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IMF均下調預期 世界經濟會陷入衰退嗎?
2019年09月07日20:50

  原標題:世界經濟會陷入衰退嗎?

  來源:國是直通車

  疲軟還是衰退

  最近幾個月,國際機構連續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

  今年6月,世界銀行下調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將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下調至2.6%,低於2018年的實際增速3%,同時將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下調至2.7%。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在《世界經濟展望》中也將2019年和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分別下調至3.2%和3.5%。這是IMF今年以來第三次下調預期。

  世界經濟會陷入衰退嗎?

  在2019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國內外學者指出,全球經濟增長疲軟,且面臨的風險加劇。為了化解風險,未來各國需要加強對話與協商,維護多邊貿易體製,建立全球經濟秩序。

  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當前,發達經濟體GDP增速出現明顯的下滑。

  美國二季度GDP增長2%,低於第一季度的3.1%;歐元區GDP增長了0.2%,低於第一季度的0.4%;德國GDP為-0.1%,出現了負增長;新加坡GDP同比增速下降到0.1%,創數年來的新低。

  與此同時,新興經濟體的下行壓力也在增加。

  印度二季度GDP增速只有5%,創下6年來最低增速;俄羅斯經濟增速略微回升到0.8%,但整體來看,經濟依舊疲軟;阿根廷二季度萎縮4.2%,是2014年第三季度以來最大的同比降幅。

IMF首席經濟學家 吉塔·戈皮納特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IMF首席經濟學家 吉塔·戈皮納特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指出,世界經濟依然疲軟,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差於預期,歐洲、美國等發達經濟體的GDP增長也很慢。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最新預測,2019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速將回落至2.6%,較去年9月預測值下調1.1個百分點。按此推算,2019年全球貨物貿易增速將再次低於全球經濟增速。

  受貿易緊張局勢的影響,全球供應鏈遭受衝擊,市場避險情緒正在上升。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指出,全球主要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大宗商品市場、金融衍生品市場均大幅波動,投資者的悲觀情緒創金融危機以來新高,市場避險情緒上升,避險資產價格上漲,黃金期貨價格攀升至1500美元/盎司之上。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一鳴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一鳴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如果經濟前景不妙,可能導致市場情緒變化”,吉塔·戈皮納特表示,這個風險IMF在不斷監控和關注,10月份還會發出一份新報告。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各主要經濟體刺激經濟的政策空間大幅收縮。

  從2007年9月開始,美聯儲在15個月裡將利率降至0.25%,降息空間高達5個百分點,而當前的降息空間僅有2個百分點左右。而歐洲央行、日本央行目前都實行負利率的貨幣政策。

  王一鳴指出,如果經濟出現衰退,意味著上一輪寬鬆貨幣政策還沒有退出,又需要實施新一輪寬鬆政策。各國的財政擴張能力也受到高債務的製約,很難再通過擴大赤字來刺激經濟。

  在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魯比尼看來,三大沖擊可能引發2020年全球經濟衰退,包括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雙方在科技方面緩慢醞釀的冷戰以及石油供應。

  魯比尼指出,這三種潛在的衝擊都會產生滯脹效應,增加進口消費品、中間投入品,科技部件和能源的價格,同時又會擾亂全球供應鏈導致產量下跌。

  各國如何應對?

  貿易摩擦不斷升級,加劇了市場的不確定性,對全球經濟造成衝擊。

  王一鳴指出,各國不應該針對雙邊貿易差額使用關稅手段,而是應該強化規則導向的多邊貿易體系,包括通過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製,找到解決貿易爭端的合理方案。

  從長遠來看,應對世界經濟疲軟,各國應當攜手推進全球化重返軌道。

  全國政協人口與環境資源委員會主任李偉指出,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潮流不可逆轉,只會不斷深化。各個國家在一些問題上存在利益差異和觀點分歧很正常,關鍵是要加強對話、協商、交流、互鑒。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劉遵義指出,包括中國、歐盟等經濟體,需要繼續秉持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原則,支持以多邊貿易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作為最重要的國際經濟組織之一,WTO改革遭遇美國單邊行動施壓。

基辛格協會副會長羅伯特·霍馬茨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基辛格協會副會長羅伯特·霍馬茨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供圖

  基辛格協會副會長羅伯特·霍馬茨指出,WTO在2008年扮演了重要的作用,當時防止了保護主義的抬頭。儘管現在WTO的工作變得更加艱難,但還是一定要建立一個好的全球經濟秩序。

  王一鳴指出,雖然利益和訴求存在差異,WTO改革短期內很難達成共識,但貿易摩擦帶來的巨大成本,終將使人們認識到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製優於碎片化的雙邊或區域貿易體製。

  值得一提的是,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背景下,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反而越開越大。

  中國自主降低了關稅水平,實行了大量貿易便利化舉措,提高了通關的速度,降低了通關的費用;採取了一系列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的措施,不斷改善營商環境;金融業開放不斷推出重磅舉措。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指出,中國自主地決定擴大開放,並創造性地舉行了進口博覽會等,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積極參與WTO改革,充分彰顯了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推動建設開放型的世界經濟,不斷地推動全球的貿易和投資體製的完善。

  不僅是中國,為了應對經濟下行風險,不少國家也都推出了相應舉措。

  韓國8月底公佈了513.5萬億韓元的2020年預算草案;印度政府決定放寬外國直接投資規定,吸引更多外資以提振印度經濟;德國政府正準備在必要時提振國內產出,措施可能包括提高住房能源效率的激勵措施;美國正在考慮出台更多減稅措施以提振經濟的可能性……

  應對短期壓力的同時,各國也在搶占科技製高點,為經濟長期發展注入新動力。

  目前,英國形成了以倫敦、劍橋、愛丁堡等高校集中城市為中心的人工智能產業集群;今年2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一份行政令,啟動“美國人工智能倡議”;韓國政府拿出真金白銀,計劃明年對數字、網絡(5G)、人工智能投資1.7萬億韓元。

  中國也在加快推動人工智能、5G等技術發展。尤其是在邁向5G的過程中,走到了世界的前列。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鄔賀銓表示,預計到2035年,5G、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將分別給全球經濟增長貢獻10萬億—15萬億美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