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邪神更邪乎的國產山寨玩具,竟是老外的快樂源泉
2019年09月09日14:50

  哪怕不混手辦圈子的人,或多或少都聽說過邪神手辦這麼個品種。

  邪神手辦憑藉著低廉的成本、粗劣的製作臭名昭著。它們最早來自中國,於是乎又有個別名叫“祖國版”。

  萬惡之源就是這尊祖國版Saber,毫無生氣的呆毛,再加上直擊靈魂的死亡凝視,問世之初海內外都為之一振,被世人尊稱為“大邪神”。

  Saber之後,通過中國人民的勞動和智慧,邪神大家庭不斷開枝散葉,又誕生出了不少新面孔。

  說到底,邪神手辦的基因里往往都刻著“山寨”二字。

  而山寨的靈魂就在於照葫蘆畫瓢。山寨版與中國的淵源之深,相信每一個國人都深有體會。

  不止是手辦,你總能在市面上看到,許多披著人氣IP外殼的國產山寨產品。

  只是,在能力和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它們往往達不到高仿的程度,甚至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最終幻化成你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新品種。

  在這當中,當屬各類國產山寨玩具最為獵奇,它們的千奇百怪、變化多端甚至深深吸引著外國友人。

  有位日本阿宅,自稱“山寨番長”(山寨專家),在他的房間里,堆滿了從亞洲各地收集的各種山寨玩具,其中來自中國的有不少。

  這些山寨玩具的設計來源於人盡皆知的卡通形象,再認真打量卻又似像非像。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上得了檯面的玩意,卻被這位阿宅視作至寶。

  他在一次採訪中說,“我有種使命感。如果我不去收集這個玩具,它永遠都不會被人所知。不過比起這種使命感,更重要的是我喜歡尋寶的感覺,發現以前從未見過的玩具。”

  “直到現在進入玩具店,面對眼花繚亂的商品時,還會情不自禁,糾結到底買哪個,讓我重溫兒時對待玩具那種激動、緊張心情的,就是亞洲的這些山寨玩具。”

  山寨番長還專門寫了本書叫《亞洲山寨版玩具大圖鑒》,當中收錄了他在中國大陸、香港、台灣、韓國淘到的300多種山寨玩具。這本書目前已經出到了第3卷,想必他的藏品數量還在不斷上升中吧。

  其中,第一卷的第一頁介紹了一個形似多啦A夢的打鼓玩具,它產自中國,在島國的名氣卻一點也不小。一聊起“Happy Drummer Cat”(歡樂鼓手貓),日本人都知道說的就是它。

  原因不是別的,這玩意兒實在是太魔性了。

  當你打開開關,它就開始打鼓,同時眼睛還放出兩道詭異的紅光,敲著敲著,“多啦A夢“的臉會冷不丁地從中間裂成兩半張開,然後伸出一隻象鼻子來。

  變成大象後,還會重新合上變回多啦A夢,隨時等待機會再給你來那麼一下子。

  如果你小時候玩過小象打鼓的玩具,大概能勉強理解,為啥製造商要把這兩個完全不沾邊的物種做在一起。

  然而這玩具卻給日本人帶來了嚴重的精神打擊。曾有位日本網友將它po到推特上,並形容:“帶來的心靈創傷早已超過討論版權這類事情了。”

  山寨番長也評論,只要看過一次,就會讓人產生畢生難忘的恐怖心理障礙。看來我們從小就經曆了不少身心與意誌的磨練啊。

  眾所周知,“多啦A夢”是萬能的。它不僅會打鼓,還會踩平衡車。

  裝上電池,就能自帶BGM和小綵燈,簡直酷炫吊炸天。

  還有“風火輪多啦A夢”、“魚泡眼多啦A夢”、“超級英雄多啦A夢”,把它們連起來,大概能繞地球好幾圈了吧。

  作為山寨玩具的“長期迫害對象“,多啦A夢苦不堪言。而同樣苦不堪言的,還有形態各異的”比卡超”。

  山寨番長提到,在寫第三卷的時候,正值《寶可夢GO》在全球大火,雖然遊戲在中國沒有上線,但中國也想藉機把寶可夢的周邊賣給全世界,然後製造出了許多冒牌貨。

  山寨番長準備在第四卷重寫圍繞比卡超的山寨玩具。“不過想了想封面如果用山寨的比卡超,再怎麼說也太鋌而走險了(笑)”。

  後來他在油管上,投稿了一期專門講中國山寨比卡超玩具的視頻:

  這些比卡超看上去聲色俱全,不但會”皮卡皮卡”地叫喚,還能發出炫目的光效,只需一隻,關上燈,你就能在家擁有一座私人舞廳。

  再比如這隻比卡超四驅車,雖然看上去不太聰明的樣子,撞牆後還知道折返,還會痛得“皮卡皮卡“叫,簡直太鬼畜了。

  當然了,在國內浩瀚無比的山寨玩具市場中,這位山寨番長的收藏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無良廠商們的想像力就像洪水猛獸,面對無數個人氣IP,通過換皮、縫合、打擦邊球等各種方法,總能源源不斷地創造出新的山寨產品。

  當托馬斯小火車遇上Transformers,就有了托馬斯Transformers;

  當荷馬·辛普森遇上阿童木,就生下了阿童木·荷馬;

圖源拂菻坊:外國人怎麼看中國山寨玩具?

  當精靈球遇上陀螺,就成了會唱歌會發光的——陀螺。

  在外國人眼裡,它們也許只是些新穎獵奇的玩意兒,但想想我們自己,想想國內的孩子們,卻突然讓人笑不出來。

  小時候,它們又何曾沒有承包過我們的童年,甚至滲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小學背的書包到公園里的遊樂設施,它們早已跳出玩具的範疇,就像無孔不入的“蟑螂”,長期汙染著我們的視聽。

  別提小孩了,哪怕對成人來說,看了估計都會產生心理陰影。而現在的孩子們或許正在這些縫合怪的陪伴下度過童年,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雖然近幾年,國人的版權意識有所加強,有正版授權的玩具也越來越多。但這並不意味著山寨貨正在絕跡。

  今年4月,上海警方查封了一處涉案2億元的山寨樂高——樂拚;

  到了8月,又查封了一家專門製造山寨手辦的廠家,涉案3億元,關係到任天堂、NAMCO BANDAI等多個知名品牌。

  這些山寨玩具價格相當低廉,樂拚的價格甚至只有樂高的十分之一。正因為如此,才吸引了不少愛貪便宜的買家購買,山寨玩具才會屢禁不止。

  而要說山寨玩具的危害有哪些,為什麼一定要杜絕,我想大家心裡都清楚。除了對IP的損害,因做工敷衍而產生的質量問題,還有可能成為不小的安全隱患。

  但短時間內要禁止,又談何容易。山寨文化在中國紮根已久,早就滲透到了各行各業。早些年靠山寨起家的品牌,如今甚至混得風生水起,比如某迪王。

  不過好在最近,相關方面的監管越來越給力,查封了山寨廠商的上海警方,也收到了萬代的感謝,還獲贈了一座限量版Mega Size電鍍金色覺醒獨角獸高達。

  希望這一切都能成為一個美好的開始吧。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BB姬”(bibiji3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