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更多 Uber和Lyft仍要面對一場6000萬美元的鬥爭
2019年09月06日08:06

  原標題:上市後麻煩更多,Uber和Lyft仍要面對一場6000萬美元的鬥爭 來源:懂懂筆記

  摘要:

  網約車市場“坑”不斷,巨頭們仍要渡過這一劫。

  Uber和Lyft聲稱要對加利福尼亞州在2020年推出的一項“法案”投票斥資6000萬美元,用於支付各種法律人士、專業機構和行業主管部門的相關支出,目的很簡單——阻止自己平台上的司機被法律歸類為“正式員工”。

  近一段時間,Uber和Lyft一直在與《議會法案第5號》(AB-5)進行著鬥爭,因為這項法案可能會迫使他們將平台司機重新歸類為員工,而不是單純的合約僱傭者。對於這兩大巨頭而言,這項旨在保護平台司機勞動權益的法案,無異於是一場滅頂之災。

  正式員工還是合同工

  公開資料顯示,該法案於今年5月已經通過加利福尼亞州議會的審核,目前在州參議院進行進一步審批。根據最新的媒體報導,這兩家公司預計要花費6000萬美元,在這個審批過程中施加壓力,阻止該法案通過。

  這項法案的威力究竟有多巨大?其主要訴求,就是希望改變加利福尼亞州的員工分類,並挑戰共享出行市場的商業模式。這勢必對上述企業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因為這兩大共享出行企業目前的經營形式,是視平台司機為“合同工”,然而實際上這些“合同工”可能比普通出租司機的工作時長更多。

  關於網約車司機是否應被歸類為正式員工,從而有資格獲得勞動福利的爭論,目前在全美仍在繼續。Uber和Lyft表示,將他們旗下的平台司機歸類為員工,將危及自身的業務。

  Uber和Lyft將他們的平台司機歸類為個體經營性質的承包商,利用平台提供的網約車應用程序作為社交網絡,尋找有乘車出行意向的乘客。根據當地相關法律的要求,“承包商”的角色意味著這些平台司機的勞動權益被大減價扣,例如他們失去了加入工會或領取加班工資的權利。

  “我們的工作時間很長,也盡職盡責承擔了職責,但這些平台不斷降低我們的費率,”洛杉磯居民、Uber司機瓦爾迪維亞對媒體表示,“Uber和Lyft獲得了我們大部分的收入,我們得到的收入卻非常低。這就是我們在這項法案中參戰的原因——改變現狀。”

  儘管Uber和Lyft堅持認為司機的收入在上升,但近年來,很多司機都發現,乘客出行的費用的確是增高了,但是他們的待遇(實際收入)卻沒有改變。

  Uber和Lyft似乎在面對員工(而非合同承包商)這樣的前景感到害怕,並且一直在加緊努力保護公司的利益,以防止相關法案通過。這兩家共享車公司的商業模式都依賴於低收入“合同工”,這些“合同工”不享受正式員工福利,也無法獲得相關的勞動權益。

  不過,即使這樣的謹慎態度也沒能實現公司的收支平衡。Uber在過去3個月虧損了超過50億美元,而Lyft的季度虧損為也達到了6.44億。

  投機方案“Plan B”

  在今年八月底,Lyft發起了一項公開提議,向平台上的250萬加州騎手和司機發送電子郵件,要求他們對該法案發表反對意見。該公司對外強調,公司希望用一個折衷方案取代現在的這項法案。

  “我們正在研究一種解決方案,為平台司機和騎手提供強有力的保障。”Lyft的發言人阿德里安·德賓(Adrian Durbi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仍然專注於最終能夠達成協議,並有信心在必要時將這一協議提交給加州的市民。”

  根據Lyft和Uber提出的相關措施顯示,加利福尼亞州的平台司機能夠獲得更多的保護和福利。例如,對於每週至少工作20小時的司機有以下的福利保證:保證司機的最低收入為每小時21美元、受傷人員的保險、帶薪病假和帶薪家庭假期。

  來自洛杉磯的司機瓦爾迪維亞對兩大平台提供的“協議”顯然不感興趣。“這是個大謊言,”她憤怒地表示。

  “他們不關心我們司機的利益,否則他們早就應該在法案提出前就做出改善舉措。”目前,她和周圍的司機只把希望寄託在了法案投票的相關工作上,包括希望成為網約車司機工會的一員。她強調:“我們非常樂觀,決心繼續前進。”“無論需要付出什麼。”

  據《洛杉磯時報》本週四的一則報導顯示,Uber和Lyft正在遊說參議員,以便他們能在法案審批中獲得一些支持。這一舉動與眾多司機的訴求正好相反。

  Uber和Lyft並不是唯一利用員工分類方式受益的企業。這樣的“捷徑”延伸到了食品配送公司和其他類型的創業公司。這些公司期待著著一場曠日持久的博弈,包括給法案通過施加壓力,阻礙相關法案的通過。而他們的折中方案可能會像以前一樣,一方面許諾給司機一些利益,爭取更多司機反對這項法案;一方面給政府部門施加壓力,阻止對自己不利的政策實施。

  加利福尼亞州第80區的一位議員蕾娜·岡薩雷斯公開提出了自己的觀點——“那些說他們不能給工人支付最低工資保障的億萬富翁表示,他們將花費數千萬美元來逃避新的勞動法。為什麼不把這筆錢給你的員工?”

  總而言之,已經在加州議會通過的AB-5很可能確保共享經濟中的“參與工人”,有權獲得最低工資、各類補償和其他福利。這也意味著Uber和Lyft的商業模式很可能在全球發生重大變化,因為勞動權利的保障是所有駕駛(送餐)業務參與者的共識。當然,Uber和Lyft也有機會,只要能通過巨額支出阻止這一法案的順利通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