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和雷軍的賭局里,你才是輸家
2019年09月09日14:43

  原標題:董明珠和雷軍的賭局里,你才是輸家

  來源:銳公司(ID:shangjiezz)

  銳評:細思起來,所謂的“大佬賭局”,與企業之間的互利共生,相互依存分不開。董明珠與雷軍們知道,跨行業間、同行業間,以“對賭”形式的碰撞或者“營銷”才是突破壁壘,謀求長遠發展的新途徑。

  文/ 馬 冬

  商賈江湖人過往,英雄對坐雙目望。

  是敵是友暫不論,胸中意氣震四方。

  龍爭虎鬥慨而慷,豪擲千金誌氣昂。

  莊家閑家輪番坐,賭名賭利賭興亡。

  回顧5年前那個唇槍舌劍的10億賭約訂立之時,身著深藍色裙裝的董明珠笑了。

  因為,賭局里的她贏了。

  中國質量協會40週年紀念大會上,董小姐邁步上台發言,席間似乎有人又想到了那個問題“贏了賭約,10億收到了嗎?”

  董明珠有點不耐煩:“五年前我跟雷軍賭10個億,別人老關心10個億給你沒有啊?我說我不要。希望未來的五年,還跟雷軍賭。”轉而眼望雷軍。

  雷軍心領神會:“鄙人不才,願再續前緣……”

  新一輪賭局開始。

  當所有人在看賭局里的董小姐和雷布斯頻頻過招,邊看熱鬧邊叫好的時候,殊不知“董雷對賭”之外,絕對不是我手裡兩個王,賭你手裡四個2那麼簡單……

  董女俠又戰雷神,新賭局花落誰家?

  賭,賭,賭,千賭萬賭皆沉浮。從江湖大佬到晚輩後生,商業里的人每時每刻都在賭。

  如今董女俠與雷軍,又把五年前的賭局昇華了。在這5年里,賭局似乎成了雷軍和董明珠的重要“紐帶”,每逢雙方公司發佈財報,總要把“成績單”比一比,看看差距多少,就像家長每學期都要讓兩個孩子把成績單拿出來比高低一樣。

  5年前,格力的絕招是空調,小米的絕招是手機,5年後,兩家的絕招變化不大,但是手裡的兵刃卻大大升級了。

  格力開始做小家電、手機,甚至進入新能源汽車領域。小米則把大手伸向四面八方,家裡能用到的電器幾乎都有染指,包括空調。

  雙方“相互廝殺”進入白熱化,甚至都進入了對方擅長的領域。

  具體來看,5年間董明珠有許多多元化擴張計劃,比如做小家電,做手機。她還曾計劃讓格力電器買入銀隆新能源汽車,收購不成之後就自己入主,還主導格力電器做汽車配件業務。

  但目前來看,未見成效,特別是格力手機,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雷聲大雨點小。

  總體而言,格力的看家本事空調業務還是強者無敵,其他業務真幫不上大忙。

  從業務多元化來看,小米就做得比格力好很多。

  不管怎麼樣,格力、小米都已經成為了行業內的標杆、中國企業的“翹楚”,從目前發展來看,如果第二個“5年之賭”真的延續,那麼雙方的競爭很大程度上將是“生態之爭”。

  國內空調市場占有率第一的格力,在近期不斷投資新能源汽車,堅持製造智能手機,可見其對於未來的市場發展趨勢有自己的理解。

  目前,格力已經推出了一系列智能產品,不僅單個產品具備智能功能,通過格力自主研發的App,還能對格力旗下智能產品進行遠程智控,數據記錄,形成用戶專屬的家居“智能生態圈”。

  “格力做手機,是要做智能家居生態閉環,”董明珠曾這樣說過,用戶通過手機操作,可以遠程控製家中的空調、冰箱、電飯煲等。

  反觀小米,其智能家居生態圈分為兩部分,一塊是智慧家庭生態圈,另一塊是移動硬件生態圈,優勢不小。

  小米以投資+管理的方式不斷壯大門派,旗下還網羅了一批智能硬件創業公司,他們為小米生產手環、耳機、充電寶、空氣淨化器、淨水器等爆款產品,公司名稱里大都帶“米”字印記。

  就當下現狀而言,無論是相關產品,還是已然構建好的體系,小米都領先一步,格力還是受製於一大痛點——手機。

  現在只是新賭局的起點,五年前的是非成敗已經過去,五年後花落誰家,尚未可知。

  最新的賭局至此,也到了一個的點。

  回首五年前那次大會上,董雷兩人首賭,主持人問道:雷軍先生,你在董總的眼中讀到了什麼?

