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爭議”仍無定論 南非女子800米奧運冠軍改踢足球
2019年09月09日11:04

原標題:“性別爭議”仍無定論 南非女子800米奧運冠軍改踢足球

參考消息網9月9日報導 外媒稱,在與國際田聯“鬥爭”了10年之後,南非“性別爭議”選手、女子800米奧運冠軍卡斯特爾·塞曼亞宣佈加盟一支南非足球隊。因為這項運動不需要她必須服用抑製激素的藥物。

據美國《時代》週刊網站9月6日報導,塞曼亞10年前在柏林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上贏得了她的首個重要賽事的田徑冠軍。從那以後,她就一直在與國際田聯對抗。因為她取得的驚人成績和她肌肉發達的身材促使國際田聯要求她必須接受性別鑒定測試。當時,她被停賽近一年,不得不服用抑製激素的藥物才被允許參加2010年到2015年的各項賽事。

女子800米奧運冠軍南非運動員卡斯特爾·塞曼亞。

塞曼亞患有被稱為性別發展差異的疾病,這導致了塞曼亞會同時擁有一些男性和女性的生物學特徵。但在法律意義上,她從出生時就被合法地認定為女性,並且一生都被認定為女性,即使她生來就具有典型的男性XY染色體模式,睾丸激素水平高於一般意義的女性範圍。

國際田聯表示,與其他女性跑者相比,睾丸激素給了她不公平的運動優勢,她必須從醫學上減少睾丸激素,才能獲準參加某些項目的比賽。國際田聯稱,有她這種情況的運動員是“生理上的男性”,而塞曼亞稱這種說法“非常傷人”。

截至目前,塞曼亞共獲得了三項世界冠軍和兩枚奧運會金牌。

今年早些時候,國際田聯頒布新規,限製睾酮激素水平過高的女運動員參加比賽。塞曼亞就此向位於瑞士的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起訴訟,卻遭遇失敗。之後,塞曼亞向瑞士聯邦法院再次提出上訴。6月,瑞士聯邦法院裁定,國際田聯新規對塞曼亞暫時無效,但7月又取消了這一決定。

塞曼亞將無法參加2019年多哈世界田徑錦標賽,企圖衛冕的雄心壯誌也一併被消滅了。

塞曼亞共有三項世界冠軍和兩枚奧運會金牌。

報導稱,塞曼亞從沒有直接說自己是否要退出田徑賽場。但近幾個月來,她在社交媒體上多次暗示,如果不讓她參加自己最喜歡的比賽,且被迫服用藥物來降低她的天然睾丸激素水平,她願意放棄。

與田徑比賽不同,頂級足球比賽沒有任何規定強迫女性運動員降低自然的高睾丸激素水平。塞曼亞6日在社交賬號中寫道,她已經加入了總部位於約翰內斯堡的女子俱樂部JVW FC,並發佈了一張自己微笑著舉著足球衫的照片。她在另一條消息中寫道,期待“新的旅程”,“希望我能為俱樂部盡我所能。”。

南非女子足球聯賽只有半職業化水平——該國的頂級球員一般在海外踢球。塞曼亞加入的JVW FC為南非國家女子足球隊隊長範維克所有,範維克曾在休斯敦達什隊擔任後衛,她可能是南非最成功的女球員。範維克說,塞曼亞年輕時踢過足球,“她終於把目光投向了競技足球,這並不令人驚訝。”

範維克稱,“能有這樣一位標誌性的運動員加入我的足球俱樂部,我感到非常高興。我感到非常榮幸的是,在世界上所有其他女子俱樂部中,她選擇了JVW作為她想開始展示自己足球技能的俱樂部。”

據悉,塞曼亞要到明年才能註冊參加聯賽。這個時間點很重要,因為2020年的南非女足賽季將與東京奧運會同時舉行。此外,南非正在申辦2023年的女足世界盃。

塞曼亞要到明年才能註冊參加聯賽。

28歲的塞曼亞在社交賬號中表示:“我很感激這個機會,我也很感激我已經從球隊得到的愛和支持。”

塞曼亞從未在公開場合詳細談論過與國際田聯的長期“鬥爭”經曆,但她在今年2月的法庭證詞中透露,這些經曆嚴重影響了她對跑步的熱愛。塞曼亞在其中一個例子中表示,在她18歲的時候,未經同意,(她)接受了兩次侵入性的性驗證測試,她稱田聯當局對她的方式是“殘忍和羞辱的”。(編譯/任韜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