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男籃失利反思錄:兵敗之後 如何面對未來十年?
2019年09月10日18:52

  原標題:兵敗之後,我們如何面對未來十年?——中國男籃世界盃失利反思錄

9月8日,中國隊球員易建聯(左)與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9月8日,中國隊球員易建聯(左)與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不敵尼日利亞,中國男籃以一場敗績結束了籃球世界盃的征程。如果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姚明帶領中國男籃殺入八強,創下了中國男籃曆史上的一個高峰的話,那麼從2009年兵敗天津亞錦賽開始的10年,則是中國男籃低穀的10年,而2019年在主場舉行的世界盃賽中的失利,則為這10年增加了更為濃重的悲情色彩。

  10年間,中國隊兩奪亞錦賽冠軍,也曾拿到過亞運會冠軍,但在參加的3屆世界大賽的15場比賽中,僅在非洲的科特迪瓦和亞洲的韓國隊身上取下過勝利。

  10年間,中國隊的領袖易建聯一直等待著“接班人”的出現,但在廣州的賽場上,32歲的他依然只能憑藉著單槍匹馬的衝殺扛著中國隊前行。

  10年間,國際籃壇風雲變幻,技戰術水平不斷提高,但男籃的進步顯然與球迷的期望相去甚遠。

  兵敗主場,10年已逝。為什麼中國男籃會接二連三地遭遇敗績?中國男籃在世界籃壇的定位究竟怎樣?我們應該採取怎樣的做法才能讓男籃的實力有根本性的進步?面對這些問題,中國男籃需要反思。不僅要給關心中國籃球的球迷們一個說法,更要積存足夠的經驗、教訓、勇氣、信心,去面對未來十年更為嚴峻的挑戰。

9月8日,中國隊球員易建聯在比賽即將結束時神情失落。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9月8日,中國隊球員易建聯在比賽即將結束時神情失落。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1

  為什麼?

  ——實力、技戰術與臨場的全面差距

  客觀上看,這屆中國男籃擁有一定的實力。全隊平均年齡26歲,擁有易建聯、周琦、王哲林這3位身高超過2米10且各有特點的內線球員,全隊由在CBA聯賽頂尖的國內球員組成,比賽經驗不可謂不豐富,且在亞洲賽場上,中國隊曾連續獲得亞錦賽冠軍和亞運會冠軍,獲得雅加達亞運會冠軍時,中國男籃甚至並未派出全部主力。

  備戰世界盃,中國男籃紅藍隊合二為一,並進行了長期集訓備戰,但合併後的陣容在世界盃的考驗之下依然暴露出了很大問題。在32支隊伍中,中國隊的三分球命中率排名倒數第四,場均助攻數排名倒數第七,在體現基本功的罰球命中率這一項上,中國隊竟排名墊底。

  資深籃球教練柳繼增認為,“以賽代練”中比賽是一方面,但訓練質量和基本功的練習同樣非常重要。“運動員的基本功不夠,得分能力並不是很強,非常穩定的得分點還是比較少。”他說。

  曾經代表中國參加了1984年奧運會的男籃名宿王立彬表示,中國男籃人員的身高結構已經十分出色了。“周琦、王哲林,以前你想像不到有這麼多大個兒運動員,但是技戰術這方面還沒有到,在對抗性上還不夠,失去對抗性,其他的都沒有意義,因為技戰術都是要在對抗中完成的。”王立彬說。

