樣沒有收入。”唐帥說:“我瞭解聾啞人,聾啞人在有限的條件下,能找到一個自己愛的人,本身就不容易。”

談現在

忙啊,都34歲了還單身 每天只睡4個多小時

採訪中,紫牛新聞記者得知唐帥每天忙得團團轉,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4個多小時。一睜開眼睛,就得看微信上的小紅點,“那都是聾啞人向我諮詢的法律問題。”

唐帥今年34歲,還是單身。“那麼多人找我,我根本停不下來,連見父母、外公外婆的時間都沒有,更不要說去談戀愛了。”唐帥表示,只有等40歲後才能考慮成家的事了。

既然這麼忙,每年接那麼多聾啞人案件,律所收入如何呢?唐帥告訴記者:“聾啞人的案件,我們是接得越多虧得越多,比如說正常收費在3萬—5萬元的案件,如果是聾啞人客戶只有3000元的話,我們也接,有時候連路費都不一定夠。”唐帥說,律所的運營需要通過其他正常業務才能平衡,“好在所里的律師都能理解,他們並不在乎收入高低,覺得我們做的事有意義就值得。”

一個人服務這麼多聾啞人必然力不從心,唐帥也在著手培訓其他聾啞人律師,但這個過程也並不順利。“一開始,我曾試圖教事務所的律師們手語,但發現成效不佳。後來才意識到,聾啞人才最懂聾啞人,何必捨近求遠呢?”於是,他在全國各地的高校中找到5位聾啞人,試圖將他們培養成律師。

唐帥告訴記者,每天學習10小時,經過一年的魔鬼訓練後,其中一位學員在去年的法考中成績突出,離合格線也只差十幾分了。

談未來

籌建手語翻譯協會 努力向更多聾啞人普法

為讓更多的聾啞人能夠得到法律上的支援,唐帥一直不遺餘力。

很多聾啞人法律知識匱乏,他們第一次見到唐帥時,對法律根本沒有概念,給他取的名字也五花八門:“唐法律”、“唐律法”,最令他哭笑不得的名字是“唐法師”。

唐帥覺得向聾啞人進行普法教育很有必要,於是進行了多種形式的嚐試。比如製作短視頻、開發app等,通過耳熟能詳的方式向聾啞人群體普及法律知識、提供法律諮詢。

鑒於單向地發佈內容、讓民眾被動學習比較有局限性,唐帥還想了一個辦法,“我花錢在公眾號上設計了法律知識問答,只要參與就有紅包,一個月要發出好幾千塊錢呢。”

現在,唐帥正在忙於手語翻譯協會成立的事情。唐帥說,一旦這個協會成立,就能在很大程度上為聾啞人解決溝通障礙問題,還能承擔第三方鑒定職能,在聾啞人案件中確保手語翻譯的有效性。此外,它還能為社會輸出相關人才,以及推進手語確立統一翻譯標準的進程。

唐帥的事蹟在網上傳開後,一夜間他也成了“網紅”, “2018年度感動重慶十大人物”、“CCTV2018年度十大法製人物”等榮譽也隨之而來。對於未來,唐帥還有很多設想,雖然這條路任重而道遠,但他表示:“雖然個人的力量很微薄,但我做了,就心安理得,不後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