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梁2003年進入教練組:當教練也要拿所有冠軍
2019年09月09日07:28

劉國梁
劉國梁

  劉國梁

  中國乒協主席。6歲開始打乒乓球,直拍近台快攻打法,是中國第一位集奧運會、世乒賽、世界盃單打冠軍於一身的男子大滿貫運動員,曾11次獲得世界冠軍。2003年他開始執教生涯,2013年任國乒總教練,無論是運動員,還是帶隊管理,劉國梁都足智多謀,追求極致。2016年里約奧運會時,因國乒戰績出眾,加上網友封的“不會打球的胖子”的戲稱,讓這位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就包攬雙金的體育明星,20年後又在網絡上爆紅。

  中國首個奧運會乒乓球男單冠軍、國乒第一位男子大滿貫得主、中國男乒最年輕的少帥……中國乒協主席劉國梁的頭上,戴著數不盡的桂冠。

  但督戰中的他,常常只套一件簡單的T恤,額頭上總是大汗淋漓,似乎掩蓋了昔日那份輝煌。

  每天,劉國梁有無數比賽要看,很多會議要開,思想工作要挨個做,因為國乒承載著國人無盡的期望。

  劉國梁常笑言:“看來球迷都在為我操心呢。”這種壓力和刺激,是他最樂於享受的感覺。自2003年進入國家隊教練組,他就給自己定下目標:“當教練員,我也要拿所有的冠軍。”

  打法“落後”的世界冠軍

  1976年1月10日出生的劉國梁,6歲開始學打球,15歲破格入選國家一隊。1992年,他就連獲亞洲盃和亞錦賽的男團及混雙冠軍,一舉成名。

  1989年,江嘉良、陳龍燦等一批正膠選手被歐洲橫板弧圈打法擊敗後,直拍快攻便開始逐漸消失在世界高手之林。就在直拍正膠快攻打法近乎滅絕的時代,劉國梁異軍突起。

  1994年,18歲的他收穫了自己的第一個世界冠軍——世界盃男團冠軍。不過,這種非時代主流打法由於太過被隊友熟悉,導致了劉國梁在內戰中,難以踰越孔令輝和王濤這兩座大山。1995年天津世乒賽,劉國梁好不容易擊敗王濤躋身決賽,結果還是敗給了好兄弟孔令輝。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前,劉國梁差點連名都報不上,後來教練組考慮到削球手丁鬆不太方便搭配雙打,最終才決定派劉國梁去。機會只垂青有準備的人,劉國梁竟一舉拿下了奧運會男單和男雙兩枚金牌。同年,再接再厲的劉國梁在世界盃上也登上了冠軍寶座。

  多數人眼中的“落後”打法,劉國梁卻憑藉出色的發球技術,結合新的直拍橫打及反面發球技術,使直拍打法獲得了新生,他是技術創新的實踐者和受益者。這也就不難理解,日後成為國乒掌門人,他給國乒注入了一系列改革。

  國人期盼七年的大滿貫

  世界乒壇第一個大滿貫選手是瑞典的瓦爾德內爾。而劉國梁首次為中國男乒捧得大滿貫,國人等待了七年。1996年,載譽歸來的劉國梁還沒來得及體味奧運冠軍的喜悅,就開始遭遇了一波失利的苦澀。1997年曼徹斯特世乒賽,劉國梁單打第一輪就被塞爾維亞選手卡拉卡塞維奇淘汰,隨後,他接連兩年在世界盃上無緣冠軍。

  1999年,劉國梁才23歲,但外界並不看好他的打法,當初江嘉良也是在23歲之後開始走下坡路的。很多人開始想,劉國梁,是不是不行了?

  將自己的耳朵關掉,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乒乓球上,劉國梁最終證明了自己。1999年荷蘭埃因霍溫世乒賽,馬琳連克薩姆索諾夫、瓦爾德內爾兩大高手,狀態好得不可思議。決賽中,劉國梁一度十分被動,先是以1比2的局分落後,好不容易堅持到了決勝局,兩人戰成19平。最後關頭,兩人你來我往,直到打到24∶22,才分出勝負。劉國梁倒地慶祝,仰天長嘯。經過長達七年的等待,中國乒壇終於迎來了第一位男子大滿貫選手。

  12年間,劉國梁共收穫了11個世界冠軍。

  當教練也要拿遍冠軍

  帶著運動員時代輝煌的戰績,2003年,劉國梁接任男隊主教練一職,成了中國男乒最年輕的少帥。彼時,國乒正處於巴黎世乒賽無緣男單決賽的當口,劉國梁臨危受命。劉國梁憑什麼上得這麼快?超一流選手就一定能成為好教練?質疑的聲音很多,他自己也有些忐忑。

  上任不到100天,馬琳在江蘇江陰世界盃賽上奪冠,這是劉國梁出任主教練之後獲得的第一個冠軍。然而,之後雅典奧運會男單丟冠,令他耿耿於懷:“我當教練絕不是為了混口飯吃,而是要當蔡指導那樣的‘金牌教練’,要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教練。北京奧運會,我的目標再明確不過,男單、男雙,兩塊金牌都要拿!”