9月8日,中國隊球員阿不都沙拉木(左一)、方碩(右二)、王哲林(右一)在比賽中防守尼日利亞隊球員奧科耶。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9月8日,中國隊球員阿不都沙拉木(左一)、方碩(右二)、王哲林(右一)在比賽中防守尼日利亞隊球員奧科耶。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上海男籃主教練李秋平在一場籃球論壇上表示:“男籃以前在世界籃壇身高吃虧,但現在我們身高基本不吃虧,但是我們的技術跟不上,我們可以看到,比賽時同時上三後衛,這種陣容只能當奇招,如果作為常規陣容,籃板會很吃虧。我們現在鋒線持球能力是大問題,現在鋒線只要投得準就能入選國家隊,但防守一壓迫,鋒線持球能力不足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除實力與技戰術能力之外,中國隊主教練李楠的排兵佈陣與臨場指揮也引起了一些爭議。對於李楠的評價,受訪專家們觀點不一,有觀點認為李楠需要為國家隊的成績負責,在一些關鍵比賽中的關鍵指揮是否妥當值得商榷。一位資深業內專家表示,中國男籃在此次比賽中未能完全發揮出真實水平,主教練李楠對於球隊的掌控能力明顯不足,在對球員的選擇和使用方面,也存在著“疑問手”。也有觀點認為李楠畢竟是一名年輕教練,也曾帶領男籃拿到過一定的成績,不應該通過一場或幾場比賽結果來簡單判斷他的執教能力。

  對於李楠,中國籃協主席姚明在賽後接受採訪時表示:“教練組盡了所有的努力,帶領我們的球隊,團結我們的球隊。我們有很多問題,這些問題不是一個教練組可以解決的。”

  從賽場表現來看,中國隊隊員在強對抗、強壓力面前未能充分發揮自己在平常狀態下的水平,在配合的默契程度、臨場決斷能力、關鍵球處理能力等方面均暴露出了短板,在整體實力、技戰術能力和臨場應變能力等各方面,均與歐美強隊存在著明顯的差距。

  2

  怎麼樣?

  ——走出“亞洲溫室”

  中國男籃需提升“國際競爭力”

  在世界籃壇的格局中,亞洲與非洲一直是實力最弱的兩個大區,不過在這次世界盃上,代表亞洲最高水平隊伍之一的中國隊與代表非洲最高水平的尼日利亞隊在進行了一場真刀真槍的比拚之後,人們發現,非洲隊已經開始逐漸在實力上佔據一定的上風了。資深籃球記者徐濟成表示:“原來就是歐洲、美洲領先世界籃球,中國在亞洲這地方是相對隔絕的這樣一個籃球的孤島,但隨著現在的非洲籃球靠近歐美,顯得中國籃球和亞洲籃球的進步幅度就不夠了。”

  按照國際籃聯以往的規則,直通奧運會的資格由奧運會之前一年的洲際錦標賽產生,具體到亞洲,在近年來國際籃聯每屆奧運會都會分配給亞洲一個名額,也就是說,拿到亞錦賽冠軍的隊伍將代表亞洲參加次年的奧運會。除2008年以東道主身份參賽之外,從1984年奧運會開始,中國隊在每一屆奧運會之前的亞錦賽上都成功拿到了冠軍,因此自1984年以來,中國隊從未缺席過奧運會,這也被認為是中國男籃的一種傳承和榮耀。

  不過,2014年籃球世錦賽改製為籃球世界盃後,國際籃聯為了加強各隊對世界盃的重視程度,將奧運資格和世界盃成績進行捆綁,在世界盃上成績最好的亞洲球隊獲得一個奧運會參賽席位。表面上看,亞洲的奧運名額還是一個,但產生的方式已大不相同,以往競爭的對手是伊朗、韓國等亞洲隊,而現在的對手則是歐洲、美洲、非洲隊,以往在純亞洲隊伍中脫穎而出即可,而現在則需要在對陣歐洲、美洲、非洲隊伍中多贏、少輸,簡而言之,中國男籃的競爭環境也隨即從亞洲級別變成了世界級別,難度和偶然性都有所增加。

  這一次,中國隊恰恰是在與伊朗隊戰績相同的情況下因為淨勝分低於對手而無緣直通東京。

9月8日,中國隊球迷賽後神情失落。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9月8日,中國隊球迷賽後神情失落。新華社記者賀長山攝
  

