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最佳女演員獎,為何頒給這位從影42年的法國女星
2019年09月08日12:58

原標題:威尼斯最佳女演員獎,為何頒給這位從影42年的法國女星

第76屆威尼斯電影節於當地時間9月7日晚閉幕,法國女星阿麗亞娜·阿斯卡里德(Ariane Ascaride)因主演《世界的勝利》(Gloria Mundi)獲最佳女演員獎。這個聽起來有些陌生的名字,彷彿此前從未出現過在中國觀眾的印象里。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在《世界的勝利》中出演的母親角色的確令人驚豔,演出了所謂“忠誠”,也演出了何謂“勇敢”。她是導演羅貝爾·蓋迪吉昂 (Robert Guédiguian)最喜愛的女演員,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已經出演了二十多部電影。

1964年10月10日,阿麗亞娜·阿斯卡里德出生於馬賽,父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而母親是一個化妝品的銷售。她進入了巴黎音樂學院,1970年在她的兄弟皮埃爾·阿斯卡德(Pierre Ascaride)的戲劇中開始了她的戲劇生涯。然後她參與了一部電影,在勒內·費雷(René Féret)的《莊嚴的聖餐La communion solennelle》(1977)中出演了她人生中第一個真正的銀幕角色。她在普羅旺斯地區的艾克斯大學學習社會學,在那裡,她加入了UNEF學生會,遇見了將成為她丈夫的羅貝爾·蓋迪吉昂。 之後,她便陸續出演了《去年夏天Dernier été‎》 (1981) ,《日頭赤焰 Rouge midi‎》(1985),《上帝憎惡猶豫的人 Dieu vomit les tièdes》‎ (1991)和《誰了這檔事? Ki lo sa?‎》(1998)等二十部電影。其中,她在《馬里尤斯和雅耐特 Marius et Jeannette 》(1997)中所飾演的一個帶有馬賽口音的超市收銀員贏得了1998年的凱撒獎最佳女主角獎(法國電影的最高榮譽,有“法國奧斯卡”之稱)。

還記得頒獎典禮的時候,她這樣說,“人們需要被告知他們的擔憂,我把這個凱撒獎奉獻給像珍妮特這樣的所有女性。”頒獎台上的小女人,帶著謹慎卻堅定的口吻,掛著甜美的微笑,大大方方地接受著這份榮譽。

阿麗亞娜·阿斯卡里德。圖/視覺中國

除了羅貝爾·蓋迪吉昂之外,她也和其他的導演合作,比如奧利維耶·杜卡斯泰爾 Olivier Ducastel和雅克·瑪爾提諾 Jacques Martineau的《冰上青春日記 Ma vraie vie à Rouen》(2002),Dominique Cabrera的《Nadia et les hippopotames‎》(2000),埃馬紐埃爾·穆雷 Emmanuel Mouret的《愛的藝術 L'art d'aimer》(2011),以及Éléonore Faucher的《刺繡女工 Brodeuses》 (2004)。銀幕之外,電視劇和劇院里也能常常見到她的身影,她詮釋了很多角色,平凡的、囂張的、懦弱的、剛強的,也被很多角色的棱角與圓滑慢慢打磨,開始注意情緒的拿捏,開始有意在台詞節奏上有的放矢,開始用自己的本色來演繹角色,把自己的靈魂注入角色之中。於是,42年演員生涯的她一路走來,成就了她今天端著獎盃的榮耀。

曾經,有法國媒體採訪過她,有這樣一句話很是深刻。她說,“我們不是表演者,我們是創造者。”在她的身上,你會看到一個演員的熱愛與赤誠,也能被她的認真和用心所打動。如同這部獲獎的《世界的勝利》(Gloria Mundi),電影本身是一部描述過度的超自由主義和當今社會個人主義的黑色電影。雖然拉丁語短語“Sic transit gloria mundi”表達了生命的短暫性,但丹尼爾通過寫出“尋找美好時刻並及時修復它們”的片段性詩歌來解釋,在更廣泛的意義上,“Gloria Mundi”是關於連續性的一個永恒的頌歌。

如此,複看每一部羅貝爾·蓋迪吉昂的電影,都像是一個會耗盡一生的項目,連在一起幾乎可以成為法國嬰兒浪潮時代的實時編年史。他用同情、共情和洞察力的鏡頭描繪了他們這一代人的故事,富人不斷剝削窮人,現代市場力量不斷侵蝕法國昔日的理想主義,以及不斷存在著的年輕人傷了父母的心的不言而喻,而她,則用自己多年的經驗、閱曆和哲思來演繹,老生常談人性的複雜與深度。她出現在他的每一部電影里,成就了他的電影,昇華了好的故事,也把更好的角色帶給大眾。

或許,曾經我們對她不甚瞭解,但相信,這次威尼斯最佳女演員之後,你會慢慢開始關注。

□秋小墨(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