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愛熊仁鎮》:放飛自我的勇氣可嘉,效果嘛……
2019年09月09日15:25

原標題:《逗愛熊仁鎮》:放飛自我的勇氣可嘉,效果嘛……

電影《逗愛熊仁鎮》的取名一波三折,從《歡迎來到熊仁鎮》,到《追錢逗愛熊仁鎮》,再到《逗愛熊仁鎮》,無論哪個名字,看上去都挺讓人對影片的質量心存顧慮的。影片的兩名主演,朱亞文一直走硬漢路線,還從沒這樣毫無明星包袱地貢獻“顏藝”;張榕容在《妖貓傳》里的楊貴妃,造型高貴驚豔,演回《素人特工》里神神叨叨的暴躁女警,也立刻和王大陸、許魏洲等主演一道,“喜提”豆瓣3.6分。這樣兩個過去並沒有交集、表演風格也大相逕庭的演員,首次合作扮演情侶,新鮮是新鮮的,但也著實讓兩人的“事業粉”提著心和吊著膽,生怕“男神”、“女神”形象毀於一旦。

看過影片,粉絲們或許可以長吐一口氣。這部演員們放飛自我的愛情喜劇電影,雖然遠沒到“真香”的境界,倒也不至於爛到讓人看不下去,整體算是完成得馬馬虎虎。說起來,最近幾個月的院線電影里,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還能勉強一看的愛情喜劇類型片了,《逗愛熊仁鎮》談不上多出色,但總算是稍微填補了下市場空缺,也給兩個演員開拓了表演生涯的新方向。

《逗愛熊仁鎮》海報

電影質量四捨五入,再帶點鼓勵性質的話,勉強可以打個及格分數,首先要感謝的當然是原版權方的劇本還算紮實。是的,《逗愛熊仁鎮》是一部翻拍電影,翻拍的是2012年的泰國電影《爭錢逗愛ATM》。看過《爭錢逗愛ATM》的中國觀眾不多,影片當年在泰國倒是刷新了泰國本土喜劇電影的票房紀錄。中泰兩國在文化傳統和經濟發展階段上的相似之處,讓這部影片在翻拍時不至於面臨太嚴重的水土不服,“漢化”起來沒那麼困難。不過即便如此,過去上映的翻拍電影里,“翻船”的也不在少數,《逗愛熊仁鎮》聰明在姿態放得足夠低,知道用的是家常菜的食材,因此也沒奢望做成一桌滿漢全席。而觀眾如果一開始抱持的態度就是隨便吃吃大排檔,結果發現醬油炒飯裡居然還零星有一兩顆蝦仁,那麼即使廚師的手藝不咋樣,也會多幾分寬容。

電影導演兼編劇查慕春,既參與過豆瓣評分4.2分的《妖鈴鈴》的編劇工作,也參加過豆瓣評分7.1分的《一齣好戲》的編劇工作。電影是集體創作,編劇能發揮的作用有限。如果是聯合編劇,就更難分清楚各自的貢獻和各自該背的“鍋”。查慕春2015年倒是自編自導了一部《熱血男人幫》,質量也比較平庸。一晃好幾年過去了,走引進-改編路線的《逗愛熊仁鎮》,有進步,也仍然有缺陷。

作為一部改編電影,《逗愛熊仁鎮》在劇情主線和副線上,都基本延用了《爭錢逗愛ATM》的設定。電影講述同在一間銀行ATM部門工作的何必(朱亞文飾演)與蒙小鮮(張榕容飾演),由於公司禁止辦公室戀情,只能秘密地談地下戀愛。某一日,在銀行所在地300公里以外的熊仁鎮,一個ATM機出現了故障,取一倍的錢卻吐出了兩倍的現金,因此,銀行派出何必與蒙小鮮前往調查,並追回被鎮民們多取走的現金。何必於是和蒙小鮮約定,能追回更多現金者可以繼續留在銀行,而另一個人則必須辭職。之後的劇情,當然是在一番折騰之後,所有現金被如數追回,而一對有情人也終成眷屬。《逗愛熊仁鎮》是看了開頭便可以大致猜出結尾的電影,給觀眾製造懸念不是影片的任務;在通往電影結局的路上如何給觀眾貢獻笑料,才是電影的使命。

