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獨角獸不可怕 可怕的是魔法森林邊緣的不可自拔
2019年09月07日04:58

  新浪美股9月7日訊 前高盛的投資銀行家、金融領域專欄作家Matt Levine撰文稱,We Co.(前身為WeWork Co.)是一家聰明的金融工程公司,像軟銀這樣的非傳統私人投資者在大型快速增長的科技公司上投資了太多,非公開市場的估值過高,創造了私人科技泡沫。

  當這些獨角獸公司匆忙上市時,公開市場拒絕認可他們的巨大估值,最終在獨角獸魔法森林的邊緣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Levine還曾任Dealbreaker的編輯,Wachtell, Lipton, Rosen & Katz律師事務所的併購律師,和美國聯邦第三巡迴上訴法院的書記員。

  以下是其評論文章全文:

  我以前曾經說過,We Co.(前身為WeWork Co.)是一家聰明的金融工程公司,一方面向股權投資者講述一個誘人的、快速增長的科技公司的故事,另一方面向銀行講述一個誘人的、業務穩定的房地產公司的故事。但我不得不說,接下來這條新聞讓我目瞪口呆:

WeWork的聯合創始人Adam Neumann有句話想告訴所有對該公司的擬議IPO持懷疑態度的人:富國銀行支持他的業務。

“如果富國銀行 —— 這個國家最大的貸款機構 —— 都放心,那麼每個人都應該放心,”Neumann週三表示,指的是富國銀行參與60億美元的WeWork信貸安排。“我最自豪的是富國銀行加入。諸位誰來自富國銀行?謝謝,謝謝你們!”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Neuman在紐約的一個私立教育分析師會議上如是說。

  呃,非也非也。首先,不是這麼回事:股權投資者和銀行需要不同的東西,富國銀行只要收回資金,而購買IPO股票的人則想要爆炸性增長和利潤率擴大的故事。其次,富國銀行對WeWork並不完全放心:“根據融資條款,只有IPO籌集至少30億美元,銀行才兌現承諾。”銀行放心的條件是股權投資者放心。你沒法告訴股權投資者“你應該對這個股票發行放心,因為富國銀行需要你放心才放心。”必須有人無條件放心!

  是不是感覺有點對WeWork落井下石?當它首次提交IPO文件時,人們取笑它的傲慢和利益衝突;現在,當它已經提交了修改過的文件並預測了IPO價格範圍,人們正在嘲笑它迅速變得謙遜。該公司今年早些時候以470億美元的估值從軟銀籌集資金 ,但現在的IPO價格討論涉及200億至300億美元的估值。每個人都在落井下石:“週四至少有兩位分析師表示200億至300億美元的IPO估值仍然過於雄心勃勃。” 並且 :

“我聽不到任何看漲觀點,”為投資者分析上市前公司的Triton Research的首席執行官Rett Wallace表示。“Uber有人看漲,Lyft有人看漲,Snap也有人看漲。”他補充道,“WeWork讓人們極盡諷刺之能。”

  哎呀!

  公平地說,在WeWork以470億美元的估值從軟銀籌集資金的同時,其他私人投資者正在以200億美元的估值將他們的WeWork股權賣給軟銀,也是WeWork上一輪融資的估值水平。明顯的解讀是,WeWork是一家在非公開市場上一直價值約200億美元的公司,買賣雙方都能接受;只有軟銀認為它價值470億美元。

  而現在WeWork(可能!?)上市,投資者似乎認為它價值約200億美元左右,這與其他關於WeWork估值的數據點一致。所以:

據知情人士透露,We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dam Neumann上週飛去東京,與該公司最大的投資者之一、軟銀集團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及其團隊會面。多位知情人士說,他們討論了增加註資的可能性。

他們討論的可能性之一,是軟銀作為IPO錨定投資者,在該公司預計籌集30億至40億美元的股票發行中買入很大比例股票。知情人士表示,他們還討論了軟銀是否可能投入大量資金,使We能夠將IPO推遲到2020年。

  看,如果軟銀認為WeWork價值470億美元,並且地球上的其他人都認為它頂多價值200億美元,那麼你就不必是金融工程天才就能理解,WeWork應該繼續找軟銀以獲得更多錢。軟銀已經投入很多,而這筆投資在軟銀及其願景基金是有爭議的,而且最終他們是要退出的,或者至少需要一些外人認可。也許“最終”就是現在;私人投資者傳統上在IPO時候獲得退出和估值認可。但去東京問問並沒有什麼壞處。

  順便說一下,錨定投資者在IPO中的傳統功能是:(1)吃下大部分股票,這樣銀行就不必向持懷疑態度的外部投資者出售那麼多,以及(2)提供一種讓那些持懷疑態度的外部投資者放心的信心氣氛:這位著名投資者正在吃下大量股票,所以你肯定可以小小參與一把。軟銀成為錨定投資者,這次有用嗎?

  我們花了很長時間談論“人們擔心獨角獸”的主題。擔心的是非公開市場的估值已經到頭,私人投資者 —— 不是風險資本家,而是像軟銀這樣的非傳統私人投資者 —— 為大型快速增長的科技公司支付了那麼多錢,創造了私人科技泡沫,而當這些公司急忙上市、但公眾投資者拒絕認可他們的巨大估值時,他們最終會後悔不迭。

  呃……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不是嗎?最大、最著名的獨角獸 —— Uber Technologies Inc. —— 在5月進行了“貶值輪”IPO(估值低於上次私募),而且目前交易價格低於其IPO價格。Lyft Inc.在Uber之前趕緊上市,定價相當不錯,但隨後立即下跌,目前交易價格低於其IPO價格和最後一輪私募。最近上市的其他一些備受矚目的獨角獸 —— Dropbox、Slack、Snap|Pinterest —— 要麼經曆貶值輪IPO,要麼在IPO後苦苦掙紮。人們擔心獨角獸IPO的窗口可能關閉了,一些大型獨角獸的粗鄙交易會破壞其他人的市場,也可能是真的,現在WeWork已經考慮推遲IPO。

  並且它考慮推遲IPO的方式是找軟銀要更多的錢,因為軟銀願意出的錢比公開市場更多。當人們擔心獨角獸時,他們擔心的是軟銀為非上市科技公司的股權付出了太高代價,以至於它們無法以可以接受的價格上市,最終在獨角獸魔法森林的邊緣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現在就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