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明天就走,再見得稱“馬老師”
2019年09月09日12:38

  原標題:馬雲明天就走,再見得稱“馬老師”

  來源:光明網

  光明網評論員:明天(9月10日),開創了中國電子商業時代的馬雲將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去年“教師節”當天,馬雲宣佈他將於次年“教師節”辭去董事局主席職務,“回歸教育”,以及還有“很多事想試試”。

  毫無疑問,馬雲趕上了一個好時代,抓住了一個說不清多少載才能逢見的好機遇。假設將當下複雜的國際環境換入昨天的背景,馬雲及其阿里巴巴能否如昔日那般順風順水地成長起來,這肯定是要打上一個大大問號的問題。不是麼,巨大的持續升漲的市場需求,巨量的懷有創業衝動的人口,可以買來的技術手段,可以複製的商業模式,以及可以將已然處於壟斷地位的國外電子商業巨頭拒之門外的高立門檻,都助馬雲及其阿里巴巴在中國迅速做大。對此,在明天之後,還有“很多事想試試”的馬雲,也許會在今後的“試試”過程中,不斷加深對“幸運”二字的理解。

  當然,馬雲之“幸運”,其實正是對個人與時代關係的最好詮釋。個人本事再大,準備再充分,如果生不逢時,天不作美,那麼也將碌碌無為,虛擲一生;而如果時勢昌隆,則必是英雄遍地,反興時勢。回望中國改革開放40餘年的曆史,人們對此會有愈益清晰而深刻的認識。亦因此,馬雲今日之謝幕——無論其今後在公司治理結構中的權屬怎樣,不啻將改革開放的一段曆史景深呈現在了人們的眼前,由此給人們帶來了些許滄桑感。

  是的,這也正如光明網評論員文章曾經所論:“馬雲及其阿里巴巴成長至今日的曆史,是中國經濟體量迅速膨脹期的一個最重要的標識。這個標識的形成,是中國人享有開放所帶來的自由的結果,因而也可以說是中國經濟社會開放的產物。阿里巴巴是互聯網時代的產物,是開放時代的弄潮兒,更是自由空間里的幸運兒。沒有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端著‘鐵飯碗’的馬老師何以能夠擺脫體製去闖蕩社會?沒有對外開放,外資風投何以能輸血至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杭州私企?(參見光明網評論員文章《馬老師他要走,將帶走幾片雲彩》)”

  《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一書的作者鄧肯·克拉克曾論及馬雲說:“不管他願不願意,他都是中國私營經濟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徵。”從這個意義上講,馬雲今日退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以及日後“很多事想試試”的過程,將成為中國私企發展和整個經濟發展的觀察窗。或者,也只有通過這樣一個窗口,以往那些將中國實體經濟不振歸咎於電子商業興起的議論,才會最終得到否評。當然,實際上,從其他國家實體經濟和電子商業的發展及其關係、以及從整個世界市場看,將電子商業與實體經濟對立起來,將實體經濟不振歸罪於電子商業經濟的興起,這都是淺見之論。可以肯定的是,實體經濟不振,顯見原因不少,但無論如何不能把原因歸結為電子商業經濟的興起。

  馬雲從商之前的職業是教師。從商之後,作為中國電子商業最早的試水者和成功者,馬雲也堪稱是後來在電子商業領域創業者的老師。阿里之後,中國誕生了京東、美團等一系列電子商業企業,建立了一大批電子商務平台,其功能所及幾乎覆蓋了所有生活乃至工作的範圍。星移鬥轉之後,代有人出的弄潮兒會否再逢時代之機?“馬雲之後,還有沒有由馬老師而馬雲的馬雲,還有沒有由馬雲而馬老師的馬雲,這都可作為中國經濟發展進步的標尺。”

  再見,馬雲!祝你“試試”好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