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美術館雙展:歐洲“不可見的美”與“沿著本沒有的路”
2019年09月07日09:52

原標題:民生美術館雙展:歐洲“不可見的美”與“沿著本沒有的路”

2019年9月6日,歐洲繪畫展“不可見的美”與馬塞爾·杜尚獎藝術家主題展“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同時拉開帷幕。

澎湃新聞發現,兩個展覽皆展現了歐洲藝術家們在不同境遇下對各自實踐方法以及當下時代精神狀態的探索。而民生美術館的新館更是通過同時承載兩個不同內涵的展覽,試圖進一步探索空間的包容性和場域的延展性。

“二戰”後,當和平重新降臨歐洲大地,象徵現代美術榮光的巴黎重新吸引了大批藝術家,在強調個體意誌表達和思想自由發展的存在主義哲學影響下,法國藝術界試圖在堅持自身傳統的同時構築一條嶄新的藝術發展道路。物質狀態的複蘇和創作意識的解放使非定型藝術、原生藝術、歐普藝術等以區別於傳統藝術流派的表達形式呈現。20世紀初,杜尚便推翻了繪畫的曆史邏輯,徹底打破了藝術的邊界,開啟了當代藝術之路。二戰後仍舊執著於繪畫的藝術家,面對的是藝術應該何去何從?

展覽“不可見的美”現場

此次民生美術館的雙展,展覽“不可見的美”與“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透過對不同時代困境的反思,以相對獨立的姿態展現了歐洲藝術家們在不同境遇下對各自實踐方法以及當下時代精神狀態的探索。

澎湃新聞瞭解到,展覽“不可見的美”由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與法國魯昂美術館聯袂推出,彙聚了19位藝術家的44組件作品。展覽沿著20世紀40年代抒情抽像主義到90年代幾何抽像主義在歐洲的發展脈絡,來思考個體創作與時代背景的關聯,展示了二戰之後歐洲藝術家們的自我探索之路。

約瑟夫·西馬,《遠古的擴張.1958》,布面油畫,1963年

巴依爾·伊薩克,《鏡子裡的頭像倒影》,布面油畫,1973年

在策展人,法國魯昂美術館館長西爾萬•阿密克(Sylvain Amic)看來,此次展覽和馬塞爾·杜尚獎藝術家主題展相呼應。“人們經常會說杜尚是埋葬了繪畫藝術的一個人,他的作品作為標杆開啟了當代藝術的時代。這個繪畫展中所選取的畫家大部分也身處那一時期。但事實上,他們依然相信繪畫擁有能夠表現當下的能力,他們依然在為此努力。”

受戰後存在主義哲學的影響,歐洲新生代藝術家開始注重個體的自由表達和對時代困境的反思,將“個人感覺”與“內在需要”放在主導位置。在展覽現場,觀眾可以看到皮埃爾·蘇拉熱( Pierre Soulages)、漢斯·哈通(Hans Hartung)、阿帕德·塞奈什(Arpad Szenes)、讓·杜布菲(Jean Dubuffet) 等人的作品傳遞這些創作理念。

漢斯·哈同,《1961-72,1961》,布面油畫,1962年

漢斯·哈同的藝術創作圍繞著一些簡單的事實。在傳記《自畫像》(Autoportrait)的開篇,他形容了六歲時第一次看到閃電時的驚慄。這種自然發出的訊號劈開一片遐想的空間,並通過哈同的畫筆,在畫布上留下自身敏銳而凜冽的線條。他的作品融入了東方繪畫精神,尤其是東方書法的形式與線條。他以類似竹子似的線條創造出神奇的振動效果,就好像它們隨時會移動一樣。看似隨機發揮的作品,實際上是哈同在創作前有著很長的構思時間,而那些看似隨意的線條,則早已在草圖中被規定好了出現的次數或起落的走向。因此,評論家認為哈同的創作體現了美學和數學的集合。