  雷軍:殺氣,董總殺氣驚人。

  主持人:董總你在雷軍先生的眼中看到了什麼?

  董明珠:我沒有看到什麼,我看到的就是很正常的眼神。

  主持人:你沒有讀到,那說明他好像更以一顆平常心在期待著你向他發起挑戰。

  董明珠:我覺得他雖然嘴上不服輸,但他自己心裡有一種膽怯,所以才說我有殺氣。

  的確,董明珠的身上,一直充斥著強大的氣場,無論從行為還是語言,永遠是咄咄逼人,壓得人喘不過來氣……也許從那一刻起,這賭局就沒有終點,還會有更多的劇情。

  在董雷之外,有人說,我還看到了一些東西,而且追隨者眾,他們賭未來、賭風口、賭趨勢、賭資本、賭裸、賭剃光頭……有的一賭成名,有的賠上了身家。

  不信你繼續往下看。

  史王混戰風清揚,千金削髮賭乾坤

  自打商界江湖一開,風雲際會,每個行當的機遇滾滾來。於是,不時就會有人來挑其一場賭局。這一賭不要緊,各大掌門人隨便揮揮手,行業抖三抖,有的抖去了浮土,也可能賭出來一片光明。

  這不,中國頂尖三巨頭就展開了一次華山論劍。,場面十分熱鬧。

  2012年的央視年度經濟人物頒獎晚會上,“風清揚”馬雲與王健林進行了一場“電子商務能否取代傳統實體零售”的辯論。馬雲認為電子商務定然會勝,而王健林則認為電子商務雖然發展迅速,但傳統零售渠道也不會死。

  這一論就是幾個小時,頒獎現場說著說著王健林就要跟馬雲打賭。

  “10年為約,如果電商在中國零售市場份額占到50%,我給馬雲一個億。如果沒到,他還我一個億。”

  在王健林看來,馬雲的電商招式再迅捷,但一些傳統行業還是無法完全被取代的。馬雲則認為電商並不是要取代誰,而是要建立一個新的商業環境。

  這是傳統與現代、實體與虛擬的衝突,是電子商務能否取代傳統實體零售的一個爭議。辯論之下,這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命題,誰也說服不了誰,誰也不想在自己的門徒面前丟範兒,於是就有了這場賭局。

  有意思的是,隔年在被問及“豪賭”勝算時,王健林當場表示跟馬雲打賭只是一個玩笑。然後,2014年8月份,萬達和百度、騰訊聯手,投入50億元發展電商。而馬雲則把戰火燒到了線下,在2015年花了280億入股蘇寧電器,宣佈走進實體經濟業。

  先不去討論這兩人玩的到底什麼套路,在大部分人的眼裡,只要是敢於挑起賭局的人,要麼是瘋子,要麼是有極度自信的人。而他們都兼顧了這兩種特徵。

  賭局換來了合作,這一場兩位都贏了,而且贏了不止1個億。

  如今,賭約到期只剩一年,但王健林說的話像浮雲一般抓不住。就像馬雲和史玉柱的賭局也一樣,這邊剛要跟人打賭,沒多久在那邊的論壇上被問及時又連忙擺手:這就是個玩笑,是為了活躍現場氣氛,當不得真,當不得真。

  2012年10月,馬雲在出席某活動以一個光頭形象示人。眾人紛紛猜測,這難道是遭遇婚變還是阿里已深陷困境,或者馬雲乾脆已經看破紅塵皈依佛門?

