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產業農合聯”抱團闖市場
2019年09月09日04:23

原標題:浙江“產業農合聯”抱團闖市場

  長期以來,“蒜你狠”“薑你軍”“豆你玩”“火箭蛋”……漲漲落落的農產品價格始終牽動著社會敏感的神經。

  記者近日在浙江採訪發現,一種名為“產業農合聯”的組織方式,正在浙江全省範圍內快速發展。“產業農合聯”以產業為基礎,聯合相關生產、加工、營銷主體,進行市場化、企業化運行。它在進行農業社會化服務和農民合作經濟向全產業鏈拓展的同時,期望破解農產品的“漲跌怪圈”。

  迄今為止,浙江全省組建的省、市、縣、鄉(鎮)四級“產業農合聯”已達1004家,會員數超過6.6萬。按照浙江對產業農合聯的指導意見,將按縣域特色農業“一業一聯”,到2022年,全省將建成縣級產業農合聯200家以上,並覆蓋所有區域特色農業主導產業。

  溫嶺是浙江有名的農業大市,近年來西蘭花產業發展很快,該市的西蘭花除了供應國內,還出口日本等國。但隨著生產規模擴大,產品銷售常常遭遇挑戰,蔬菜產量大年時,西蘭花常被賤賣,還會有不少爛在地裡。為了止損,溫嶺菜農以前常把西蘭花運到山東等地進行粗加工。

  時間長了,大家就想在溫嶺也開個加工廠,但資金成了最大的攔路虎。2018年,有十多年西蘭花種植經驗的溫嶺紅日供銷有限公司董事長江福初,與幾位從事西蘭花產業的企業老總一合計,共同投資2500多萬元,建成了一條深加工流水線。

  按照設計,這條流水線每小時可加工5噸蔬菜成品,光靠江福初他們自己的基地,遠遠“吃不飽”,但現實中,許多種植大戶又都有加工的需求。

  2016年,溫嶺成立蔬菜產業農合聯,江福初迅速發出邀約,實現了業務飽和。江福初說,一方面,企業有了穩定的原料供應,可以安心開拓外貿訂單;另一方面,種植大戶們也可以就地加工,再也無需將西蘭花拉到外地,每噸即可淨賺1000元。

  同樣是農業大縣的長興縣,蘆筍產業在業界赫赫有名,種植面積達到1.2萬畝,全年總產量超過1.6萬噸,規模和產量均名列浙江前茅。但由於分散經營、各自為戰,專業合作社及種植農戶沒有議價權和話語權,常常被壓價不說,還不時遭遇滯銷,產業發展時起時落。

  2017年4月,長興蘆筍產業農合聯宣告成立,包括了27家專業合作社、9家家庭農場、6家種植大戶、7家涉農企事業單位和其他4家相關單位,幾乎囊括了全縣所有蘆筍產業相關的生產主體和服務機構。產業農合聯成立後,設置了銷售部、技術部、質檢部、專科莊稼醫院和信用合作部。

  蘆筍種植大戶、長興蘆筍產業農合聯理事長莫國鋒說,大家都是搞同一個產業的,許多事情感同身受,遇到的問題也大同小異,“因此,抱團闖市場的想法一拍即合”。

  “這種以產業為基礎的聯合,好處顯而易見。”莫國鋒說,以前,經銷商到田間地頭收購時,瞅準農戶們分散交易、不瞭解行情的弱點,進行各個擊破。產業農合聯成立後,每天發佈產品交易價,與市場建立穩定的交易關係,還對經銷商和農戶形成約束。

  地處浙南山區的龍泉市,因為種種原因,糧食種植面積日趨萎縮。龍泉供銷社主任、農合聯執委會主任範建偉說,糧食種植的農戶們自己購買種子、自己育秧,不僅成本很高,而且十分麻煩。加上山區農業機械化程度低,稻穀往往就在馬路邊翻曬,還帶來各種安全隱患。