  劉國梁說到做到,2005年11月,中國乒乓隊首次公開競聘男女隊主教練,男隊主帥一職竟然只有劉國梁一個人報名。壓力再大,劉國梁願意扛。“我們的工作就是這樣殘酷,所有的付出最後都要通過比賽成績體現,有的人覺得這樣太無情,但我就喜歡這種刺激,當隊員我是大滿貫,當教練我也要拿所有的冠軍。”他享受著爭奪冠軍的過程。

  從2003年上任到2017年卸任總教練的14年時間里,劉國梁率隊再獲9個奧運冠軍、29個世乒賽冠軍、25個世界盃冠軍以及27個亞錦賽冠軍。

  重回國乒的“恐怖”男人

  2018年10月,“不懂球的胖子”劉國梁重回國乒,這一次,他的頭銜變成了中國乒協主席。劉國梁在微博上寫下:“陪國乒,戰東京,還有666天。”

  當時的日媒也沸騰了,他們如此點評:“對想要在東京奧運會上獲得乒乓球金牌的日本隊來說,那個恐怖的男人回來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劉國梁開始對國乒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嚴懲消極比賽的國乒隊員;重新調整教練組,並提拔一系列年輕教練;給教練組下達冠軍“必奪令”,採取史上最嚴苛考核標準;設置參謀組、保障組、顧問組等強大的保障團隊;將女隊員“扔進”男隊合練……

  管理的手段很狠,但全隊的心重新凝聚到了一起。劉國梁重回國乒後的首個大賽,也是東京奧運會前最重要的單項賽——布達佩斯世乒賽上囊括冠軍,國乒開了“五金店”,那是苦盡甘來的一刻,也是重新集結隊伍向東京奧運會進發的一刻。劉國梁感慨萬千。

  隊員眼中的恩師

  劉詩雯苦等10年,終於收穫世乒賽女單冠軍,她第一個要感謝的人,就是劉國梁。馬龍在30歲的年紀,成為國乒歷史上繼莊則棟之後第二個連續三屆奪得世乒賽男單冠軍的人,他第一個要感謝的人,也是劉國梁。

  劉國梁究竟有什麼“魔力”?

  馬龍揭秘了劉國梁給予他的幫助。2019年世乒賽決賽前,劉國梁陪他練了半小時,在馬龍看來,劉國梁的發球、接發球、前三板還是很精準的,即便放到現在這個年代,也比較罕見。“劉指導打得又快,咣咣咣幾個回合,和他練的時候我能集中全部精力,賽前調動的作用很大。”更令馬龍受益的,是劉國梁的開導。“他在語言上太厲害了,他會通過語言幫你減壓、激勵你。心情不好的話,和他聊完天就舒服了。”馬龍甚至指出,“放在過去的年代,他一定是特別好的政委”。

  還記得馬龍在告別國際賽場八個月後,復出的首場比賽是卡塔爾公開賽,在深圳的最後一夜,劉國梁找他促膝長談。他提出了三個字:“大師級。”“馬龍,你要朝著大師級球員的方向前進。”

  對每個人因材施教

  對每個人因材施教,不隻馬龍深有感觸,其他隊員也同樣受益匪淺。

  許昕在單打失利的情況下,迅速調整狀態,最終獲得混雙冠軍,劉國梁頗為滿意。因為東京奧運會乒乓球項目,混雙是第一塊決出的金牌,對後面的比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備戰世乒賽前,我就給許昕提出——戰略性調整。”劉國梁告訴記者。

  集訓期間,劉國梁找來秦誌戩,和許昕談心,“混雙項目,是老天賜予你的良機,為你量身定做的”。許昕是男隊主力中唯一一個左手直拍選手,無論是混雙還是男雙,在國際賽場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劉國梁給許昕製定了一個新的目標:“你的雙打是超一流的,要拿自己的強項,去和別人的弱項拚。接下來你的備戰重點,要稍稍向混雙傾斜。”在深圳,他還邀請了許昕的領導王勵勤前來督訓,一起討論許昕的發展方向。

  需要做思想工作的,不僅是充滿朝氣的年輕隊員、需要調整方向的隊員,還有萌生退意的老將。劉國梁不在國乒的日子裡,劉詩雯一度萌生退役的想法,她心灰意冷的時候,劉國梁回歸國乒,劉詩雯看到了希望。“無論是馬琳指導還是劉主席,他們回歸後都在鼓勵我,說我還有潛力,讓我不要留下遺憾。”

