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黑戰記》:瑕疵不掩驚喜
2019年09月08日13:36

原標題:《羅小黑戰記》:瑕疵不掩驚喜

作為番劇的大電影,《羅小黑戰記》的觀眾身份,有一個顯著的區分:你有沒有國漫背景?

《羅小黑戰記》海報

早在2011年,獨立製作人MTJJ及其工作室就推出了《羅小黑戰記》,這部2D動畫主要在網絡平台播出,基本上是每雙月更新一集的節奏。因此上,番劇《羅小黑戰紀》吸收了大量的國漫觀眾。僅在B站上,這部番劇的追番人數就高達231萬,他們貢獻了9千萬的播放量,發出了86萬的彈幕,這個身份的觀眾是大電影的基本盤。

作為沒有國漫背景的觀眾如我,不需要關注番劇的曆史成績,我們把它當做一部國產原創動畫來看待。番劇觀眾也不用糾結,編導放出的“你懂的”隱藏梗未被發現,我們不打算發現它。

看過《羅小黑戰記》,我大約能理解國漫觀眾的高期待了。在低幼為主的國漫電影市場上,MTJJ等創作者直面嚴肅的創作主題,在一個人與妖的衝突故事的背後,是在城市化的曆史進程中,如何平衡人與自然的資源爭搶。

《羅小黑戰記》劇照,由於此前定檔9月12日,因此該片大部分宣傳物料上的時間均為9月12日

《羅小黑戰記》充分享用了日本動漫的滋養,人與自然的衝突主題,能看到宮崎駿的《幽靈公主》、岩明鈞的《寄生獸》影子,而“妖”那些炫目的戰鬥能力,則與尾田榮一郎的《海賊王》的“惡魔果實”,沒甚兩樣。

從原創性的角度,這種滋養可以理解為瑕疵,但並不影響它的獨創性。事實上《羅小黑戰記》的優勢,恰是在成熟模式下發展出完整獨立的世界觀。在這個人妖共處的世界里,人是快速進化、蠶食資源的代表,而妖的內部則分化出兩派。一派是爭搶資源分配權利的硬派,他們主張與人類戰鬥,拿回資源控製;另一派則是和諧發展的鴿派,他們的主張是人妖和平共處,分享資源,共治同存。

羅小黑這個貓妖主角,因為天賦異稟,擁有控製“領域”巨大力量,因而成為鷹鴿兩派的拉攏對象。羅小黑的出身也有反映,他原來居住的森林,在人類快速發展中被破壞掉了,而在與人類接觸中,他又被人類的善意所感染。羅小黑的身上,就是傾向、毀滅人類兩個力量的交鋒,他的立場、成長在其中,人與妖的戰爭也在其中了。

《羅小黑戰記》劇照

MTJJ及其團隊在《羅小黑戰記》里,並不打算使用取巧迴避的方式,而是正面直上嚴肅宏大的主題,其次才去考慮娛樂性。令我驚奇的是,這部電影與《大魚海棠》式的文藝風不同,在用喜劇製造娛樂性方面也很不錯。

低級的喜劇靠語言和動作,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屁屎尿”,而《羅小黑戰記》則使用高級的喜劇方式,它的笑料主要來自人物性格反差、挑釁常識。無限和羅小黑師徒兩個主要角色,一個性格外冷內熱,另一個則是喜怒形於色的動物性格,這種性格反差並不算多有新意,妙在無限這個人物的性格足夠“冷”。

《羅小黑戰記》劇照

想要毀滅人類的反派風息,也被賦予了“悲劇性的經曆”,它的森林被人類摧毀,這是他硬派革命的動因。MTJJ創作了一個反派的群像,佈置一些冷熱性格,和分裂的立場,這都在衝突之外,保持住整體的喜劇感。

MTJJ似乎很喜歡“反套路”的喜劇法,無限“外冷”的性格,甚至不太受到戰局影響。正邪終極大戰,當反派被問及“有什麼想說的”,這顯然是要開始一番“反派動機”的長篇大論。偏不!正反派都乾淨俐落,反派話說盡,直接開打。羅小黑被威脅“能力消失”的殘酷結果,輕描淡寫只一句“我不在乎”。

這可能是我看過的,最不囉嗦的燃向戰鬥宣言了,當它出現在國產動畫里,那種趣味審美帶來的驚喜感,讓人懶得關注它的瑕疵,忍不住讚賞一下。

當然了,《羅小黑戰記》並不完美,人物群像帶來了豐富的樂趣,也製造了觀眾進入的障礙。能想像沒有追番背景的觀眾,光是搞清楚每個人物的能力和關係,就夠費勁了。新導演“給太多”的毛病,無關大礙,但也能理解為敘事上的控製力不足。

瑕疵不能遮掩驚喜,我還是希望《羅小黑戰記》能接棒《哪吒之魔童降世》,給國產院線片帶來多點類型新意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