  王立彬表示:“中國男籃目前看是正常水平,亞非是弱的地區,更弱的是亞洲,這個趨勢沒有任何扭轉,中國男籃目前在世界賽場就是一個弱隊,不能用強隊的眼光去要求他。”本次世界盃上,以非洲最好成績獲得奧運資格的尼日利亞隊排名第17,而代表亞洲獲得奧運資格的伊朗隊則僅排名第23。

  徐濟成認為,中國隊目前實力相當於“歐洲三流、南美洲二流”這樣的水平。他表示:“原來中國隊只要打亞洲冠軍,就可以越過同級的很多歐洲、美洲對手,直接進入到一個可以爭八強的位置。可以打個比方,12隊當中進8強,相當於50米衝刺;24隊進8強,相當於橫渡長江;32隊進8強,那就相當於橫渡海峽了。稍有不慎就會翻船,以中國隊目前這個狀態講,依然是亞洲級別的水平。”

  交鋒的強敵越多、經曆的高強度比賽越多,中國男籃對於自身水平的定位就越準確。“亞洲第一,萬事大吉”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中國隊已經被迫走出了“亞洲溫室”。自此以後,中國男籃必須直面世界級別的叢林競爭,唯有提升自身實力,才能有資格期待好的結果。

  3

  怎麼辦?

  ——以更加堅定的決心推進籃球改革

  總結世界盃時,姚明表示:“這一次算是我們又一次睜眼看世界吧。世界的水平與我們(拉得)真是越來越大了,我們必須去努力地爬,從職業聯賽到培訓,再到青少年的體教結合。我們有堅定的決心走下去。我不會停止改革,我們不能半途而廢,必須更為堅定地走下去。我們已經知道了世界的格局,必須向著世界先進的水平去看齊。”

9月8日,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在中場休息時退場。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9月8日,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在中場休息時退場。新華社記者潘昱龍攝

  長期報導、採訪籃球的人民日報體育部主任薛原表示,國家隊只是籃球改革的一部分,而籃球改革的成功不能用一屆或幾屆比賽的結果來進行衡量。“就算這次出線了,我們的一些警報其實也沒有解除。除了4年的奧運週期外,我們還有個跨度更長的人才培養、體系塑造的週期,這個可能長達十年甚至更長,我們不能因為一個短週期的失敗去否定長週期,同樣也不能因為短週期的成功而不去改變長週期的一些東西。”薛原說。

  受訪專家們認為,此次兵敗本土是中國籃球的一次賽場失意,但同時也是改革機遇。姚明擔任中國籃協主席之後,實現了業務主體從籃管中心到中國籃協的平穩過渡,在協會實體化、CBA聯賽改革、青少年籃球發展、體教結合等方面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與此同時,籃球改革依然面臨艱巨的任務,中國籃協應在工作網絡的立體化覆蓋、切實推動地方籃協改革、充分發揮專業委員會的作用等方面繼續發力,同時在工作方式上實現轉變,真正按照社團化、市場化、法製化的方式運作,並且進一步提升執行力。

  在諸項改革措施中,擴大籃球人口,緊抓青訓培養是從根本上提高國家隊成績的途徑。中國男籃在青訓和後備人才方面遇到的危機是客觀存在的,不過中國籃協已經在著手重建青訓體系,著手解決基層教練培訓不夠、水平不高、球員上升通道窄、高水平比賽機會少等問題。

  積跬步方可至千里,此次兵敗暴露了中國籃球在各個層面上的問題,都需要從業者們想好對策加以解決。籃球是中國百姓最喜愛的運動項目之一,在中國擁有眾多愛好者,在全民健身、體育產業、體育文化等層面都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代表著中國籃球最高水平的中國男籃,也寄託著數以億計的華夏兒女的殷切期盼。

  執筆記者:林德韌,參與記者:王鏡宇、李博聞、王浩宇、蘇斌、姚友明、王浩明、朱翃、夏亮、張逸飛、楊帆、劉揚濤、馬鍇、王沁鷗

  監製:劉洪 陳璟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