  真相其實很簡單——打賭輸了,履約剃頭。

  在那年夏天,一場電商大戰打得熱火朝天。史玉柱當時評論這場所謂電商“三年零毛利”價格戰,純屬營銷手法而已,而馬雲給出了相反的觀點,於是兩人定下賭約,馬雲如果輸了需要剃個光頭。

  後來果然應徵了史玉柱的判斷,而輸了賭局的馬雲也果斷地認輸剃頭。隨後史玉柱還特意發了條微博:“馬雲剃光頭了。千萬別告訴阿里巴巴幹部員工啊!”頭髮可以再長,賭約必須服,這就是“華山派style”。

  江湖里三足鼎立,馬雲玩得不亦樂乎,另外兩位一看這架勢,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遞了一個眼神,史王兩人也欣然入了局。其實,史玉柱和王健林本沒有什麼聯繫,但一場“賭約”生生將兩人聯繫到一起。

  2012年王健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預計調控前緊後鬆,房地產下半年會有好日子,不過永遠不可能回到2009年的態勢。隨後,史玉柱在微博上發聲:“我和健林兄打賭:下半年房企也沒有好日子過。”史玉柱,建議的賭注為萬達的1%的股份。

  而後王健林答媒體採訪時笑言史玉柱:“純粹是個玩笑,這小子閑著沒事幹了”。賭局不成立。他解釋原話是房地產調控前緊後鬆,先抑後揚,下半年日子會好過一點,沒想到被寫成了“下半年有好日子”。

  估計現在王健林會為當初的辯解懊惱不已,畢竟從現實出發,王健林的判斷是相當正確的,這1%的股份是“拿定”了,只可惜他沒有堅持到最後。要知道,按照萬達集團目前的身家來算,價格不菲。

  顯然馬雲比王健林的境界似乎更高,但後者有一股“匪氣”,而且體現在言行中,不然他也不會說“富貴險中求,敢闖敢幹競風流”這樣的“粗鄙之語”。

  這場門派掌門論劍,三位互賭,輸贏早已不再是重點,外人看過了熱鬧,入局者爽了身心。而後,電商與實體起飛,房企行業寡頭稱雄,零售換了天地,這一賭定了三個行業的乾坤。

  二東一怒賭身家,昔日同鄉為利殺

  在利益面前,友情不值得一提,這話不假。

  蘇寧張近東跟京東劉強東一起合作投資了萬達,還沒消停幾天,便有傳聞在內部會上,張近東狂噴老鄉“京東有蘇寧交稅多嗎?一家從來沒有盈利過的企業,只有資本追捧的企業,正常嗎?”

  顯然蘇南張近東看不慣蘇北劉強東出風頭。南北之爭的爆發也是遲早的事情。

  當年雙方競爭打的最厲害的時候,張近東口中的劉強東不過是個“蹬三輪”的,自己則是“開寶馬”的。他沒想到的是,這個“蹬三輪”的不僅當上了霸道總裁,還時常上頭條,玩娛樂……

  電商江湖只容得下一個“東哥”,姓張,還是姓劉,不好說。

  2012年“815電商價格大戰”的時候,雙方都放過狠話。劉強東親自掛帥,在京東成立了“打蘇寧指揮部”。

  張近東則認為劉強東是在有意碰瓷,“開寶馬的和蹬三輪的剮上了,開寶馬的還沒說什麼,蹬三輪的反而先高聲嚷嚷起來。”

  後來張近東公開打了個賭,“如果京東的增速比蘇寧易購快,我就把蘇寧送給他”。

  劉強東也不甘示弱,“如果京東贏了,我把咱“自家”蘇寧的1億股當紅包發給轉發微博的網友普天同慶。”

  江湖大佬之間打賭之風盛行,也許就是從這倆人開始的。

  不過,張近東沒說蘇寧贏了,京東要怎麼樣。劉強東也是聰明得緊,沒說京東輸了,會怎樣怎樣。可見張近東對於賭局有底氣,而劉強東就不好說了。

  蘇寧一直是劉強東怒懟的集中對象,那個廣為流傳的“恥辱”論,最早就是說給蘇寧聽的。“宿遷老家還存在著國美蘇寧的門店,這是京東的恥辱。”劉強東痛心疾首。

  那場賭約,實際上劉強東是輸家,可賭注是張近東押的,劉強東半個字兒也沒入。

  雙方打也打得,攜手合作也不是不可能。

  新零售風口面前,在騰訊領投的對萬達商業的;投資中,蘇寧跟京東還是能共同作戰的。

  畢竟萬達商業線下體量巨大,對於任何一家正致力於線上線下融合的互聯網電商企業來講,都是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

