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看分數不看人 育人是最重要的使命
2019年09月09日04:23

原標題:不能只看分數不看人 育人是最重要的使命

  我覺得教學是一件壓力感和幸福感並存的事情。學生的成長總是令老師覺得非常快慰。

  比如上學期我開設的《數論專題》課程,有20多個學生上課,本科和研究生大概各占一半。這是一門有相當深度的課程,期末考試是開卷考試,我給了學生們幾個問題,要求他們在24個小時內給出解答。答卷質量普遍很高,包括本科生的答卷,甚至有些超出我的預期。

  北大數學科學學院集中了全國最好的學生,很多是各類數學競賽的優勝者,有些學生甚至可以稱的上是天賦異稟。在這裏,傳統上對學術感興趣的優秀本科生都會以研究生的知識水平來要求自己,基本上所有的研究生課程都向本科生開放,這也是北大數學拔尖計劃賴以成功的基礎。

  優秀的學生通常都很犀利、較真兒,有時在課堂上會指出我的錯誤,或者挑戰我的觀點。

  曾經有一個學生,大一就選修了我的研究生課,在課堂上表現非常好,不光能跟上課堂的進度,甚至能指出我推導的失誤。

  雖然被當面質疑有時不是那麼令人愉悅的體驗,但我一直鼓勵學生發表自己的不同意見,這既促進了學生的思辨精神與獨立性,對自己也是很好的鞭策。現在這個學生在和我做本科生的科研,我介紹他閱讀最前沿的文章。

  中國有重視教育的傳統,也積累了很多優秀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但值得反思的是,我們可能也存在一種重視眼和耳,而輕視嘴和手的傾向。這是一種比較形象化的說法,背後的意思是,在我們傳統的教學中,重視學生的“輸入”,學生作為被動地接收一方,用眼睛看,用耳朵聽,而相對忽視了對他們“輸出”能力的培養,也就是要求他們自己動手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並且能夠清晰地向他人描述問題,講清楚解決問題的思路和方法。“輸出”不僅是檢驗學習效果的終極途徑,也是將我們的學習成果與他人、與客觀世界連接起來的唯一通道。那些在學生時代就已經充分練習了“輸出”的人,在開啟自己的職業生涯時將更加順利,更占有先機。

  壓力感不僅來自知識水平上的完善,更大程度還來自對“育人”效果的自我期待。學生們各有自己的特點和長處,在學業上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而他們自己對此並無清晰的認識。每當我新接觸一些學生,我總要花一些時間跟他們談話,或者找機會從旁觀察,弄清楚他們的學業基礎如何,思維方式是怎麼樣的,可能會對哪些方面的問題感興趣,個人誌向又在哪裡,等等,然後才能加以適當的點撥,給予時時的匡扶和引導。

  總體而言,是要堅持因材施教的理念。這個理念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對我自己就是不小的挑戰,我不僅需要在學識上保持精進的狀態,也要時時反省,對於學生的點撥和引導是否恰如其分?

  我從2012年開始在北大教書,在教學方法上也經曆過一番摸索,至今仍然在不斷更新升級,爭取與時俱進。教育需要的是慢功夫,要踏實,不能浮躁,用“與時俱進”這個詞似乎不怎麼恰當。但的確今天這個時代日新月異,發展變化太快,今天的學生與我學生時代相比已經有很多不一樣,他們接收信息的渠道比我們那時候多很多,能夠接觸到的教育資源也更加豐富,不可避免的,他們的注意力也會比較分散。作為一名教師,怎麼在給予學生選擇權的時候,還要努力引導他們往“深”的方向前進,這對教師的教學方法是很大的挑戰。

  在我個人看來,教學不僅是教書,更重要的是育人,教師要有使命感,勇於承擔起育人的責任,當你著眼於學生的長遠成長,而不是眼前的幾次卷面成績時,我相信總能找到好的教學方法。

  中國有尊師重教的傳統,許多教師富於奉獻精神,數十年在講台上兢兢業業,鞠躬盡瘁,他們的精神也一直在勉力著我。不同的學校,不同的教育階段,教師們面臨的教學任務也都不同,但我認為,無論哪一階段,或者是在哪裡,在教書中時時記得育人的責任,這是身為老師分內應盡的義務,相比於單純時間的投入,用心探索教學方法是更難也是更應當做的工作。

  雖然我從事教育工作的時間還不長,但教學工作已經成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既是我貢獻於社會、實現人生價值的最重要途徑,教學的經曆也是我人生中最可寶貴的財富,其中包括自我的成長和完善。這是一條充滿活力、富於藝術感的路,能夠把我學到的知識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去發現和感受數學之美。我希望能在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劉若川(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教齡7年)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09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