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獲得者:中國應聚焦國內市場激發內生增長動力
2019年09月06日00:29

  中國應聚焦國內市場激發內生增長動力

  ——專訪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羅默

9月4日,在成都舉行的“2019企業內生增長高峰論壇”上,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羅默作主旨發言。張濤 攝
9月4日,在成都舉行的“2019企業內生增長高峰論壇”上,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羅默作主旨發言。張濤 攝

  9月4日,在成都舉行的“2019企業內生增長高峰論壇”上,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內生增長理論領軍人物、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經濟學教授保羅·羅默(Paul M.Romer)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當前國際金融形勢動盪的背景下,中國應該把注意力聚焦國內市場,激發內生增長動力;企業發展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時,也應注意結合社會價值的實現,而這其中需要政府平衡社會和企業的利益;對於企業商業模式,羅默則建議,必須敢於放棄那些好看卻不切實際的發展方案。

  發展路徑:堅定走中國特色發展之路

  羅默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當前中國高質量發展階段,對於外部世界經濟雜音,中國需要堅定信心,走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發展之路,把更多注意力投到內貿的發展上。

  羅默向記者說,“回溯20世紀七八十年代,當時美聯儲上調了基準利率,美國經濟出現通脹和蕭條,那個時候中國是怎麼做的呢?一般來說,如果外部存在不確定性或者存在經濟蕭條,不應對自己國內的政策進行改革和開放,但那個時候鄧小平果斷作出改革開放的決定,因為他認為這對中國而言是一件好事。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決定什麼樣的事情對中國是最有利的。”

  羅默強調說,中國沒必要追隨其他國家的發展路徑,需要走自己的路。在這方面,“中國的數字科技戰略,就體現了遠見,我認為這是一條非常好的路徑。”羅默在論壇上指出。

  不過,羅默也指出,在發展數字科技方面,“中國現在需要去探索創新的方式,創造更好更新的模式來發展數字科技。”

  羅默進一步指出,中國應著力消除經濟發展的阻礙因素,推動人口流動,比如推動更多人去深圳就業和創業,建立更多的公司推動創新。

  商業創新:果斷放棄好看不中用的“花”

  如何通過創新推動發展?在採訪中,羅默表示,當前,中國企業在製定未來發展方案的過程中,一定要堅持務實的原則,進行有效的商業模式創新。羅默建議企業管理者放棄那些最難實現的目標,放棄那些看似美好、但最終不會化為現實的“花”。

  對於企業管理者而言,羅默指出,企業需要充滿“想像力”,需要對未來發展進行多種可能性的探索,“要有科學的規劃。我相信科學會為我們帶來更多的可能性。科學,意味著要傾聽別人的想法,承認自己的錯誤想法,企業領導人要做到這一點。”同時,“我認為最好的方式是‘百花齊放’。比如在100個參與者中,找出合適的方案。”

  羅默強調說,要避免過度過遠的規劃,因為實際情況往往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還要“有勇氣放棄那些看起來非常漂亮、但最終產生不了好的效益的‘花’,我們需要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羅默說。

  什麼是好的“花”?羅默說,“我們認為,(這種花)是那種既能為企業創造利益,也能滿足人的需求,且能更好地實現社會價值。”中國需要有這樣的發展理念,才能避免成為一個“追隨者”。

  創新不是簡單的技術問題,羅預設為,更重要的是商業模式的創新。政府的資源是有限的,在公益項目方面,建議探索一些創新的商業模式解決收益問題。比如,全世界已經建有很多座機場,這就需要思考,我們在建設新機場時,必須要有更加創新的商業模式。

  融合發展:兼顧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企業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如何和諧共生?羅預設為,中國當前已經邁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在前一段時期,發展是為了滿足基本的物質需求,但現在進入到滿足更高層次需求的階段。“我們要創新商業模式,既要滿足企業效益,也要兼顧社會效益,這才是高質量的發展。”

  羅預設為,平衡好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這不僅是中國面臨的挑戰,西方國家也是如此。

  羅默還指出,在全球層面上,需要相互協同和合作,來實現從未實現過的成就,比如減少碳排放解決全球氣候問題——儘管全球達成統一的協議還是有點難度。

  最後,羅默強調說,在當前全球經濟面臨越來越多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中國應該探索更多的發展可能性,加強內貿的發展,走好自己的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