  帶著最後一搏的勇氣,劉詩雯收穫兩金,劉國梁的眼眶也濕潤了,“很多運動員都有這樣一個過程,熬了這麼多年,她真的令我很感動”。再一次,劉國梁向年輕隊員提出,向老將學習。

  嚴苛教訓毫不留情

  當運動員取得優秀的成績,劉國梁從不吝惜溢美之詞,這是為了給予他們更大的動力。而當運動員在成績和思想上出現偏差時,劉國梁的批評,字字紮心,毫不留情。

  早在“地表最強十二人”直通賽前,劉國梁就給樊振東下了死命令:“你要打出全勝的戰績!”樊振東真的做到了。在劉國梁眼裡,樊振東應該是馬龍的接班人,但他的心態還不夠成熟。同樊振東的交流,劉國梁著眼於對他未來的規劃。“你要在大賽中讓自己真正成熟,不能受外界輿論影響。”因為外界輿論總是將樊振東捧到一個極高的位置,所以劉國梁希望他能學會屏蔽信息,“別人誇你,你別當回事,要始終保持一顆平常心,你的規劃不能著眼於當下。”

  在布達佩斯世乒賽上,樊振東慘遭滑鐵盧,無緣四強,劉國梁對著記者直言:“要讓樊振東痛到骨子裡去。他不能自己把位置擺那麼高。其實亞洲盃奪冠時,他贏張本智和的球我就非常不滿意,球路風格和打法的先進性沒有體現。”這一次,劉國梁再次跟樊振東強調:“你的眼中不能只有馬龍,你的眼中要有世界和未來。”

  不忘感謝保障團隊

  在布達佩斯賽場拍攝最後一張集體照時,國乒隊員捧著碩大的獎盃,劉國梁趕緊向紅雙喜總經理樓世和招手,“一起來”。當晚國乒慶功宴上,劉國梁帶頭向樓世和與紅雙喜的工作人員道謝。

  國乒每一個冠軍的背後,都離不開紅雙喜全心全意的保障。

  比賽期間,一張照片在網絡上走紅。只見劉國梁和教練組成員以及前體操世界冠軍李寧,在一間休息室里吃泡麵。網友紛紛評論:“劉國梁有個中國胃。”國際乒聯可沒給中國隊特殊待遇,原來,是世乒賽球檯讚助商紅雙喜將辦公室改造成了國乒休息室。而這,是大賽期間紅雙喜為國乒服務的標配。

  從奧運會到世乒賽,國乒隊員總有一個溫馨的“家”。家裡一應俱全,沙發、桌子、按摩床,還有各種中國食物、飲料、好茶,甚至還有訓練和康複器材。

  丁寧還記得,2016年里約奧運會時,每天比賽完,大家都會去紅雙喜租的公寓里放鬆休息。劉國梁托紅雙喜在當地買來各種菜燒湯,大家吃著熱騰騰的飯菜,按摩放鬆、粘球拍。“大賽期間,我儘量不開會,在紅雙喜的公寓里大家各自釋放壓力,我順便把要佈置的東西傳下去。”劉國梁說。與此同時,紅雙喜專業保障團隊在這裏給大家更換膠皮、修補球拍。

  紅雙喜同國乒結緣的故事,傳遞了一代又一代,紅雙喜的60年,國乒一同見證。改新材料球那會兒,紅雙喜率先研製出符合國際乒聯標準的新球,第一批球便送到了國乒手裡,供他們試打,以提前為奧運會、世乒賽做備戰工作。劉國梁說:“改革剛推行時,我們肯定擔心。但是和紅雙喜溝通後,我們心裡有了底。每次紅雙喜新產品的研發,都是世界上速度最快、要求最高的。未來乒乓器材的走向,我希望紅雙喜一直都是引領者。”

  劉國梁說,運動員和教練員的要求是極高的,但紅雙喜都能儘可能去滿足,這是外界無法想像的,“紅雙喜幾代人和國乒幾代人建立了良好的友誼,始終能以國家利益的發展為大方向,我沒覺得它是一個品牌,而更像是一個球隊背後最強有力的支持者”。

  劉國梁指出,有些企業商業氣息太重,和隊伍的發展建設難免產生矛盾,也有可能因為和中國走得太近而忽略了國際市場,這就很難在世界乒壇佔據一席之地。而紅雙喜不光對中國乒乓隊支持,對國際乒聯的支持也是不可替代的,它同國乒之間不是利益,而是友誼。

  “隨著時代的發展、科技的進步,乒乓器材的推陳出新速度很快,但在乒乓運動發展歷史上,我們中國的民族品牌始終獨樹一幟,紅雙喜在這個領域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這令劉國梁備感自豪。在劉國梁看來,紅雙喜的發展和國乒的壯大息息相關,這是幾代人的傳承,這裡面包含了一種為國奉獻的精神。

  本文選自《小球大乾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