張榕容飾演蒙小鮮

朱亞文飾演何必

和近年來備受詬病的眾多“屎尿屁”喜劇電影相比,《逗愛熊仁鎮》算是口味清淡,笑料雖然很多是老梗,整體比較尊重觀眾和演員,不會太惡俗和窮形盡相,因此也不會觸怒觀眾和引起生理不適。雖然影片里又雙叒出現了男扮女裝的大叔、以及倒霉的男主角誤食有鴿子屎的冰淇淋這樣的橋段,但並不拿偏見當有趣,也不以無底線的折磨演員來取悅觀眾。電影給成年觀眾“發福利”,鏡頭點到為止,不製造噱頭。《逗愛熊仁鎮》避開了國產喜劇常踩的不少雷區,但主副線劇情雙雙缺乏邏輯、笑料拚湊感太明顯,是影片的硬傷。

觀眾能諒解電影里關於ATM取錯錢的設定跟不上時代進步的節奏,反正影片也是虛構其事,沒有什麼現實指涉意味。但電影的主線劇情太孱弱,不能自然生發出足夠豐富的笑料。影片里大部分的笑料,都能看出是刻意“貼”在劇情上的,抽離出來其實也可以構成孤立的搞笑短視頻。喜劇電影不應是段子集錦,《逗愛熊仁鎮》缺乏整體感,能激起零星的笑聲,但不能讓笑聲連貫下去,說到底還是全局把握能力欠火候。

《逗愛熊仁鎮》劇照

影片最後一段扣題“熊仁鎮”的情節,堪稱災難。這段呼籲停止虐待狗熊提取熊膽的故事,跟追回ATM現金損失的主線劇情風馬牛不相及,跑偏跑到了馬里亞納海溝,幾隻狗熊的特效更是做得慘不忍睹。不是隨便一部電影,放幾隻熊,就可以稱為《熊出沒》。《逗愛熊仁鎮》完全沒必要在結局處多此一舉。

《逗愛熊仁鎮》劇照

對於看慣了一臉正氣的朱亞文的觀眾,或許不太能習慣朱亞文突然嬉皮笑臉起來。太有正劇相、五官端正硬朗的演員,演喜劇其實挑戰更大,因為觀眾先入為主,總會覺得演員上一分鍾還在裝慫扮傻,下一分鍾可能就要板起臉來開始訓話了。電影給朱亞文在喜劇情節之外,也安排了不少正劇畫風的情節,客觀上加重了觀眾對角色“入戲”的困難程度。《逗愛熊仁鎮》做到了讓演員放飛自我,但編劇好像放飛得還不夠。影片不走低俗路線是好事,但太保守也多少有些無趣。想想《東成西就》里的梁朝偉、梁家輝和張國榮,《逗愛熊仁鎮》里的朱亞文少了點“癲”勁,自我解構與顛覆得還不夠徹底。

《逗愛熊仁鎮》劇照

可以預料這部電影會出現差異很大的觀後評價。影片的目標受眾當然不是文藝青年,但如果把影片視為專供所謂“小鎮青年”的速食電影,那對影片和對“小鎮青年”,又好像都有點輕視和瞧不起的意味。何況文藝青年也可以有輕鬆一下、放空大腦的觀影需求。猶豫不決的觀眾,不妨先看看電影的預告片再下決定:應該說影片的預告片還是比較誠實,整部電影的幽默質量,大體穩定維持在預告片里所呈現出的水準。另外,影片除了有國語版,還有川話版和粵語版,生活在西南地區和兩廣地區的觀眾,不妨考慮下方言版本,權當方便麵里加根腸。

《逗愛熊仁鎮》劇照,這個“熊孩子”是影片的亮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