  京東一直在對標阿里,何況背後有著騰訊的主導支撐,跟騰訊一道投資萬達,也在情理之中。一個事實是,面對阿里線下零售佈局進入快車道,卡位移動支付等應用市場,騰訊對於線下零售市場的介入也越來越積極,並且表現出一種直面阿里系的姿態,在零售領域的佈局越來越激進。

  而蘇寧在此前一直被視為阿里系,張近東當初跟馬雲聯姻,也是因為有劉強東這個共同的敵人,此番蘇寧與騰訊、京東一起投資萬達,有業內人士認為,此舉有倒戈之嫌。

  不過正如萬達所說,我們從不站隊,一切只關乎公司利益。放到蘇寧這裏,自然也是說得通。

  要知道,張近東早就有跟王健林合作的心思,還是深度合作。

  轉型8年的蘇寧已經對外放出要大手筆線下開店的信號,萬達商業的線下實體,自然構成互補。也許兩人就是為了賭心底的一口氣,嘴上誰也不想饒過誰。

  而蘇寧牽手阿里,京東背靠騰訊,都是大佬,怎甘心做他人馬仔。劉強東心裡有一本帳,張近東也有著自己的野心。推進智慧零售,朝2020年目標邁進,他還要狠狠的跟京東幹一架。

  他倆,確實是一對冤家。

  賭局之外

  商界從來不缺賭局,下注時放手一搏的快感,更讓人大呼過癮,董雷再戰,馬王史互博,二東對壘……無疑都成了《企業家豪賭傳》里的經典篇章。

  似乎在每一個大轉折時期,總會出現一些戲劇性的事件和標誌性的人物。透過賭局深挖之後會發現,娛樂化的對賭表面之下,其實驚心動魄。

  刀頭舔血的商界中人又何嚐不知道這一點?不管是正還是邪,是善還是惡,他們只能去賭,時代也催著他們去賭,每次都會押上更大的籌碼,而多押上去的籌碼,就是企業甚至行業將來的命運。

  上述大佬之間的對賭,相同之處在於都是傳統行業與電商的對賭。不同之處則在於,有行業間的,有個體間的;有商業業態間的,也有商業模式間的。新貴挑戰新銳,能否有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則最關鍵。

  如果說王健林、董明珠等人是中國傳統行業知名商人中的新銳代表,那麼馬雲、雷軍、劉強東則是以互聯網起家的新貴。新貴挑戰新銳,是兩種經濟、兩種思維的對賭,很值得關注和分析。毫無疑問,互聯網經濟、電商思維既代表著營銷創新的方向,也代表著傳統經濟創新的方向。

  但這種現像是兩種經濟、兩種思維暫時碰撞,並不是一種常態。因為劇情發展到最後,其最終發展趨勢是通過有機結合,形成統一的新型經濟形態或者新的商業思維。而這個結果,對賭局雙方都有長遠意義。

  看過熱鬧之後細思起來,所謂的“大佬賭局”,與企業之間的互利共生,相互依存分不開。商人之所以是商人,因為他的嗅覺必然足夠敏銳,能看到一個從長期來看一定會走向融合的東西。

  董明珠與雷軍們知道,如果各路人馬一味地在自己的圈子裡打轉,最終會走向困局,跨行業間、同行業間,以“對賭”形式的碰撞或者“營銷”則成為突破壁壘,與“外界握手”的新途徑。

  這不是個經營問題,而是個戰略問題。

  最後,企業的產業升級、產品升級、消費升級是方向和趨勢,一切與此相牴觸的,即使火爆應該也難以持久。放眼看看如今的江湖應該知道,想成為主流,要麼必須把這些產品、品牌抓到手裡,要麼就得去培育這樣的品牌和產品。反過來,才有了今天的董明珠和雷軍們正在經營這樣的產品和品牌,大製造商正在生產這樣的產品,把持著這些品牌……

  這應該才是賭局之外,最應該看到的東西。

  如此,《企業家豪賭傳》暫書完畢,欲知後續,且聽下回分解。

  關於本文

  作者:馬 冬

  來源:銳公司(ID:shangjiezz)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