皮埃爾·蘇拉熱,《63-13,1962》,1963年

法國藝術家皮埃爾·蘇拉熱,出生於1919年,一生從未停止過對繪畫藝術的新探索。蘇拉熱從小癡迷黑色,成年後的蘇拉奇更對黑色瘋狂著迷,一步步試探,竟將黑色畫出了光,畫出了“黑暗精神”。在他的精神世界中,“黑色是一種顏色,同時也不是一種顏色,當光線照在黑色上,黑色就發生了變化,黑色的精神世界由此打開。”

展覽標題“不可見的美”並不是指作品在視覺層面的未知,而是強調藝術家工作方法與手段的未知。這些藝術家的作品保留了非常個人化的痕跡,表達了他們自己的觀點與情緒。

展覽現場

與此同時,此次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也嚐試在全新的場館用不同的視角呈現12位獲馬塞爾•杜尚獎及提名的藝術家,包括尼爾·貝魯法、米歇爾·布拉吉、穆罕默德·布魯伊薩、烏拉·馮·勃蘭登堡等人的作品。

2000年,由法國國際藝術傳播委員聯合會(ADIAF)創立的馬塞爾•杜尚獎本著創新意識與開拓精神,為暫時處於低穀期的法國當代藝術注入一股強大的動力。馬塞爾·杜尚獎藝術家主題展“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以一系列多媒介形式的作品向觀眾敞開一個發現和探索光怪陸離世界的窗口。

展覽“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現場

展覽主題“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來自西班牙詩人 Antonio Machado 的詩句,展出的藝術家作品探索了所有可能的移動方式,以路為主題,探索未知旅途所奔向的更為廣闊的體驗。展覽策展人,圖盧茲阿巴托爾博物館館長安娜貝爾•特內茲(Annabelle Ténèze)表示,“在我們的策展當中,也在思考為什麼要用“前進”這一主題。我們每天其實都在走路,選擇“道路”為主題,是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是要走一小時,還是走一生。它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長,我們這個展覽就是想讓大家走進,去瞭解這些藝術家的道路。大家可以像在劇場一樣觀看這些不同的作品。”

烏拉·馮·勃蘭登堡,《二乘七之二》,裝置、影像,2018年

在一樓的展廳內,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是藝術家烏拉·馮·勃蘭登堡的大型裝置作品《二乘七之二》,七組彩色布料懸掛天花板,置於布料間的各種物件,長椅、魚竿、繩索等,參觀者走在充滿色彩的探索之路徑上,不經意間成為了作品的一部分,也成為藝術家探討命題的提問者和受問者。

而在美術館二樓的展廳入口則是拉蒂法·艾霞克茜的作品《疊像漸變》。藝術家邀請觀者感受行走於天空之間的逐漸剝落的烏托邦體驗。而齊內布·塞迪拉的影像作品《疊影轉述》追溯了地中海主要港口,馬賽港60多年來的船隻進出,影片通過一位航海家的照片,體現人類和物質的不斷流動……

展覽現場,作品《奔跑的上海》

安娜貝爾告訴記者,展覽所指的“道路”也和旅行的主題有關,涉及到在旅行當中的人與自然的關係,我們也可以去思考“環保”等相關的主題,展覽作品《奔跑的上海》就是如此。”《奔跑的上海》呈現的是一排被植物佔據空間的鞋子。在展覽期間,鞋子中的植物將會展現從生長至消亡的階段,呈現生命循環的狀態。

安里·薩拉,《沒有紅色的1395天》,單頻道高清視頻,2011年

在開幕現場,上海民生美術館館長甘智漪表示,在不斷被重塑的曆史進程中,我們試圖通過雙展的互動來思考藝術語言是如何在承接傳統的同時突破傳統,是如何在相繼發生的變革中走向當代。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新館更是通過同時承載兩個不同內涵的展覽,來進一步探索空間的包容性和場域的延展性,來探索如何激發和創建一個跨地域和文化邊界的對話。”

展覽“不可見的美”與“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將於9月7日免費向公眾開放,並展出至10月20日。

(吳夢倩對此文亦有幫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