  2017年,龍泉糧食產業農合聯成立,11位會員“眾籌”500萬元,將農資供應服務、育秧機插服務、糧食烘乾服務、農機維修出租服務和糧食倉儲加工服務全部集聚到了這個“服務中心”,種糧農戶勞動強度大大降低。

  青田縣“稻魚共生系統”是我國首個世界農業文化遺產。“但殊榮對農戶來說,並沒帶來多少實際的收益。”青田縣曾經的掛職副縣長廖峰說,每斤稻穀才賣1.8元,與普通稻穀並無兩樣。更尷尬的是,種植面積不斷下降,從鼎盛期的10萬畝,下滑到了4萬畝。

  2017年,青田成立了稻魚產業農合聯,縣政府斥資2000萬元,組建青田縣僑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以此作為區域農合聯的運行平台,並主導產業農合聯的運營。

  公司介入後,以前猶如一盤散沙的稻魚產業,以品牌營銷為龍頭,倒過來抓品種、抓標準、抓質量,在品牌營銷上,定位“稻魚之戀”,挖掘故事,賦予品牌以內涵。

  從舉辦“稻魚之戀”開犁節、開鐮節,到亮相各類推介會、展銷會,從邀請網紅直播,到9個掛職縣長吆喝賣米;從入駐阿里巴巴盒馬鮮生旗艦店,到成為聯合國地理信息大會指定用米……僅僅一年時間,青田稻魚米身價陡增,售價由原來的6元一公斤漲到了20元。

  廖峰感慨,通常情況下,區域公用品牌掌握在行業協會手中,但行業協會往往只是依託政府每年舉辦一到兩次活動,無法真正觸及市場。通過產業農合聯,實現了品牌營銷和標準化種植的結合,真正做到了“品效合一”。

  效益是最為靈敏的指揮棒。記者採訪發現,跟青田稻魚米一樣,長興蘆筍、莫干黃芽、縉雲茭白……一大批浙江各地的區域公用品牌,正通過產業農合聯浮出水面。而與品牌影響力正相關的,則是背後產業的日漸興旺。

  麗水市供銷社主任、市農合聯執委會主任應勇軍坦言,不同產業之間進行聯合,很難找到出路。比如搞蔬菜的和水產養殖的,無論在產前、產中還是產後,要求都大不一樣,合在一起也是“話不投機”。“只有按照產業分類,才能凸顯出共同的服務需求,也才能提供更精準、更專業的服務。”

  正是因為在產業找到了共同話題,“產業農合聯”也呈現出強大的生命力。目前,麗水產業農合聯不僅實現了9個縣(市、區)全覆蓋,而且還實現了9大主導產業全覆蓋。

  記者也發現,與此前自上而下組織的農合聯不同,這輪新的聯合明顯淡化了行政色彩,呈現出濃厚的市場主體意願。對產業農合聯這種新的組織方式,農經專家、浙江省供銷社副主任童日暉認為,以解決市場銷路為核心,借此快速形成凝聚力和號召力,繼而通過補齊產業發展短板,來提供更多公共服務,這種市場化、實體化的追求,決定了產業農合聯具有的廣泛而深刻的社會需求。

  浙江大學教授、農民專業合作社研究著名專家黃祖輝也認為,浙江出現的“產業農合聯”,是農業合作經濟的再涅槃,其價值和意義不容小覷。

  記者注意到,憑藉與“區域農合聯”形成經緯相交的服務格局,“產業農合聯”正形成新型服務體系,並顯現出其強大的生命力。

  目前,“產業農合聯”不僅覆蓋了浙江蔬菜、茶葉、果品、畜牧、水產養殖、花卉苗木、食用菌、中藥材等十大農業主導產業,還將一個個產業的產、加、銷全產業鏈進行組織化整合,並向民宿、農資等三產服務領域快步延伸。

  身兼浙江省農合聯執委會主任、供銷社主任兩職的邵峰表示,浙江農業具有市場化、專業化、規模化的特徵,產業農合聯所提供的服務,正是符合其所體現的內在要求。

朱海洋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董碧水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09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